证券时报官方微信公众号

扫描上方二维码关注微信公众号

证券时报官方新闻客户端

扫描上方二维码下载客户端

您所在的位置:首页 > 专栏 > 缘木求鱼

风景无处不在 树上亦能有鱼

什么东西能屹立不倒?2018-08-20 09:54作者:缘木求鱼

条件很重要,有条件,一切都好说,没条件,就什么都说不好。

只要条件充分,世界上,任何东西——无论是人、还是事、抑或是形而上的什么东西——都能屹立不倒,这是用不着怀疑的,哪怕是一滩烂泥呢,要想让它蹲踞在墙头儿上屹立不倒,只需给予足够的呵护,就肯定没问题。

就说金字塔吧,已经在埃及沙漠里屹立不倒地坚持了好几千年了,如果外部条件没啥变化,再屹立个几千年,估计问题也不大。不过,如果条件发生了变化,比如尼罗河突然进入丰水周期,并且改道到金字塔旁边去,大浪淘沙,一淘、两淘、三淘,应该用不了多长时间,就能把金字塔淘得基础不稳,身子一歪,就散了架。架都散了,当然也就没“屹立不倒”什么事儿了。

一个物件儿如此,人也一样。比如“只生一个好”,原来“咬”得多死、多吓人,但条件一变,不也就摇身一变而为“只生一个不好”了吗?甚而还出现了不多生不行的苗头儿。

所以说,条件很重要,有条件,一切都好说,没条件,就什么都说不好。因此,单纯地议论“屹立不倒”,实在没什么意义。“屹立不倒”如此,“屹立不倒的价值”也一样。从某种意义上说,对“价值”的判断,应该更复杂。前几天,有人呼吁,“中国股市需要一点屹立不倒的东西”,即“价值投资理念和坚定的发展信念”云云,其中所涉及的“价值投资理念”就真是无比复杂得很。

一个东西或者一个理念,是有价值,还是没有价值,肯定不是某一个所谓的权威搭个“一言堂”就能搞定的事情,因为它实在太过复杂,因人而异,因事而异,因时而异,因条件、环境的不同而异……比如一个窝头,在一个马上就要饿死的人眼里,那简直就是“金不换”,而在一个锦衣玉食者的眼里,肯定连狗食都不如,哪儿会有一丁点儿的价值?你说,这个窝头,到底有无价值、又价值几何呢?

一个窝头尚且如此复杂,投资以及判断一个投资有无价值,简直就复杂得能要了人的命,同样的“价值投资”,面目简直比“变脸儿”还要多,许多时候,在不同人眼里,差距判若云泥。比如啊,同样是长期投资,三、五个点的投资收益,就能把保险资金乐得屁颠儿屁颠儿的,但对一个“杠杆家”而言,没准儿就是要命的买卖。因此,所谓的坚守“价值投资理念”,还要搞得“屹立不倒”,就有点儿让人不知所云,起码也是没把问题说清楚。

那么,问题到底在哪儿呢?或者说,问题应该往哪个方向说呢?单就中国的股票市场而言,恐怕问题的关键在于,对投资者的要求实在有点儿太多、太高了。如果说一个层层把关,千般、万般呵护出来的市场,还要投资者睁大眼睛、沙里淘金般地搜寻“价值”,无论从哪个角度说,好像都有点儿不合适。

现在的股票市场,确实让投资者挺郁闷,也是,被左一巴掌、右一巴掌地打,晕头转向,哪里还顾得上挖掘“价值”?哪里还有什么“理念”和“信念”?在这种时候,与其对着他们高声训话,倒不如真心诚意地挖点儿真问题出来,这对市场、投资者才是一个负责的态度,也才更有价值。至于什么倒不倒的,那是投资者的事,用不着外人训示。

什么东西能屹立不倒?2018-08-20 09:54作者:缘木求鱼
缘木求鱼 风景无处不在 树上亦能有鱼

条件很重要,有条件,一切都好说,没条件,就什么都说不好。

只要条件充分,世界上,任何东西——无论是人、还是事、抑或是形而上的什么东西——都能屹立不倒,这是用不着怀疑的,哪怕是一滩烂泥呢,要想让它蹲踞在墙头儿上屹立不倒,只需给予足够的呵护,就肯定没问题。

就说金字塔吧,已经在埃及沙漠里屹立不倒地坚持了好几千年了,如果外部条件没啥变化,再屹立个几千年,估计问题也不大。不过,如果条件发生了变化,比如尼罗河突然进入丰水周期,并且改道到金字塔旁边去,大浪淘沙,一淘、两淘、三淘,应该用不了多长时间,就能把金字塔淘得基础不稳,身子一歪,就散了架。架都散了,当然也就没“屹立不倒”什么事儿了。

一个物件儿如此,人也一样。比如“只生一个好”,原来“咬”得多死、多吓人,但条件一变,不也就摇身一变而为“只生一个不好”了吗?甚而还出现了不多生不行的苗头儿。

所以说,条件很重要,有条件,一切都好说,没条件,就什么都说不好。因此,单纯地议论“屹立不倒”,实在没什么意义。“屹立不倒”如此,“屹立不倒的价值”也一样。从某种意义上说,对“价值”的判断,应该更复杂。前几天,有人呼吁,“中国股市需要一点屹立不倒的东西”,即“价值投资理念和坚定的发展信念”云云,其中所涉及的“价值投资理念”就真是无比复杂得很。

一个东西或者一个理念,是有价值,还是没有价值,肯定不是某一个所谓的权威搭个“一言堂”就能搞定的事情,因为它实在太过复杂,因人而异,因事而异,因时而异,因条件、环境的不同而异……比如一个窝头,在一个马上就要饿死的人眼里,那简直就是“金不换”,而在一个锦衣玉食者的眼里,肯定连狗食都不如,哪儿会有一丁点儿的价值?你说,这个窝头,到底有无价值、又价值几何呢?

一个窝头尚且如此复杂,投资以及判断一个投资有无价值,简直就复杂得能要了人的命,同样的“价值投资”,面目简直比“变脸儿”还要多,许多时候,在不同人眼里,差距判若云泥。比如啊,同样是长期投资,三、五个点的投资收益,就能把保险资金乐得屁颠儿屁颠儿的,但对一个“杠杆家”而言,没准儿就是要命的买卖。因此,所谓的坚守“价值投资理念”,还要搞得“屹立不倒”,就有点儿让人不知所云,起码也是没把问题说清楚。

那么,问题到底在哪儿呢?或者说,问题应该往哪个方向说呢?单就中国的股票市场而言,恐怕问题的关键在于,对投资者的要求实在有点儿太多、太高了。如果说一个层层把关,千般、万般呵护出来的市场,还要投资者睁大眼睛、沙里淘金般地搜寻“价值”,无论从哪个角度说,好像都有点儿不合适。

现在的股票市场,确实让投资者挺郁闷,也是,被左一巴掌、右一巴掌地打,晕头转向,哪里还顾得上挖掘“价值”?哪里还有什么“理念”和“信念”?在这种时候,与其对着他们高声训话,倒不如真心诚意地挖点儿真问题出来,这对市场、投资者才是一个负责的态度,也才更有价值。至于什么倒不倒的,那是投资者的事,用不着外人训示。

  • 证券时报APP
  • 微信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