证券时报官方微信公众号

扫描上方二维码关注微信公众号

证券时报官方新闻客户端

扫描上方二维码下载客户端

您所在的位置:首页 > 专栏 > 缘木求鱼

风景无处不在 树上亦能有鱼

武侠的痛点和乐点2018-11-02 08:52作者:缘木求鱼

初读金庸的小说,还是在读初中的时候,大约也就是81、82年的样子吧,不知谁带来的一张晚报,扔在教室的地上,随手捡起来翻翻,就发现了小说连载《射雕英雄传》,名字就很吸引人,内容更不得了,讲的正是梅超风荒山暗夜独斗“江南七怪”那一段。

这一读,就欲罢不能。等到能痛痛快快、一口气读完《射雕英雄传》,已经是好多年之后的事情了,了了早年间的心愿,又趁热打铁,没日没夜地狠补了几部金庸的代表作。

读小说的时候,虽然神游万里、心骋千年,但无趣的是,读完了,日子该怎么过还得怎么过,书里书外,真的就是两个截然不同的世界。就此,有人评论金庸的新派武侠小说,是“成年人的童话”,倒也十分准确。这当然是比较好听的评论,当年也很有几位老师,谆谆教育过——那是“精神鸦片”,“切记远离!”虽然,没准儿警告者自己也会忍不住诱惑偷偷“吸上几口鸦片”。

虽然“鸦片说”实在有点儿刻薄、实在有点儿“岳不群”,但也并非全是贬义,从“易上瘾”、“难断瘾”的角度看,“鸦片说”也不是一点儿道理没有;而且就真实的“药效”而言,两者或多或少也确有相似之处,鸦片最能止痛,“英雄传”也擅疗伤,不痛了,伤好了,人们才能继续新的生活,才好继续在现实中被不停地锻打,而免于最终的崩溃。当然,要想取其利、免其弊,肯定就需要有点自控力,进去之后,到了该出来的时候,要能从中跳得出来才好。

但不幸的是,绝大多数人都是凡夫俗子,一旦着了迷,要想彻底从中跳脱出来,有点难度。也难怪,金庸先生笔走龙蛇,一般人想逃,哪里逃得掉?除了文笔上佳、历史背景厚重等“普世”因素之外,金庸先生控制人的手段主要有两个绝招:其一,发明出很多让人目眩神迷的绝世武功;其二,故事主角的人生,几乎都是普通人登顶珠峰的模式。这也是其作品极具“超现实主义色彩”的基础。

对“武功”上天入地、云里雾里地想象和描摹,一下子就夺了读者的神魄,使其几乎全部的注意力,从头至尾被神异的“武功”和身负此技的人物“吸住”,仿佛中了“吸星大法”,而其他的东西,也就只能躲在这团“光芒”之下,被人有意无意地虚化掉。在这样的阅读氛围里,一般人很难分得清谁是“珠”谁是“椟”。金庸作品大热之后,还真的有“武林人士”自称身负神技,比如什么“内功”、什么“隔空打人”之类的,倒很能说明一些问题。

故事中主角的设置模式,对普通人而言,也很具魔力。“笨小孩儿”、“倒霉孩子”郭靖们,偏偏吉人天相,好人好报,成功登顶,最终成为令天下人敬仰的大英雄,这样的故事,几乎具有天然的诱惑力(好莱坞也深谙此道),读者一入,就很难跳脱出“代入感”的诱惑,只能身陷这样的“人生轨迹”里,仿佛郭靖附了体,与之同呼吸、共命运,乐郭靖所乐,痛郭靖所痛,穿越千年,跨越时空,而再不知人生何处了。

可以说,这两点既是金庸小说的“乐点”,也是其“痛点”;是乐是痛,决定权倒完全在读者这里,恐怕金庸先生也真是无能为力。或许,就会有许多“金迷”出来反对了,读新派武侠小说就是图一个乐儿,何必如此沉重,如此自缚?说的倒也是。不过,如果读这些故事仅仅是为了暂时摆脱现实的无力感,想必金庸先生也会多多少少有点儿无奈吧。

  • 证券时报APP
  • 微信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