证券时报官方微信公众号

扫描上方二维码关注微信公众号

证券时报官方新闻客户端

扫描上方二维码下载客户端

您所在的位置:首页 > 专栏 > 缘木求鱼

风景无处不在 树上亦能有鱼

道可道 非常道2018-08-17 09:27作者:缘木求鱼

凡是拿了言语、声色吓唬你、引诱你、迷惑你的,一般都是邪门歪道。

中国人一向以善良闻名。宗教也一向以拯救人的灵魂为己任,出发点简直是善良得不能再善良了。按说,两个善良好不容易凑到一起,应该惺惺相惜才对,怎么搞来搞去,竟搞得双方总时不时地恶声相向呢?真是奇怪也哉。

稍加琢磨就知道,双方肯定总有看对方不顺眼的地方,这个“街”才相互骂得起来。也是,凡夫俗子总是心思愚钝,既贪财又贪色,舍不得身家性命,放不下子孙福祉,更是一点儿献身精神也没有,难怪早就彻底献身宗教的大德们要痛心疾首、拍案直斥了。而凡夫俗子呢,说辞当然就更不少,你们这些自称得道的,成天惦记的就是精神控制,图名图利图色,凡人惦记的东西,你们都惦记,凡人不惦记或者惦记不了的东西,你们还惦记,不骂你们,又能骂谁呢?

以旁观者的视角,双方好像都有理。如此,双方的纠缠就得继续下去。这也实在没什么好办法。除非终于有一天,一方取得了压倒性的优势,另一方估计才能老老实实、服服帖帖地乖起来,想必天地间就能清净起来吧。

这当然是一个旁观者的猜测,现实恐怕远没有这么简单、这么理想。

若凡夫俗子们有幸占了上风,终于把大大小小的宗教们都扫到角落的尘埃里去,但依据既有经验判断,估计也用不了多长时间,在凡夫俗子中苦苦挣扎的凡夫俗子们,心田里大约就会萌发出新的宗教萌芽吧。据说,许许多多的大科学家最终都很神秘地在心中挖掘出宗教的宝贝,并最终彻底匍匐在宗教的神圣光辉里;科学家都这样“缺钙”,凡夫俗子的终极结局当然也很不容乐观,也是,走夜路,没火把照亮儿,难免走着走着,就走进神圣的墓地里。

或许还有另一种可能,那就是宗教彻底征服了凡夫俗子的灵魂,如此一来,世界是不是就天下太平、玉宇澄澈呢?好像也不好说,因为既有经验实在是太厉害,深深地刺激你一下,就能让你世世代代地记住好些日子。

小门小派的宗教就不用说了吧,单论这世界上的几大著名宗教,又有哪个没有争论、纠纷呢?耶教有“新旧”之分,伊斯兰教有“什叶、逊尼”之别,佛教也能划出“大小”、“显密”的道道儿来,道教就更别说了,上天入地的差别就更吓死个人。大家坐而论道,争论得厉害了、甚而无解了,相互间动动手儿,那也是常有的事。

可见,宗教也真是让人不省心。大约,问题就出在这里吧。

别管什么宗教,总不能是飘在夜空里让人无所抓挠的“圣灵”,终归要寄居到人的肉躯壳里,才能装神弄鬼地发挥终极作用。但人的这个肉躯壳,毕竟不是一个干干净净、蝉蜕般的空壳,“圣灵”一附体,马上如寄居蟹似的想怎么走,就怎么走,想去哪儿,就能去哪儿;在人的脑壳深处,终归还藏了人的能动性和动物的能动性,两个能动性时不时地就发作那么一下子,再纠缠上“圣灵”的能动性,表现出来的样貌,就难免挺吓人。

如此看来,这好像还真是一道无解题;要想从这种纠缠中脱身、脱魂出来,估计实在难。不过,如果有了解脱的念头,事情就还算好办。当年老子骑牛西去,曾经留了一句“道可道,非常道”的真言,或许,这倒真是解脱一切困厄的关键,即凡是拿了言语、声色吓唬你、引诱你、迷惑你的,一般都是邪门歪道,不是什么好东西。

道可道 非常道2018-08-17 09:27作者:缘木求鱼
缘木求鱼 风景无处不在 树上亦能有鱼

凡是拿了言语、声色吓唬你、引诱你、迷惑你的,一般都是邪门歪道。

中国人一向以善良闻名。宗教也一向以拯救人的灵魂为己任,出发点简直是善良得不能再善良了。按说,两个善良好不容易凑到一起,应该惺惺相惜才对,怎么搞来搞去,竟搞得双方总时不时地恶声相向呢?真是奇怪也哉。

稍加琢磨就知道,双方肯定总有看对方不顺眼的地方,这个“街”才相互骂得起来。也是,凡夫俗子总是心思愚钝,既贪财又贪色,舍不得身家性命,放不下子孙福祉,更是一点儿献身精神也没有,难怪早就彻底献身宗教的大德们要痛心疾首、拍案直斥了。而凡夫俗子呢,说辞当然就更不少,你们这些自称得道的,成天惦记的就是精神控制,图名图利图色,凡人惦记的东西,你们都惦记,凡人不惦记或者惦记不了的东西,你们还惦记,不骂你们,又能骂谁呢?

以旁观者的视角,双方好像都有理。如此,双方的纠缠就得继续下去。这也实在没什么好办法。除非终于有一天,一方取得了压倒性的优势,另一方估计才能老老实实、服服帖帖地乖起来,想必天地间就能清净起来吧。

这当然是一个旁观者的猜测,现实恐怕远没有这么简单、这么理想。

若凡夫俗子们有幸占了上风,终于把大大小小的宗教们都扫到角落的尘埃里去,但依据既有经验判断,估计也用不了多长时间,在凡夫俗子中苦苦挣扎的凡夫俗子们,心田里大约就会萌发出新的宗教萌芽吧。据说,许许多多的大科学家最终都很神秘地在心中挖掘出宗教的宝贝,并最终彻底匍匐在宗教的神圣光辉里;科学家都这样“缺钙”,凡夫俗子的终极结局当然也很不容乐观,也是,走夜路,没火把照亮儿,难免走着走着,就走进神圣的墓地里。

或许还有另一种可能,那就是宗教彻底征服了凡夫俗子的灵魂,如此一来,世界是不是就天下太平、玉宇澄澈呢?好像也不好说,因为既有经验实在是太厉害,深深地刺激你一下,就能让你世世代代地记住好些日子。

小门小派的宗教就不用说了吧,单论这世界上的几大著名宗教,又有哪个没有争论、纠纷呢?耶教有“新旧”之分,伊斯兰教有“什叶、逊尼”之别,佛教也能划出“大小”、“显密”的道道儿来,道教就更别说了,上天入地的差别就更吓死个人。大家坐而论道,争论得厉害了、甚而无解了,相互间动动手儿,那也是常有的事。

可见,宗教也真是让人不省心。大约,问题就出在这里吧。

别管什么宗教,总不能是飘在夜空里让人无所抓挠的“圣灵”,终归要寄居到人的肉躯壳里,才能装神弄鬼地发挥终极作用。但人的这个肉躯壳,毕竟不是一个干干净净、蝉蜕般的空壳,“圣灵”一附体,马上如寄居蟹似的想怎么走,就怎么走,想去哪儿,就能去哪儿;在人的脑壳深处,终归还藏了人的能动性和动物的能动性,两个能动性时不时地就发作那么一下子,再纠缠上“圣灵”的能动性,表现出来的样貌,就难免挺吓人。

如此看来,这好像还真是一道无解题;要想从这种纠缠中脱身、脱魂出来,估计实在难。不过,如果有了解脱的念头,事情就还算好办。当年老子骑牛西去,曾经留了一句“道可道,非常道”的真言,或许,这倒真是解脱一切困厄的关键,即凡是拿了言语、声色吓唬你、引诱你、迷惑你的,一般都是邪门歪道,不是什么好东西。

  • 证券时报APP
  • 微信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