证券时报官方微信公众号

扫描上方二维码关注微信公众号

证券时报官方新闻客户端

扫描上方二维码下载客户端

您所在的位置:首页 > 专栏 > 顾惠忠

证券时报记者

带量采购是医药反腐和降低药品支出的利器2018-08-30 09:19作者:顾惠忠

8月23日,国家卫健委、国家医保局、市场监管总局、公安部等九部委联合印发《2018年纠正医药购销领域和医疗服务中不正之风专项治理工作要点》,称对商业贿赂等不正当竞争行为要加大打击力度。医生收受药品回扣等商业贿赂现象由来已久,却如“牛皮癣”久治而不绝,既有深层次原因,回扣的总金额也高得吓人。

最近“泽平宏观”有个文章专门谈药企销售费用畸高的。文章说,目前我国药企的销售费用主要有六大流向:公关招标机构费用、公关医院相关负责人费用、医生回扣、医药代表提成、逃税洗钱(过票)成本、统方费用,其中,除去销售代表14%的提成外,均为不合理费用,而医生的回扣占51%。Wind数据显示,2017年A股制药板块171家公司的销售费用1298亿元,占总营业收入的25%;按“泽平宏观”的数据来计算,1100多亿元为不合理费用,占销售费用的21.5%,其中662亿元进入了医生的腰包。不算不知道,一算吓一跳。

说药品回扣如“牛皮癣”久治而不绝,表面上来看,既有制度,也有纪检、医疗主管和市场监督部门等频繁打击,但上海一些医院的做法表明这一现象并未绝迹,而近期南京市纪委将南京鼓楼医院神经外科副主任黄玉杰移送司法机关更以事实来注解。据称,这位外科主任的暴露,是今年5月南京警方在医院蹲守时抓获一家大型医药企业的高级业务经理,这位业务经理供出了700多名医生收受药品回扣。

我们来看制度,如去年9月上海出台规定:医疗卫生机构工作人员收受商业贿赂价值在5000元及以上或者2次以上收受商业贿赂的或者主动索取商业贿赂的,由所在医疗卫生机构给予解聘处理;涉及医师的由卫生计生行政部门给予吊销执业证书的行政处罚。

再来看整治,国家层面有个纠正医药购销领域和医疗服务中不正之风部际联席会议,7月27日,这个联席会议已开到了20次。

制药行业将药品回扣称为“带金销售”。根本的原因,是独家的创新的药品少,一个常规的药品有10多家甚至几百家药厂生产,制药企业为将自己的药品销售出去,就给医生回扣,让医生多开自己生产的药品,久而久之,即使好药也得给医生回扣。而医生因为收入与付出不对等,有着非常强烈的以回扣来弥补收入不足的动力。

在笔者看来,国家医保局正在准备试点的通过一致性评价仿制药带量采购将起到有效治理药品回扣的作用。国家医保局将拿出11个试点城市所有公立医疗机构年度药品总用量的60%-70%进行带量采购,并且,承诺1年内完成合同用量。也就是说,在这一做法下,采购权从医生让渡到了医保局,制药企业用不着再去公关医生,自然不用再给医生回扣。为使这一做法落到实处,上海的做法是:市医保部门对不能正常完成采购量的医院,视情况扣减相应医保费用额度;严禁医院进行任何形式的“二次议价”行为。

这样做,对降低药品费用也大有帮助。占制药企业营业收入21.5%的不合理销售费用不需要支出了,企业以此为标准降价,既不影响自身利润,又可使医疗部门药品支出下降千亿,可谓两全齐美。

当然,带量采购还有两个问题需要解决。过去的药品招标方式是,只议价不给量,正因为如此,制药企业中标后为了上量还得去公关医生。目前通过一致性评价的药品毕竟还较少,以此展开的带量采购相对整体药品需求的范围较小,需要将范围拓宽。上海、辽宁等地已在进行这方面的尝试。如辽宁正在组织全省14个市和省属19个医疗机构对新批准上市的创新药品等679个药品进行集中采购议价。

其次,通过一致性评价药品、新批准的创新药等不需做价格之外的考量,除此,还需评价质量等,这就又留下了寻租空间。但这个寻租的对象主要是采购平台、谈判专家团队,相对好防治多了。

  • 证券时报APP
  • 微信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