证券时报官方微信公众号

扫描上方二维码关注微信公众号

证券时报官方新闻客户端

扫描上方二维码下载客户端

您所在的位置:首页 > 专栏 > 缘木求鱼

风景无处不在 树上亦能有鱼

野泳2018-08-08 11:49作者:缘木求鱼

好像不光游野泳的孩子们神经“大条”得很,那个时候的家长们,神经更“大条”。

著名的钓鱼台国宾馆西墙外,就是同样著名的玉渊潭公园。

印象里,直到1990年前后吧,玉渊潭公园就一直是个野公园。所谓“野”,有两层意思,一是位于“荒郊野外”,加之水面儿大,草木茂盛,人一头扎进去,便免不了有“野化”的冲动;二是没人“管”,进出自由。

没人“管”的野公园,当然野的乐趣不少,尤其对孩子们而言,就更是“广阔天地任驰骋”的好地方。夏天呢,可以游泳、粘知了、捞蛤蟆咕嘟儿,冬天呢,能打雪仗,还能跑到冰面儿上瞎出溜儿,在此地,能折腾的事儿实在太多。不过,由此带来的危险也就不少,尤其是游野泳、滑野冰的时候,就更危险,每年,玉渊潭的东湖和西湖,都要“收”几个人。

因了危险的缘故,家长一般都不允许小孩子私自跑去玉渊潭玩儿,尤其不准偷着游泳,但这样的口头儿上的“不允许”,对绝大多数孩子而言,基本就是耳旁风。

在玉渊潭游野泳,最吓人的,是水里的水草太多,近岸处还好,都是碎砂石底,但往湖心多游几下,水就突然深下去,水草也突然多起来。刚偷学会游泳的时候,老徐都是在岸边瞎扑腾,绝不敢往湖心游;等到水性不错了,胆子自然大起来。

水深、水凉、水草又多,所以几乎每年夏天,都会有人有意无意地传话儿给老徐:哪天哪天,又有人被水草缠住溺亡了。想必,那时候,类似的信息,爱游野泳的人听的少不了,但好像大家听了也就听了,就像耳旁风,你刮你的,我游我的。现在想想,好像也只能归结出中国人的神经从来“大条”、天生乐观、从来大无畏之类的结论吧。

其实,好像不光游野泳的孩子们神经“大条”得很,那个时候的家长们,神经应该更“大条”,即使逮住了孩子违反禁令的证据,而且问出了“口供”,好像也不过再强调几句禁令外加若干威胁的话罢了;如果谁倒霉,摊上一个格外严厉的家长,或者恰巧那天家长的心情不爽,也不过挨上几巴掌或者几脚的事儿,风头儿一过,该去游,还去游,最牛的孩子,头天挨打,转天照去不误。

如此胆大包天,根子当然还在家长。那个时候的家长,好像个个都忙得很,上班、加班忙革命工作,好不容易下班了,还有一堆家务等着做,哪儿顾得上管孩子,更没人把孩子整天拴在裤腰带上,走到哪儿都带着。

但也奇怪,没人管的孩子,好像个个都“贼”得很,或者说命比较大也行,一个大院儿,大大小小的孩子总有上百,在老徐的印象里,尽管大家都是天天可了劲儿地折腾,不下水游野泳的时候,也都是翻墙、上树,总之是绝不好好待着,但好像也没谁出过要命的意外,连胳膊腿儿骨折的也极少——当年,如果哪个孩子骨折了,绝对是院子里的重大新闻,当然,大人、小孩议论的重点,也大多会集中在“笨”字上;翻墙头儿把胳膊摔骨折了,绝对是个很没面子的事情。

现在想想,那样的时代,或许,真是一去不复返了。别看老徐小时候没少偷偷地干危险的事儿,但等到自己有了孩子,却把孩子看得死死的,别说孩子自己偷跑去游野泳了——这种事情怎么能允许发生?即使去正规的游泳馆游泳,老徐也总是陪在一边,一点儿神儿也不敢走。不过,饶是如此小心,小徐的小意外还是很发生了那么几个,回回都把老徐搞得挺别扭。

老徐以及老徐们、小徐以及小徐们,怎么会变成今天这个样子,一时半会儿,还真是说不清楚,好像也不太好说。如果非要得出一个什么结论来不可,大约,也只能把账算到时代的脑袋上:啥时代,有啥时代的人;啥时代,有啥时代的活法儿;啥时代,有啥时代的心思。一点儿乱不得的。

野泳2018-08-08 11:49作者:缘木求鱼
缘木求鱼 风景无处不在 树上亦能有鱼

好像不光游野泳的孩子们神经“大条”得很,那个时候的家长们,神经更“大条”。

著名的钓鱼台国宾馆西墙外,就是同样著名的玉渊潭公园。

印象里,直到1990年前后吧,玉渊潭公园就一直是个野公园。所谓“野”,有两层意思,一是位于“荒郊野外”,加之水面儿大,草木茂盛,人一头扎进去,便免不了有“野化”的冲动;二是没人“管”,进出自由。

没人“管”的野公园,当然野的乐趣不少,尤其对孩子们而言,就更是“广阔天地任驰骋”的好地方。夏天呢,可以游泳、粘知了、捞蛤蟆咕嘟儿,冬天呢,能打雪仗,还能跑到冰面儿上瞎出溜儿,在此地,能折腾的事儿实在太多。不过,由此带来的危险也就不少,尤其是游野泳、滑野冰的时候,就更危险,每年,玉渊潭的东湖和西湖,都要“收”几个人。

因了危险的缘故,家长一般都不允许小孩子私自跑去玉渊潭玩儿,尤其不准偷着游泳,但这样的口头儿上的“不允许”,对绝大多数孩子而言,基本就是耳旁风。

在玉渊潭游野泳,最吓人的,是水里的水草太多,近岸处还好,都是碎砂石底,但往湖心多游几下,水就突然深下去,水草也突然多起来。刚偷学会游泳的时候,老徐都是在岸边瞎扑腾,绝不敢往湖心游;等到水性不错了,胆子自然大起来。

水深、水凉、水草又多,所以几乎每年夏天,都会有人有意无意地传话儿给老徐:哪天哪天,又有人被水草缠住溺亡了。想必,那时候,类似的信息,爱游野泳的人听的少不了,但好像大家听了也就听了,就像耳旁风,你刮你的,我游我的。现在想想,好像也只能归结出中国人的神经从来“大条”、天生乐观、从来大无畏之类的结论吧。

其实,好像不光游野泳的孩子们神经“大条”得很,那个时候的家长们,神经应该更“大条”,即使逮住了孩子违反禁令的证据,而且问出了“口供”,好像也不过再强调几句禁令外加若干威胁的话罢了;如果谁倒霉,摊上一个格外严厉的家长,或者恰巧那天家长的心情不爽,也不过挨上几巴掌或者几脚的事儿,风头儿一过,该去游,还去游,最牛的孩子,头天挨打,转天照去不误。

如此胆大包天,根子当然还在家长。那个时候的家长,好像个个都忙得很,上班、加班忙革命工作,好不容易下班了,还有一堆家务等着做,哪儿顾得上管孩子,更没人把孩子整天拴在裤腰带上,走到哪儿都带着。

但也奇怪,没人管的孩子,好像个个都“贼”得很,或者说命比较大也行,一个大院儿,大大小小的孩子总有上百,在老徐的印象里,尽管大家都是天天可了劲儿地折腾,不下水游野泳的时候,也都是翻墙、上树,总之是绝不好好待着,但好像也没谁出过要命的意外,连胳膊腿儿骨折的也极少——当年,如果哪个孩子骨折了,绝对是院子里的重大新闻,当然,大人、小孩议论的重点,也大多会集中在“笨”字上;翻墙头儿把胳膊摔骨折了,绝对是个很没面子的事情。

现在想想,那样的时代,或许,真是一去不复返了。别看老徐小时候没少偷偷地干危险的事儿,但等到自己有了孩子,却把孩子看得死死的,别说孩子自己偷跑去游野泳了——这种事情怎么能允许发生?即使去正规的游泳馆游泳,老徐也总是陪在一边,一点儿神儿也不敢走。不过,饶是如此小心,小徐的小意外还是很发生了那么几个,回回都把老徐搞得挺别扭。

老徐以及老徐们、小徐以及小徐们,怎么会变成今天这个样子,一时半会儿,还真是说不清楚,好像也不太好说。如果非要得出一个什么结论来不可,大约,也只能把账算到时代的脑袋上:啥时代,有啥时代的人;啥时代,有啥时代的活法儿;啥时代,有啥时代的心思。一点儿乱不得的。

  • 证券时报APP
  • 微信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