证券时报官方微信公众号

扫描上方二维码关注微信公众号

证券时报官方新闻客户端

扫描上方二维码下载客户端

您所在的位置:首页 > 专栏 > 张锐

中国市场学会理事、经济学教授

全球并购的狂热与理性2018-09-27 07:45作者:张锐

冲破贸易保护主义的迷雾,撕开单边主义的铁幕,闯过逆全球化的险滩,穿越地缘政治的烽火,商业资本迈开的铿锵并购脚步伸及到了全球各个角落。来自汤森路透的最新数据显示,今年以来全球并购交易规模已达到3.24万亿美元,同比增长40%,创出历史新高。今年打破并购规模的年度历史记录已经没有悬念。

总量盘子还不足以清新展示时下并购力量的生猛程度。统计资料表明,今年迄今并购项目的平均金额达10.7亿美元,高出历史上任何一个年份的水平,同时一个个行业庞然大物在并购大潮的簇拥之下腾空而起,其中制药和化学品生产集团拜耳收购孟山都公司产生了全球最大的种子和杀虫剂制造商,加拿大巴里克黄金收购兰德黄金资源公司催生出了全球最大的黄金矿商,康卡斯特竞购英国天空广播公司诞生了世界最大的传媒公司。初步统计,今年价值超过50亿美元的巨额并购交易占到了交易总量的44%。

按地区划分,今年上半年日、美、欧企业的海外并购金额总计为3816亿美元,其中美国企业为1751亿美元,占总金额的46%;日本企业紧随其后,达1122亿美元,占总金额的29%,高于欧洲的941亿美元和25%的占比。另外,虽然除日本之外的亚洲企业的并购金额逊于美国与欧洲,但在全球并购活动中所占的份额却提升到了35%,高出10年前12个百分点,相反欧盟公司并购占比相较10年前下降了14个百分点。

显然,美国与日本成为了全球资本并购最为活跃的国家。算上上半年的并购增量,截至目前美国的跨境并购总额达到了1.3万亿美元,全年再破历史记录的概率大大提升。同样,日本今年上半年不仅并购交易规模创出了历史新高,而且多达340起的企业并购数量也刷新了历年同期峰值,其中规模超过1000亿日元的并购案就有13起,为日本历史上所罕见。

美日两国企业之所以能够在全球跨国并购阵营中鹤立鸡群,首先得益于两国特殊的财政金融与货币政策安排。拿美国来说,美联储升息动作不断,美元进入上升通道,仅今年以来就升值了6%,美元所形成的强大购买力再加上无与伦比的特殊地位,直接组装成了美国企业大举海外并购的强劲“发动机”。而更为重要的是,特朗普在国内进行了大尺度税改,企业所得税税率从35%降到21%的同时,跨国企业回流到美国的现金税率也大幅降低了19.5%。两项动作对美国之外的跨国企业不约而同地产生了“黑洞效应”,即一方面吸引大量企业转向美国,另一方面吸引美国海外企业的资金纷纷回流本土。对于转向考虑到美国经营的跨国企业而言,主要有投资新创公司与斥资购买股权两种途径,而后者相对于前者来说不仅成本低,且进入美国市场的速度要快,并购交易于是成为许多非美企业迈向美国市场的最优选择。此外,据美国税务总局的统计数据,美国企业海外存留的利润总量约3万亿美元以上,其中今年上半年流回美国的资金就达5100亿美元,这些流进美国本土的资金除了少量用于还债与资本支出外,相当一部分用于了股权并购交易。

与美国相比,虽然日本政府手中的日元没有如同美元那样的强势,但日本央行却一直推行着宽松的货币政策,连续数年保持低利率,且目前的短期利率和长期利率分别维持在负0.1%和零左右的水平,由此为企业的海外并购创造出了低成本的融资环境。同时,日本银行过去几年主要投资于国内债权市场,但这种投资方式回报率较低,且会带来利率风险敞口,相比之下日本银行更愿意将资金拆借给能够带来更高回报的并购企业,日本企业出海收购于是变得更加的底气十足。

实际上,除了依靠优惠政策的烘托外,美日企业因手中握着充沛的现金也显示出了自我非常强大的并购能力与商业信心。观察发现,伴随着经济基本面的改善,美国股市不断创出历史新高,日本股市也抵达近30年的最高点位,上市公司在利润不断增长的同时,市值规模也越来越大,手中的“余粮”也愈来愈丰盈。统计数据显示,美国非金融类上市公司的现金储备超过了2万亿美元,其中排名前24位的上市公司掌控的现金储备达到了1.12万亿美元;同样,据日本经济新闻报道,日本上市公司的手头现金目前达到120万亿日元,按500家主要上市公司计算,公司手头现金占总资产的比率达11%,比美国还要高。在此我们必须强调,企业财务状况本来就与市场并购交易存在着正相关关系,即财务状况越强大,越有利于企业展开并购,而并购的利好消息也可一定程度刺激股价,从而进一步扩大公司市值以及获利能力。

值得注意的是,与美日等国企业在全球并购市场呼风唤雨完全不同,中国的海外并购似乎走向了低潮。来自工业和信息化部《2018中国企业跨境并购年度报告》的数据显示,今年上半年中国企业产生跨境并购交易数量比上一年度同期减少42起,交易资金规模下降18%,并且这也是在两年前中国企业海外并购创下历史高位后连续四个半年出现的回落,而更值得关注的是,昔日一直处于放量增长状态的民营企业海外并购也出现了不小程度的收缩,今年上半年交易并购环比数量下跌了26%,金额下跌了30%。

的确,海外商业并购环境的收紧对中国企业跨国并购构成了不小的约束,其中美国不仅强化了CFIUS(外国投资委员会)的权威,而且出台了FIRMMA法案(外国投资风险审查现代化法案),导致中国企业对美投资在今年上半年断崖式下跌70%以上;与此同时,作为昔日中国企业在欧洲展开并购最活跃的国家,德国也推出了对非欧盟企业收购本土战略性企业的审查新规,并且首次以安全为由叫停了中国企业收购电网运营商50赫兹公司部分股权一案。但我们需要指出的是,中国企业海外并购的收缩并不完全是欧美国家的政策调整所引起的,很大程度上是因为国内“去杠杆”的要求所致。对比发现,在海外并购降温的同时,今年我国境内企业并购交易金额也下跌了27%,境内外商业并购步伐整齐划一地放慢,既可以看做是政策方向有序引导的结果,也可以视为企业在资本扩张之路上回归理性的标志。

从全球范围来看,跨境并购总体向上的趋势不可逆转,而且海外并购还是企业实现弯道超车的重要途径。对于中国企业而言,暂时的放慢脚步并不意味着永远的停滞不前。在海外政策环境日益变得严酷的情形下,中国企业更需要静下心来苦练技术创新之功,须知,资本巨物并不一定是市场强人,但技术巨擘一定是商业王者,只有勤加内涵修炼,将自己打造成钢骨金身,才能在国际并购市场上振臂一呼而收八方响应之效。

  • 证券时报APP
  • 微信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