证券时报官方微信公众号

扫描上方二维码关注微信公众号

证券时报官方新闻客户端

扫描上方二维码下载客户端

您所在的位置:首页 > 专栏 > 缘木求鱼

风景无处不在 树上亦能有鱼

至今思项羽……2018-10-22 09:00作者:缘木求鱼

“至今思项羽”……思什么呢?不同的时代、不同的人,乃至同一个人,在遭逢有异、心境不同的情况下,思的内容肯定也不一样。这也真是没什么好奇怪的。

当年,易安居士追思项羽宁死也“不肯过江东”,明显是借古讽今,有所指斥的。相较于仓皇渡江、偏安苟且的南宋朝廷,项羽的宁死不逃,以一人之刚烈,衬万夫之懦弱,也就有了巨大的“穿越”力量。从这个角度看,霸王当年在乌江边自刎,就有了悲壮、激烈、催人警醒、奋发的积极意义。

同一个霸王,在冷静的历史观察者看来,形象却大有不同。显然,霸王“欲以力征经营天下”的行为,极不被司马迁认可。太史公的评论也是一点情面不留,“身死东城,尚不觉寤而不自责,过矣”,明明是自己的原因造成了最终失败的结局,临死却还要用“天亡我,非用兵之罪”做借口,“岂不谬哉!”

太史公如此评价项羽,项羽即使气得重生,从棺材里蹦出来,估计也没什么好辩驳的,毕竟……“西屠咸阳,杀秦降王子婴,烧秦宫室,火三月不灭,收其货宝妇女而东”……这些事情确实都是他干的,想辩驳,似乎也确实难下嘴。

你看,同一个人,在不同的人眼里,形象差距宛若云泥,这都是看问题的角度不同引出的必然结果。当然,不同的结果,往往也没有一个固定的不可更改的好坏标准,比如,换一个爱好武力的后人,恐怕就会对“力能扛鼎”的霸王,佩服得五体投地了,这肯定不能说他爱得不对。不过,即使有如此宽松的标准,但项羽干的许多事,在一个现代的文明人眼里,也几乎不能被原谅。

比如,“烧秦宫室”这件事(杀人、屠城姑且不论),明显就是精神病大发作的结果。一把“三月不灭”的大火,烧掉了物质宫室的同时,也烧掉了巨大人力、物力的存在意义,多少人的心血就被这样一把大火白白烧了个干干净净,其曾经存在的价值遭到了最彻底否定;关键是,放火者所图也不过威吓人心这种原本就虚无缥缈、作用不大的想象出来的效果罢了。难道这不是一个疯子的行径吗?

古今中外,这样的疯子,其实还是挺多的。如何定义疯子的疯狂之举呢?也无非明明于己无益(甚至于己有害)、于人有害、却铁了心非做不可的行径罢了。明明是一点儿好处都没有的事情,这些“疯子”为什么还要坚持这么做呢?我非霸王,肯定很难准确把握其内心的弯弯绕,所以也只能瞎猜猜。猜来猜去,猜的结果,也只能是为了炫耀和恐吓罢了。炫耀武力、炫耀强大、炫耀权威,而想达到的目的,当然是臣服。那么,别人会不会臣服呢?他们心里也没底,也正是因为心里没底,所以就更需要炫耀、更拼命地炫耀。

就此而言,“疯子”的疯狂之举,不过是寻求心理安慰的本能反应罢了。想想,也实在是很可怜。不过,在可怜“疯子”的同时,千千万万的凡夫俗子就更可怜。建设千年难,破坏一时易。所以,为了免入“可怜之地”,为了自己的心血、生命、存在意义免于白白地打了水漂儿,对“疯子”,总该多多少少有些事前的预防手段。

不过,“疯子”之所以是疯子,就在于其总有出人之举,常人很难预料得到。就此而言,凡夫俗子就很难乐观起来。

  • 证券时报APP
  • 微信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