证券时报官方微信公众号

扫描上方二维码关注微信公众号

证券时报官方新闻客户端

扫描上方二维码下载客户端

您所在的位置:首页 > 专栏 > 缘木求鱼

风景无处不在 树上亦能有鱼

能动性2018-08-29 09:38作者:缘木求鱼

虽然人大脑的皮质层早就进化得足够“人性”,但肉体的“动物性”仍忍不住“时时露峥嵘”。

按照动物学家的说法,终其一生,动物只关心两件事:一是吃饭,二是交配。但对自然状态下的动物们而言,要想交配成功,实在不是件容易事。这一点,想必经常欣赏《动物世界》的人,不会有什么异议。

难在哪儿呢?只能挑最重要、最本质的方面略说一二。

一是雌性动物的要求太高。在这种事情上,虽然雄性动物总显得很积极,动不动就“猴急”一下子,但说到底,拿定盘星的还是雌性。雄性只有拿出足够的证据证明了自己基因的强大和优秀,才能“说服”雌性配合,最终完成这项伟大的事业。对雄性动物而言,要证明自己基因的强大和优秀,似乎也实在没什么别的好办法,只能真刀真枪地“决斗”一番;打赢了,当然没的说,打输了,下场往往就比较惨,更要命的是,在一个群体中,一般只允许有一个胜利者,淘汰率实在太高,那些被淘汰的,生命简直就失去了全部意义。

二是雄性动物的能力退化得实在太厉害。这方面最杰出的代表,中国的“国宝”大熊猫肯定能算一个。谁都知道,在自然环境下,大熊猫交配成功的概率极低。

“温饱思淫欲”,野外的雄性大熊猫——其实雌性也一样——总是处于饥饿、营养不良的状态,肯定就少有多余的能力和意愿做交配这件事。而人工圈养状态的“国宝”就要好很多,用不着劳心费力地“采收”,都是有人送到嘴边儿;想交配了,“新娘”马上就被抬了来,用不着漫山遍野地去找,又节约了很多的能量。所以,圈养的“国宝”那么能生,也就不奇怪了。

三是自然界的限制,许多时候还是很残酷的。在自然面前,雄性动物的交配就更被动。比如,非洲草原今年大旱,各种雄性动物的交配欲望就随之降低,甚至毫无欲望。这样可以理解,没足够的青草,自己都朝不保夕,哪儿还有富余的能力去“浪费”,而且,即使“复制”出一个自己,养活的希望也没有,倒不如省省心好。大自然的残酷就表现在这里,经过年复一年的“训练”,雄性动物们在交配这件事情上,就听指挥得多。

动物如此,人也是动物,按说,人也应该如此。这话当然只能瞎说一下,非要正经地说不可,大约就要被许多人大批特批了。毕竟,人是万物之灵,总归是需要在许多方面与动物有所区别的,否则,“灵”就不灵了。虽然区别之处似乎很多,但究其本质,好像也唯有“能动性”最容易被拎出来。

也真是,即使到了“知天命”的岁数,到了“认命”的程度,在人的骨子深处,也必定是“我知天命”和“我认命”,重点一方面是在一个“我”字,等于强调的还是“我为主”、“他为客”的关系,另一方面则暗含了此前的“不知天命”和“不认命”。这种对“天命”的否定精神,或者说否定习惯,以及以我为中心的思维定式,大约就是人与动物的根本区别吧。

就理性——刚张嘴“人本”的莲花马上脱口而出——而言,这种区别真是好之又好的东西,但比较悲剧的是,虽然人大脑的皮质层早就进化得足够“人性”,但肉体的“动物性”仍忍不住“时时露峥嵘”,很难控制,甚至不想控制。这也真不知道是好,还是不好。或许,也正是因为不知好歹吧,在交配、生养这类事情上,人的表现有时候就挺奇怪、挺搞笑。

能动性2018-08-29 09:38作者:缘木求鱼
缘木求鱼 风景无处不在 树上亦能有鱼

虽然人大脑的皮质层早就进化得足够“人性”,但肉体的“动物性”仍忍不住“时时露峥嵘”。

按照动物学家的说法,终其一生,动物只关心两件事:一是吃饭,二是交配。但对自然状态下的动物们而言,要想交配成功,实在不是件容易事。这一点,想必经常欣赏《动物世界》的人,不会有什么异议。

难在哪儿呢?只能挑最重要、最本质的方面略说一二。

一是雌性动物的要求太高。在这种事情上,虽然雄性动物总显得很积极,动不动就“猴急”一下子,但说到底,拿定盘星的还是雌性。雄性只有拿出足够的证据证明了自己基因的强大和优秀,才能“说服”雌性配合,最终完成这项伟大的事业。对雄性动物而言,要证明自己基因的强大和优秀,似乎也实在没什么别的好办法,只能真刀真枪地“决斗”一番;打赢了,当然没的说,打输了,下场往往就比较惨,更要命的是,在一个群体中,一般只允许有一个胜利者,淘汰率实在太高,那些被淘汰的,生命简直就失去了全部意义。

二是雄性动物的能力退化得实在太厉害。这方面最杰出的代表,中国的“国宝”大熊猫肯定能算一个。谁都知道,在自然环境下,大熊猫交配成功的概率极低。

“温饱思淫欲”,野外的雄性大熊猫——其实雌性也一样——总是处于饥饿、营养不良的状态,肯定就少有多余的能力和意愿做交配这件事。而人工圈养状态的“国宝”就要好很多,用不着劳心费力地“采收”,都是有人送到嘴边儿;想交配了,“新娘”马上就被抬了来,用不着漫山遍野地去找,又节约了很多的能量。所以,圈养的“国宝”那么能生,也就不奇怪了。

三是自然界的限制,许多时候还是很残酷的。在自然面前,雄性动物的交配就更被动。比如,非洲草原今年大旱,各种雄性动物的交配欲望就随之降低,甚至毫无欲望。这样可以理解,没足够的青草,自己都朝不保夕,哪儿还有富余的能力去“浪费”,而且,即使“复制”出一个自己,养活的希望也没有,倒不如省省心好。大自然的残酷就表现在这里,经过年复一年的“训练”,雄性动物们在交配这件事情上,就听指挥得多。

动物如此,人也是动物,按说,人也应该如此。这话当然只能瞎说一下,非要正经地说不可,大约就要被许多人大批特批了。毕竟,人是万物之灵,总归是需要在许多方面与动物有所区别的,否则,“灵”就不灵了。虽然区别之处似乎很多,但究其本质,好像也唯有“能动性”最容易被拎出来。

也真是,即使到了“知天命”的岁数,到了“认命”的程度,在人的骨子深处,也必定是“我知天命”和“我认命”,重点一方面是在一个“我”字,等于强调的还是“我为主”、“他为客”的关系,另一方面则暗含了此前的“不知天命”和“不认命”。这种对“天命”的否定精神,或者说否定习惯,以及以我为中心的思维定式,大约就是人与动物的根本区别吧。

就理性——刚张嘴“人本”的莲花马上脱口而出——而言,这种区别真是好之又好的东西,但比较悲剧的是,虽然人大脑的皮质层早就进化得足够“人性”,但肉体的“动物性”仍忍不住“时时露峥嵘”,很难控制,甚至不想控制。这也真不知道是好,还是不好。或许,也正是因为不知好歹吧,在交配、生养这类事情上,人的表现有时候就挺奇怪、挺搞笑。

  • 证券时报APP
  • 微信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