证券时报官方微信公众号

扫描上方二维码关注微信公众号

证券时报官方新闻客户端

扫描上方二维码下载客户端

您所在的位置:首页 > 专栏 > 缘木求鱼

风景无处不在 树上亦能有鱼

家有万贯,喘气儿的不算2018-02-02 14:45作者:缘木求鱼

动物们既说不了人话,更不会告人状,只能由着自家主人,随心所欲地说、随心所欲地做。

“家有万贯,喘气儿的不算”。这句话,足以证明“民间有智慧”这一论断的“伟光正”。

此处所言“喘气儿的”,当然不是指家中的男女主人以及他们头上、膝下的父母、儿女,而是专指家中饲养的那些“马牛羊、鸡犬豕”。这些动物,只要还或艰辛、或舒适地喘着气儿,就广义而言,总归还是有资格算作家庭财产的;一旦突然断了气儿,就比较麻烦,最好的结果也是相应比例的减值处理,如果伺养者面一些,搞不好就落个锱铢不剩的结果。

过去,生产力低下,人尚且吃喝有虑,家畜们的生活待遇也好不到哪儿去,再加上饲养技术落后,家畜们觉着生不如死,闹点儿小脾气、搞个“死给你看”,估计就是常事。不过,随着科学技术的进步,尤其是养殖技术的提升和兽医的助力,家畜们再想动不动就“寻死觅活”的,就有了相当的难度,于是,日子再难熬,也只能乖乖地顶着“资产”、“财富”的帽子,给人充门面。

在媒体的镜头下、键盘上,虽然养殖户们数落起自己麾下的这些“财富”,大多都是一副憋不住的喜气洋洋的样子,但遇到执拗的想替他们细算一下财富账的人,还是会习惯性地应付一句“老智慧”:“家有万贯,喘气儿的不算”,有情商更高、更会说话的,大多还会饶上一句:“哪比得了你们城里的有钱人?”

于是,“城里的有钱人”便也跟着形成了相应的思维定式。这也没办法,由于缺乏养殖经验,或者干脆直白地说,就是“缺知识,少智慧”吧,城里人也只能跟着人家这么说,跟着人家这么想。大家都有了这样的思维定式,有更聪明的养殖户,肯定就会忍不住利用利用。

当年跑保险口儿的时候,有保险公司的查勘理赔员就跟老徐“揭发”过——大约是看刚参观过“牛保险”、“猪保险”之后的老徐太兴奋,忍不住就泼上一大瓢凉水好让他清醒清醒的缘故——说有养殖户故意给肉牛喂塑料袋,喂上一阵子,牛当然就高高兴兴地“死给你看”喽,然后打电话叫来保险查勘理赔员,拿到赔偿金之后,再卖肉,等于一头牛卖了两份儿钱,效益当然就比别家好得多。渐渐地,许多人都学会了这招数。

据说,开展了相关保险的保险公司,为此很是头疼:一是实在不好搞清楚,塑料袋是人故意投喂的,还是牛自己漫山遍野找来吃的;二是死牛实在不好处理,自己找车拉走,运输成本太高,关键是牛都喜欢“隐居”在山里,有些地方车根本开不进去,而且拉回去之后,凭空又多出一笔防疫处理的费用。所以,惯例是,查勘之后,死牛就由着养殖户自己处理;即使有特别认真负责的查勘员监督着养殖户让死牛“入土为安”,但你前脚刚出村儿,人家就把死牛扒拉出来,下一步的操作一点儿不妨碍。

不跑保险口儿多年,老徐真不知道保险公司的这种“头疼病”,今天好些没有。不过,从保险公司的报表上看,“猪保险”、“牛保险”之类的数字,还是比不过“人保险”好看,老徐揣摩着,大约,病根儿还在吧。

想来,这病根儿,估计也实在不好去。最主要的原因,大约还是动物们既说不了人话,更不会告人状,只能由着自家主人,随心所欲地说、随心所欲地做,而主人们的“对手”,当然就只能老老实实地听人家说、老老实实看人家做。从这个角度看,“家有万贯,喘气儿的不算”,就多多少少有了点儿幽默的味道,无论从哪个方面理解,好像道理都能说得通。

家有万贯,喘气儿的不算2018-02-02 14:45作者:缘木求鱼
缘木求鱼 风景无处不在 树上亦能有鱼

动物们既说不了人话,更不会告人状,只能由着自家主人,随心所欲地说、随心所欲地做。

“家有万贯,喘气儿的不算”。这句话,足以证明“民间有智慧”这一论断的“伟光正”。

此处所言“喘气儿的”,当然不是指家中的男女主人以及他们头上、膝下的父母、儿女,而是专指家中饲养的那些“马牛羊、鸡犬豕”。这些动物,只要还或艰辛、或舒适地喘着气儿,就广义而言,总归还是有资格算作家庭财产的;一旦突然断了气儿,就比较麻烦,最好的结果也是相应比例的减值处理,如果伺养者面一些,搞不好就落个锱铢不剩的结果。

过去,生产力低下,人尚且吃喝有虑,家畜们的生活待遇也好不到哪儿去,再加上饲养技术落后,家畜们觉着生不如死,闹点儿小脾气、搞个“死给你看”,估计就是常事。不过,随着科学技术的进步,尤其是养殖技术的提升和兽医的助力,家畜们再想动不动就“寻死觅活”的,就有了相当的难度,于是,日子再难熬,也只能乖乖地顶着“资产”、“财富”的帽子,给人充门面。

在媒体的镜头下、键盘上,虽然养殖户们数落起自己麾下的这些“财富”,大多都是一副憋不住的喜气洋洋的样子,但遇到执拗的想替他们细算一下财富账的人,还是会习惯性地应付一句“老智慧”:“家有万贯,喘气儿的不算”,有情商更高、更会说话的,大多还会饶上一句:“哪比得了你们城里的有钱人?”

于是,“城里的有钱人”便也跟着形成了相应的思维定式。这也没办法,由于缺乏养殖经验,或者干脆直白地说,就是“缺知识,少智慧”吧,城里人也只能跟着人家这么说,跟着人家这么想。大家都有了这样的思维定式,有更聪明的养殖户,肯定就会忍不住利用利用。

当年跑保险口儿的时候,有保险公司的查勘理赔员就跟老徐“揭发”过——大约是看刚参观过“牛保险”、“猪保险”之后的老徐太兴奋,忍不住就泼上一大瓢凉水好让他清醒清醒的缘故——说有养殖户故意给肉牛喂塑料袋,喂上一阵子,牛当然就高高兴兴地“死给你看”喽,然后打电话叫来保险查勘理赔员,拿到赔偿金之后,再卖肉,等于一头牛卖了两份儿钱,效益当然就比别家好得多。渐渐地,许多人都学会了这招数。

据说,开展了相关保险的保险公司,为此很是头疼:一是实在不好搞清楚,塑料袋是人故意投喂的,还是牛自己漫山遍野找来吃的;二是死牛实在不好处理,自己找车拉走,运输成本太高,关键是牛都喜欢“隐居”在山里,有些地方车根本开不进去,而且拉回去之后,凭空又多出一笔防疫处理的费用。所以,惯例是,查勘之后,死牛就由着养殖户自己处理;即使有特别认真负责的查勘员监督着养殖户让死牛“入土为安”,但你前脚刚出村儿,人家就把死牛扒拉出来,下一步的操作一点儿不妨碍。

不跑保险口儿多年,老徐真不知道保险公司的这种“头疼病”,今天好些没有。不过,从保险公司的报表上看,“猪保险”、“牛保险”之类的数字,还是比不过“人保险”好看,老徐揣摩着,大约,病根儿还在吧。

想来,这病根儿,估计也实在不好去。最主要的原因,大约还是动物们既说不了人话,更不会告人状,只能由着自家主人,随心所欲地说、随心所欲地做,而主人们的“对手”,当然就只能老老实实地听人家说、老老实实看人家做。从这个角度看,“家有万贯,喘气儿的不算”,就多多少少有了点儿幽默的味道,无论从哪个方面理解,好像道理都能说得通。

  • 证券时报APP
  • 微信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