证券时报官方微信公众号

扫描上方二维码关注微信公众号

证券时报官方新闻客户端

扫描上方二维码下载客户端

您所在的位置:首页 > 专栏 > 缘木求鱼

风景无处不在 树上亦能有鱼

闲话韭菜2018-09-03 09:36作者:缘木求鱼

民间有一种说法,韭菜越割,长得越旺盛,不常割,反而长势会蔫蔫的。

不知道外国人种不种、吃不吃韭菜,反正韭菜是许多中国人的最爱。这也难怪,中国是韭菜原产国,中国人吃韭菜据说已经有3000多年的历史了。

早年间,种韭菜不易,产量一直上不去,于是这东西就比较金贵。后来,随着种植面积的扩大,生产技术的提升,韭菜的产量空前地大起来,地位自然就一点点沦落下来。

在所有蔬菜里,似乎韭菜的外号格外多,什么“起阳草”、“壮阳草”、“洗肠草”之类的,可见这个东西还真是个宝贝。其中一个外号叫做“懒人草”,意指只要种一次,就能三年五载、十年八年地一直收下去,省工省力,在生产力不那么发达的过去,这东西估计完全担当得起“最仁义蔬菜”的名号了。

当然,要想这么一劳永逸地收获,还是需要讲究一些技巧的,即收获的时候,不能冒傻气地连根儿拔,而要用刀割,从地面以上寸许之处下刀,割下的韭菜干净、爽利,方便烹制,剩下的韭菜,未伤根本,缓一缓,再下点儿雨,或者浇点儿水,用不了几天,又是绿油油的一大片。当此之时,望着这望也望不到边儿的连天绿意,也难怪要有人慨叹“小刃割春韭,不亦快哉,不亦快哉”了。

民间有一种说法,韭菜越割,长得越旺盛,不常割,反而长势会蔫蔫的。这大约是真的吧,老徐多多少少对此有点儿经验。虽然,按照生物学上的说法,这应该是植物的一种应激反应,纯粹是基因延续的本能性反应,但略微琢磨一下,还是会多多少少给人一种“贱贱”的感觉。也是,给你一刀,你反倒精神抖擞起来,从心底叫喊着“再来一刀,再来一刀”,一副无比渴望的样子,大约也只能配以一个“贱”字了吧。

以“贱”字配韭菜,当然是一种拟人的用法,真实的韭菜的真实的感受,肯定应该不是这样的。在现代植物学家的认知里,植物也是有感觉、有情绪甚至有预知能力的,因此,利刃之下,就绝不会出现欣欣然的快感。不过,韭菜有什么样的感觉,是快乐欣喜还是痛不欲生,对菜农或者食客而言,一点儿意义也没有,割还是不割,主动权在我,单看你长得肥硕不肥硕了。站定这样的角度,就难怪会把韭菜的一种应激本能,当做贱贱的争相献身了。

这实在是一种比较奇幻的关系了,韭菜渴望被割,食客惦记着大吃特吃,也真是各得其所、各得其所了。想一想,在这个世界上,好像再没有如此契合无间的关系了。如果非要寻觅出一个不可,大约也只有西人的剪羊毛了。剪下的羊毛和割下的韭菜,物性和用途虽然不同,但都有不错的价值,一个能御寒,一个能果腹;羊毛剪了还会长,韭菜割了偏能生,生生不息的劲头儿也真是难分伯仲;关键两者都有“贱”性,一番剪、割之后,似乎都乐不可支,长势倒更旺盛。有这“毛病”,不剪你剪谁呢?

当然,这个世界上没有完全一样的东西。相对而言,似乎羊的境遇多多少少要高一点儿,虽然被剪刀手按在地上半天动弹不得,肋叉子被压得生疼,但剪毛之时,毕竟不痛苦啊,而且剪毛之后,一身轻松,又都是春风乍暖的时节,抖擞一下精神,还是一段美好的生命光阴。韭菜就不同了,利刃过后,鼻涕眼泪夹杂着体液“滋滋”往外冒,拼了命地“嗷嗷”嚎叫,也没人听得见、听得懂。

如此说来,韭菜这种东西,大约就是这个世界上最悲催的植物吧;命运悲催,队伍却偏愈加壮大,满眼望去,哪儿哪儿都是,大约又是悲之最悲之处吧。命运如此,别人还一点儿办法也没有,也真是不知说什么好。

  • 证券时报APP
  • 微信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