证券时报官方微信公众号

扫描上方二维码关注微信公众号

证券时报官方新闻客户端

扫描上方二维码下载客户端

您所在的位置:首页 > 专栏 > 缘木求鱼

风景无处不在 树上亦能有鱼

说话,很重要2018-08-03 11:50作者:缘木求鱼

那么多古贤人,在声音面前更多地是抱倾听的态度,而没简单地说“闭嘴”。

古人说,禽有禽言,兽有兽语。鸟兽们“叽叽喳喳”几句,一般人听不懂,但没人否认这些“叽叽、喳喳、嗷嗷”之类的声音代表着一些意思。当然也有一些特别聪明的人,是听得懂禽兽之言的。据说,孔夫子的弟子兼女婿公冶长,就懂禽言。有一次,公冶长在路上听到鸟儿们快乐地相互招呼着到清溪边吃死人肉,走不多远,看到一个老婆婆在哭,说儿子已经失踪好几天了,于是,公冶长就让她到清溪边找找看。老婆婆一路找过去,果然寻到了儿子的尸体。

大约是因为太过神奇的缘故吧,公冶长就被怀疑是杀人的凶手,被关了起来。好在当年的“公安局长”还有点儿调查研究的作风,反复考察后证实了公冶长的“神技”,公冶长这才脱离牢狱之累。想必,经过此事之后,公冶长再听到类似的禽言兽语,不会轻易透露。

有同样本领的,据说还有三国时期的管辂和唐朝的李龟年,俩人都能从禽言兽语中知道好些“秘密”,把“秘密”翻译成人话一说,听者没有不肃然起敬的。细想想,这本领确实有点儿既吓人又让人羡慕,禽兽的言语中,居然蕴藏着能决定个人命运和财富的大秘密,难怪一代又一代的中国人总会把类似的“神技”仔仔细细地记载下来。

春秋时,东夷之地的介国有个国君叫葛卢,有一次跑去见鲁僖公,听到旁边院子里有牛叫,见到鲁僖公之后,有点儿“显摆”地告诉他,刚才那头牛是在“控诉”,说自己的三个儿子都被用来做“牺牲”了。鲁僖公听了之后,马上让人去查问,果然如葛卢说的一样。

这件事记于《左转》,左丘明是位严谨、方正的人。《列子》中也有记载,说“东方介民之国”,“其人能解六畜之语”。可见,有些古人——估计数量还不太少——特别聪明,能通禽兽之言;在大量的相关记载中,虽然肯定有不少演绎的,但真事儿总归应该有那么几件吧。

其实,禽兽之言,不惟中国古人能听懂,今人也有擅长此技者。几年前,不是还风靡过一部美国电影《马语者》吗?当年许多观影者看的时候都泪眼婆娑的。由此可见,人和动物——起码是高级动物——之间,在说话这件事儿上,还是很有共通之处的。

从中国古人记载的那些“八卦”看,禽兽“说话”也和人差不多,除了日常见面打招呼问候之外,也有陈述事实、发议论的内容,当然还有透露内幕消息的,比如哪儿的粮车翻了,粮食洒了一地,“大家赶紧去吃啊!”比如,哪儿的人杀了人,正如何如何掩饰凶迹呢!云云。

禽兽们当然也如人一样,有“八卦”的时候。比如东汉有个叫扬翁仲的,有一天驾了匹瘸马到野外去,恰巧另一匹马正在那儿吃草,俩马见面之后,远远地“嘶嘶哈哈”对叫了好一阵子。扬翁仲听了就跟随行的说,这是俩马互骂呢,人家骂我们的马是瘸子,咱们的马骂人家是“独眼龙”。随行不信,跑去一看,那马果然瞎了一只眼。

你看,从说话这个角度看过去,人的动物性,或曰动物的人性,就体现得格外有意思;当然不单单是有意思,而且还很重要。重要性体现在哪儿呢?即,不说话简直几无可能,一天两天行,时间稍长些肯定行不通;非但自己不说不行,别人不让说更不行:越不让说,就越有说一说的冲动。

既然人还脱离不了动物的范畴,那动物性中的一些特质,一时半会儿肯定也摆脱不了。禽兽们平日总“叽叽、喳喳、嗷嗷”地,乱哄哄一团,固然有点儿烦人,但突然有一天都哑巴了,那场景估计更吓人。所以,重要的事情,还是不能应之以或轻率、或粗暴的态度。毕竟,那么多古贤人,在声音面前更多地是抱倾听的态度,而没仗了自己的神通,简单地说“闭嘴”。

说话,很重要2018-08-03 11:50作者:缘木求鱼
缘木求鱼 风景无处不在 树上亦能有鱼

那么多古贤人,在声音面前更多地是抱倾听的态度,而没简单地说“闭嘴”。

古人说,禽有禽言,兽有兽语。鸟兽们“叽叽喳喳”几句,一般人听不懂,但没人否认这些“叽叽、喳喳、嗷嗷”之类的声音代表着一些意思。当然也有一些特别聪明的人,是听得懂禽兽之言的。据说,孔夫子的弟子兼女婿公冶长,就懂禽言。有一次,公冶长在路上听到鸟儿们快乐地相互招呼着到清溪边吃死人肉,走不多远,看到一个老婆婆在哭,说儿子已经失踪好几天了,于是,公冶长就让她到清溪边找找看。老婆婆一路找过去,果然寻到了儿子的尸体。

大约是因为太过神奇的缘故吧,公冶长就被怀疑是杀人的凶手,被关了起来。好在当年的“公安局长”还有点儿调查研究的作风,反复考察后证实了公冶长的“神技”,公冶长这才脱离牢狱之累。想必,经过此事之后,公冶长再听到类似的禽言兽语,不会轻易透露。

有同样本领的,据说还有三国时期的管辂和唐朝的李龟年,俩人都能从禽言兽语中知道好些“秘密”,把“秘密”翻译成人话一说,听者没有不肃然起敬的。细想想,这本领确实有点儿既吓人又让人羡慕,禽兽的言语中,居然蕴藏着能决定个人命运和财富的大秘密,难怪一代又一代的中国人总会把类似的“神技”仔仔细细地记载下来。

春秋时,东夷之地的介国有个国君叫葛卢,有一次跑去见鲁僖公,听到旁边院子里有牛叫,见到鲁僖公之后,有点儿“显摆”地告诉他,刚才那头牛是在“控诉”,说自己的三个儿子都被用来做“牺牲”了。鲁僖公听了之后,马上让人去查问,果然如葛卢说的一样。

这件事记于《左转》,左丘明是位严谨、方正的人。《列子》中也有记载,说“东方介民之国”,“其人能解六畜之语”。可见,有些古人——估计数量还不太少——特别聪明,能通禽兽之言;在大量的相关记载中,虽然肯定有不少演绎的,但真事儿总归应该有那么几件吧。

其实,禽兽之言,不惟中国古人能听懂,今人也有擅长此技者。几年前,不是还风靡过一部美国电影《马语者》吗?当年许多观影者看的时候都泪眼婆娑的。由此可见,人和动物——起码是高级动物——之间,在说话这件事儿上,还是很有共通之处的。

从中国古人记载的那些“八卦”看,禽兽“说话”也和人差不多,除了日常见面打招呼问候之外,也有陈述事实、发议论的内容,当然还有透露内幕消息的,比如哪儿的粮车翻了,粮食洒了一地,“大家赶紧去吃啊!”比如,哪儿的人杀了人,正如何如何掩饰凶迹呢!云云。

禽兽们当然也如人一样,有“八卦”的时候。比如东汉有个叫扬翁仲的,有一天驾了匹瘸马到野外去,恰巧另一匹马正在那儿吃草,俩马见面之后,远远地“嘶嘶哈哈”对叫了好一阵子。扬翁仲听了就跟随行的说,这是俩马互骂呢,人家骂我们的马是瘸子,咱们的马骂人家是“独眼龙”。随行不信,跑去一看,那马果然瞎了一只眼。

你看,从说话这个角度看过去,人的动物性,或曰动物的人性,就体现得格外有意思;当然不单单是有意思,而且还很重要。重要性体现在哪儿呢?即,不说话简直几无可能,一天两天行,时间稍长些肯定行不通;非但自己不说不行,别人不让说更不行:越不让说,就越有说一说的冲动。

既然人还脱离不了动物的范畴,那动物性中的一些特质,一时半会儿肯定也摆脱不了。禽兽们平日总“叽叽、喳喳、嗷嗷”地,乱哄哄一团,固然有点儿烦人,但突然有一天都哑巴了,那场景估计更吓人。所以,重要的事情,还是不能应之以或轻率、或粗暴的态度。毕竟,那么多古贤人,在声音面前更多地是抱倾听的态度,而没仗了自己的神通,简单地说“闭嘴”。

  • 证券时报APP
  • 微信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