证券时报官方微信公众号

扫描上方二维码关注微信公众号

证券时报官方新闻客户端

扫描上方二维码下载客户端

您所在的位置:首页 > 专栏 > 蔡恩泽

中国财经媒体专栏作家

雷曼兄弟前车之鉴:金融创新不是法外之地2018-09-18 07:47作者:蔡恩泽

10年前的9月15日,美国第四大投资银行雷曼兄弟公司申请破产保护,拉开了全球金融危机沉重的黑幕。

雷曼兄弟公司历史上曾至少4次处于倒闭边缘,分别是:1929年,股市崩盘;1973年,该公司投注利率损失670万美元;1984年,内部意见分歧导致被美国运通并购;1994年,新独立的雷曼面临资金短缺。但每一次都峰回路转,化险为夷。

可是到了2008年那一回,在次贷危机的冲击下,雷曼兄弟真的是在劫难逃。

凭借在次级抵押市场投入重注,2002年底至2007年中期,雷曼兄弟业绩蒸蒸日上,股票价格更是一路上涨,彻底跑赢同期美国大市。

然而,早在2007年初,次级抵押市场的问题就已经开始初现端倪。彼时,华尔街的巨头们却沉溺在不断膨胀的纸面财富中难言清醒。雷曼兄弟同样未能免俗,反而继续押注次级贷款业务。

作为次级抵押贷款打包证券化的领头羊,在过去15个月中,雷曼的资产负债表上拥有数百亿美元的高风险、流动性不良的资产,负债权益比率超过20倍。2007年年中信贷危机袭来之时,这些资产价值一路下滑,难以轻易售出,严重影响了其缓冲资本。及至倒闭时,雷曼兄弟的资产负债表规模高达6000亿美元。

由于巨额的房地产投资陷入困境,为了筹集更多资金,雷曼兄弟一直苦苦寻找买家,却均以失败告终。大量吞食次贷危机中房地产市场和其他领域的不良投资,最终拖垮了这家老牌的投资银行。

总结历史的教训,显而易见,雷曼兄弟是受金融创新旗号下衍生品之一的次级贷款之害。金融创新带给雷曼兄弟辉煌的同时,也埋下轰然倒塌的隐患。

次级贷款就像寄生于人体的痈疽一样:红肿之处,艳若桃花;溃烂之时,美如乳酪。它被投资银行家们打包成担保债务凭证(CDO)、信用违约互换(CDS)四处泛滥,上演了一幕击鼓传花的游戏。

在华尔街,太阳底下的任何东西,只要经过包装,都能卖出去,还能卖个好价钱。其金融衍生品名目繁多,在证券市场,随便一个股指信手拿过来经过组装,就能变成一堆期权,就有人抢购并转卖,来钱快,很受投资银行的青睐。雷曼兄弟后期堕落到专门做这个生意,手中也就堆集了大量泡沫。

次贷危机被人们称为“21世纪第一个复杂衍生市场危机”,金融衍生品的数理模型依据的许多假设如交易成本为零、金融市场有效、投资者理性等并不现实,而金融衍生品的交易链条又拉得过长,次贷、打包、评级、信用增强、券商销售、保险,还有律师等掮客顿足捶胸打包票等,每一个环节都完美无缺,充满美好想象的空间。于是泡沫越吹越大,它们其实是债务的打包,是债务的集合,是债务的集装箱,是债务的仓库。最终总得有人埋单。雷曼兄弟就是次级贷款的冤大头。可是,危机爆发前,美国政府采取“双重多头”的金融监管体制,导致在CDO、CDS这类金融衍生产品上出现监管真空,各部门、各产品的监管标准也不统一。其后果是雷曼兄弟钻了监管的空隙,也将自己套进金融危机的绞索中。

在雷曼奄奄一息的6个月前,美国政府还曾动用300亿美元支持摩根大通完成对贝尔斯登的收购;一周前,它还曾出手拯救“两房”(房利美和房地美),令全球金融市场暂时舒了口气。美国政府意欲用3000亿美元解“两房”之困,提振了市场信心。但这次却拒绝向任何可能收购雷曼兄弟的买家提供融资支持,不敢再随便拿纳税人的钱充当“救世主”。

风暴中,没有人能独善其身。在次贷危机的冲击下,摇摇欲坠的雷曼兄弟在声嘶力竭地呼救却连一根稻草都没抓着。

回望金融危机,美国金融监管部门固然要负很大责任,但雷曼兄弟在金融创新中置身法外之地,殊不知资本市场的血腥和残酷,投资者的贪婪与恐惧,一切紧随其后,其倒闭也是咎由自取。

前事不忘,后事之师。目前全球债务水平和杠杆率高企,金融与实体经济脱节现象很严重,金融风险犹存。我国经济正处于去杠杆和防范金融系统性风险阶段,金融机构自身一定要自尊自爱,尤其是金融创新不能游离于法律底线之外。而证券公司应根据新的风险资本准备计算公式,保持与业务发展规律匹配的资本规模水平,注意开发新颖的经营方式和服务模式,实行差异化服务,以提高客户黏性,提升防范市场风险的能力。

雷曼兄弟前车之鉴:金融创新不是法外之地2018-09-18 07:47作者:蔡恩泽
蔡恩泽 中国财经媒体专栏作家

10年前的9月15日,美国第四大投资银行雷曼兄弟公司申请破产保护,拉开了全球金融危机沉重的黑幕。

雷曼兄弟公司历史上曾至少4次处于倒闭边缘,分别是:1929年,股市崩盘;1973年,该公司投注利率损失670万美元;1984年,内部意见分歧导致被美国运通并购;1994年,新独立的雷曼面临资金短缺。但每一次都峰回路转,化险为夷。

可是到了2008年那一回,在次贷危机的冲击下,雷曼兄弟真的是在劫难逃。

凭借在次级抵押市场投入重注,2002年底至2007年中期,雷曼兄弟业绩蒸蒸日上,股票价格更是一路上涨,彻底跑赢同期美国大市。

然而,早在2007年初,次级抵押市场的问题就已经开始初现端倪。彼时,华尔街的巨头们却沉溺在不断膨胀的纸面财富中难言清醒。雷曼兄弟同样未能免俗,反而继续押注次级贷款业务。

作为次级抵押贷款打包证券化的领头羊,在过去15个月中,雷曼的资产负债表上拥有数百亿美元的高风险、流动性不良的资产,负债权益比率超过20倍。2007年年中信贷危机袭来之时,这些资产价值一路下滑,难以轻易售出,严重影响了其缓冲资本。及至倒闭时,雷曼兄弟的资产负债表规模高达6000亿美元。

由于巨额的房地产投资陷入困境,为了筹集更多资金,雷曼兄弟一直苦苦寻找买家,却均以失败告终。大量吞食次贷危机中房地产市场和其他领域的不良投资,最终拖垮了这家老牌的投资银行。

总结历史的教训,显而易见,雷曼兄弟是受金融创新旗号下衍生品之一的次级贷款之害。金融创新带给雷曼兄弟辉煌的同时,也埋下轰然倒塌的隐患。

次级贷款就像寄生于人体的痈疽一样:红肿之处,艳若桃花;溃烂之时,美如乳酪。它被投资银行家们打包成担保债务凭证(CDO)、信用违约互换(CDS)四处泛滥,上演了一幕击鼓传花的游戏。

在华尔街,太阳底下的任何东西,只要经过包装,都能卖出去,还能卖个好价钱。其金融衍生品名目繁多,在证券市场,随便一个股指信手拿过来经过组装,就能变成一堆期权,就有人抢购并转卖,来钱快,很受投资银行的青睐。雷曼兄弟后期堕落到专门做这个生意,手中也就堆集了大量泡沫。

次贷危机被人们称为“21世纪第一个复杂衍生市场危机”,金融衍生品的数理模型依据的许多假设如交易成本为零、金融市场有效、投资者理性等并不现实,而金融衍生品的交易链条又拉得过长,次贷、打包、评级、信用增强、券商销售、保险,还有律师等掮客顿足捶胸打包票等,每一个环节都完美无缺,充满美好想象的空间。于是泡沫越吹越大,它们其实是债务的打包,是债务的集合,是债务的集装箱,是债务的仓库。最终总得有人埋单。雷曼兄弟就是次级贷款的冤大头。可是,危机爆发前,美国政府采取“双重多头”的金融监管体制,导致在CDO、CDS这类金融衍生产品上出现监管真空,各部门、各产品的监管标准也不统一。其后果是雷曼兄弟钻了监管的空隙,也将自己套进金融危机的绞索中。

在雷曼奄奄一息的6个月前,美国政府还曾动用300亿美元支持摩根大通完成对贝尔斯登的收购;一周前,它还曾出手拯救“两房”(房利美和房地美),令全球金融市场暂时舒了口气。美国政府意欲用3000亿美元解“两房”之困,提振了市场信心。但这次却拒绝向任何可能收购雷曼兄弟的买家提供融资支持,不敢再随便拿纳税人的钱充当“救世主”。

风暴中,没有人能独善其身。在次贷危机的冲击下,摇摇欲坠的雷曼兄弟在声嘶力竭地呼救却连一根稻草都没抓着。

回望金融危机,美国金融监管部门固然要负很大责任,但雷曼兄弟在金融创新中置身法外之地,殊不知资本市场的血腥和残酷,投资者的贪婪与恐惧,一切紧随其后,其倒闭也是咎由自取。

前事不忘,后事之师。目前全球债务水平和杠杆率高企,金融与实体经济脱节现象很严重,金融风险犹存。我国经济正处于去杠杆和防范金融系统性风险阶段,金融机构自身一定要自尊自爱,尤其是金融创新不能游离于法律底线之外。而证券公司应根据新的风险资本准备计算公式,保持与业务发展规律匹配的资本规模水平,注意开发新颖的经营方式和服务模式,实行差异化服务,以提高客户黏性,提升防范市场风险的能力。

  • 证券时报APP
  • 微信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