证券时报官方微信公众号

扫描上方二维码关注微信公众号

证券时报官方新闻客户端

扫描上方二维码下载客户端

您所在的位置:首页 > 专栏 > 望蒙

深圳企业高管

老家的笤帚疙瘩2018-08-31 09:24作者:望蒙

对于淘气的顽童,笤帚疙瘩挥舞出一道优美的弧线,简单直接有效。

笤帚疙瘩,是小时候家里扫炕和我妈收拾我的重要生产生活用具。刚买回来时,前端茅草透着青绿,根根柔顺地编织在一起,呈现出一把扇形的样子。手柄用铁丝捆扎得细密整齐,修长的腰形温柔地躺在炕上。每天早上,在我妈的吼叫声中,叠好满炕的被子后,我和我弟弟经过剪刀石头布三局两胜后,落败者撅着屁股挥舞着笤帚疙瘩,把所有的起床气转化为大力的清扫,冬日夜晚炉火飞起的煤灰、衣服上带着的饭菜粒儿、被子里的虱子……一股脑被扫到地上。

经过几个月的反复,笤帚疙瘩的茅草变黄变短,身形小了几号。尤其是尾端的手柄,在汗水的来回浸泡下,色泽黢黑,硬如木棍,发出油亮油亮的贼光——一件趁手的兵器就此初长成。入夜以后,大院里各家各户都是下班做饭的大人们和放学的孩子们,噗、噗的暴击声夹杂着忽高忽低的鬼哭狼嚎,正是笤帚疙瘩大显神威的时候。你想想,在那个每家至少三个以上孩子的岁月里,哪个家长有耐心、有时间把天天讲的大道理一遍遍地说。那边老大用弹弓打鸟把人家的窗户玻璃打得稀碎,做母亲的正和上门的邻居赔礼呢;这边老二在父亲的责问声中哆哆嗦嗦掏出不及格的卷子,一锅炒土豆丝还在锅里半生着。此时,笤帚疙瘩上场,挥舞出一道优美的弧线,简单直接有效。经年累月,一茬茬半大的孩子就这样长大了,也没听说哪个孩子因此离家出走。

回想起来,笤帚疙瘩担当这一角色有它的合理性。一是不会打坏人,毕竟是草做的,毕竟打的是自己孩子。只要不打脸,横抽在皮糙肉厚的熊孩子身上,火炕上兄弟几个挤上一晚,不会留下一点伤痕,不耽误听课,不耽搁上树掏鸟、跳格子、滚铁环。二是立等可取,炕上一把新的,旧的那把也舍不得丢,轮换着用,心头火起顺手一拿一气呵成,趁热打人,最是爽利。如果选别的,在思考寻找的过程中,标的物早就溜到隔壁叔叔奶奶家了,就算是不敢跑,等家长千挑万选拿来家伙事儿,一股真气遇到时间的阻滞,心头火硬生生小了些,也下不了手了。

问题是我妈发现了这个诀窍,估计是工厂那帮师傅们工余时间交流学来的。有段时间她可能单位的事儿不顺心,火气忒大,怒火攻心之下她灵机一动活学活用,用笤帚疙瘩手柄敲击我的手肘。这个部位皮薄骨头硬,坚实的手柄和坚硬的肘部相合像中美合作所的满清十大酷刑,她敲得特别解恨,我痛得哭天抢地。有次,用力过猛,肘部皮开肉裂,我痛得睡不着觉,她也抱着我一起大哭。前几日在呼和浩特,小土匪趁着父亲和母亲午睡,蹑手蹑脚跑过去挠爷爷奶奶的脚心,三番五次之后,母亲坐在床上无奈地说:再这样,我就告诉你爸爸揍你!我挥了挥拳头看到他有所收敛就继续看我的手机。

带大了三个孩子的我妈,现在是脑溢血后拖着一条瘸腿的人。

  • 证券时报APP
  • 微信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