证券时报官方微信公众号

扫描上方二维码关注微信公众号

证券时报官方新闻客户端

扫描上方二维码下载客户端

您所在的位置:首页 > 专栏 > 缘木求鱼

风景无处不在 树上亦能有鱼

上市还是不上市?这是个问题2018-08-13 09:49作者:缘木求鱼

从老干妈和华为看,上不上市,好像也真是一件无所谓的事。

虽然教科书上的经典说法是,公司通过上市达到融资的目的,成本最为昂贵,但在那些专以帮助公司上市体现自身价值的专业人士看来,这样的经典说法,还是问题大大的。

让老徐印象比较深刻的一次是,当有人以此说法请教一位券商资深保荐专家时,该专家马上条分缕析地侃侃而谈了大半天——对这种带有“挑衅”性质的问题,该专家显然早就做足了准备。虽然说了半天,但这位专家的关键说辞也不过就那么几句:融资,仅仅是公司上市的一个“小目的”,或者说仅仅是“附带好处”;上市最大的好处是,可以通过市场给公司定价、定位;另一个好处是,可以完善公司治理,避免公司失去目标或者翻车入沟;上市,是使一个公司“文明”起来、“现代”起来的最重要的标志。

这样的说辞,大抵还是很有些说服力的吧,起码要比那些只会叨叨“钱、钱、钱”的要高明、高端一些。你看,一上市,马上就有人给你明码标价,身份、地位立刻就清晰起来,公司、老板、管理层的价值,也随之变得有根有据、一清二楚起来,然后大家按部就班地“排排队,分果果”,这有多好!另外,上市之后,有那么多专人、专材、专家帮助、指导、督促,公司发展肯定就能驶入快车道,搞不好还能“大风起兮飞起来”。

面对如此诱惑、如此场面,能稳住心神、不为所动的,真是应该少之又少的“异类”吧,盘点一下当下中国的公司,好像也就那么寥寥几个,其中,最“死性”、最出名的,好像就剩下“老干妈”和“华为”了。当年同样“死性”的“顺丰”和“娃哈哈”,前者已经一改初衷,腰枝灵活地闪身A股了,而后者据说也在努力,争取早日走上这条康庄大道。

“老干妈”坚决不上市,据说,全在于“老干妈”本人的坚持。老太太的理由也没啥技术含量:有多少钱,干多少事;有多大的本事,干多大的事;一手交钱,一手交货,概不赊欠……都是些土得不能再土、俗得不能再俗、浅得不能再浅的所谓“道理”,与其说是“道理”,不如说是老农民的“买卖经”更准确,没“模型”,也没什么“治理”、“战略”,跟“现代”不沾一点儿边儿,但气人的是,“老干妈”活得特滋润。

与“老干妈”一样,“华为”对股市的拒绝,据说也是任正非的坚持。虽然“华为”的产品、管理、理念之类的,技术含量很“高大上”,但不上市的理由却同样没啥技术含量:要把公司发展壮大的“红利”分享给为“华为”打拼的全体员工,言外之意就是,“肥水不流外人田”。这就比较让“外人”没办法。

单从“老干妈”和“华为”看,上不上市,好像也真是一件无所谓的事。但类似的样本毕竟太少,绝大多数公司还是千方百计想挤进这个能让人脱胎换骨的市场的大门,因此,券商保荐专家的理论,也就随之深奥、高傲起来,让人非仰视不可了。不过,前几天,“特斯拉”的马斯克在“推特”上发表的一条“我要退市”的“宣言”,好像又给了这个高大上的理论一耳光。怎么打的呢?归纳起来,马斯克要的,无非“自由”二字。

当年有人说,为了自由,爱情和生命都可以抛弃;现在,马斯克又重申了一遍这个意思。再联系一下“老干妈”和“华为”,骨子里坚守的,也不过“自由”二字。从这个角度看,上市的代价,确实最大。不过,话都两说着,对一些聪明人来说,因为确实足够聪明,聪明到上天入地的地步,所以上市之后,自由不但没有因之有损,反而好像还有绝对化的趋势。这好像也真是让人挺困惑。

上市还是不上市?这是个问题2018-08-13 09:49作者:缘木求鱼
缘木求鱼 风景无处不在 树上亦能有鱼

从老干妈和华为看,上不上市,好像也真是一件无所谓的事。

虽然教科书上的经典说法是,公司通过上市达到融资的目的,成本最为昂贵,但在那些专以帮助公司上市体现自身价值的专业人士看来,这样的经典说法,还是问题大大的。

让老徐印象比较深刻的一次是,当有人以此说法请教一位券商资深保荐专家时,该专家马上条分缕析地侃侃而谈了大半天——对这种带有“挑衅”性质的问题,该专家显然早就做足了准备。虽然说了半天,但这位专家的关键说辞也不过就那么几句:融资,仅仅是公司上市的一个“小目的”,或者说仅仅是“附带好处”;上市最大的好处是,可以通过市场给公司定价、定位;另一个好处是,可以完善公司治理,避免公司失去目标或者翻车入沟;上市,是使一个公司“文明”起来、“现代”起来的最重要的标志。

这样的说辞,大抵还是很有些说服力的吧,起码要比那些只会叨叨“钱、钱、钱”的要高明、高端一些。你看,一上市,马上就有人给你明码标价,身份、地位立刻就清晰起来,公司、老板、管理层的价值,也随之变得有根有据、一清二楚起来,然后大家按部就班地“排排队,分果果”,这有多好!另外,上市之后,有那么多专人、专材、专家帮助、指导、督促,公司发展肯定就能驶入快车道,搞不好还能“大风起兮飞起来”。

面对如此诱惑、如此场面,能稳住心神、不为所动的,真是应该少之又少的“异类”吧,盘点一下当下中国的公司,好像也就那么寥寥几个,其中,最“死性”、最出名的,好像就剩下“老干妈”和“华为”了。当年同样“死性”的“顺丰”和“娃哈哈”,前者已经一改初衷,腰枝灵活地闪身A股了,而后者据说也在努力,争取早日走上这条康庄大道。

“老干妈”坚决不上市,据说,全在于“老干妈”本人的坚持。老太太的理由也没啥技术含量:有多少钱,干多少事;有多大的本事,干多大的事;一手交钱,一手交货,概不赊欠……都是些土得不能再土、俗得不能再俗、浅得不能再浅的所谓“道理”,与其说是“道理”,不如说是老农民的“买卖经”更准确,没“模型”,也没什么“治理”、“战略”,跟“现代”不沾一点儿边儿,但气人的是,“老干妈”活得特滋润。

与“老干妈”一样,“华为”对股市的拒绝,据说也是任正非的坚持。虽然“华为”的产品、管理、理念之类的,技术含量很“高大上”,但不上市的理由却同样没啥技术含量:要把公司发展壮大的“红利”分享给为“华为”打拼的全体员工,言外之意就是,“肥水不流外人田”。这就比较让“外人”没办法。

单从“老干妈”和“华为”看,上不上市,好像也真是一件无所谓的事。但类似的样本毕竟太少,绝大多数公司还是千方百计想挤进这个能让人脱胎换骨的市场的大门,因此,券商保荐专家的理论,也就随之深奥、高傲起来,让人非仰视不可了。不过,前几天,“特斯拉”的马斯克在“推特”上发表的一条“我要退市”的“宣言”,好像又给了这个高大上的理论一耳光。怎么打的呢?归纳起来,马斯克要的,无非“自由”二字。

当年有人说,为了自由,爱情和生命都可以抛弃;现在,马斯克又重申了一遍这个意思。再联系一下“老干妈”和“华为”,骨子里坚守的,也不过“自由”二字。从这个角度看,上市的代价,确实最大。不过,话都两说着,对一些聪明人来说,因为确实足够聪明,聪明到上天入地的地步,所以上市之后,自由不但没有因之有损,反而好像还有绝对化的趋势。这好像也真是让人挺困惑。

  • 证券时报APP
  • 微信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