证券时报官方微信公众号

扫描上方二维码关注微信公众号

证券时报官方新闻客户端

扫描上方二维码下载客户端

您所在的位置:首页 > 专栏 > 马虹玫

深圳自由撰稿人

从深圳公交车看和谐司乘2018-11-05 08:55作者:马虹玫

作为一个移民到深圳的老内地人,我对于内地公交车上的售票员印象深刻。内地城市公交车售票员是坐着工作的。坐在红油漆写着的售票员专座上。专座前配有小桌。有时候,小桌上堆着抹布以及成捆的票根。无论多挤,不管从哪个门上车,乘客都必须以滚滚肉身挤开一条路,朝圣般将钱递到售票员手上买票。我见过最触目惊心的装备,是扳手。用来扭开大号螺丝那种沉重扎实的大扳手。风平浪静的时候,售票员用扳手敲打小桌,提示司机关上后门。有时候,它也被用来震慑逃票的人,“哪几个没买票,自觉点!”她们厌烦地喊道,扳手用作惊堂木,嘣嘣敲响桌子。

专座,把售票员牢牢焊死在其上。他们尽可能保持身体体位的矜持,轻易不加挪动。

深圳的公交车上,鲜见售票员专座;售票员是站着工作移动售票的。她们在人们的胳膊、或胖或瘦的身体间,钻来钻去地售票。高峰期,通往梅林关的公交车,售票员练出一身绝技。她们先下车,把人塞进前门,再到后门,一趟再一趟。塞得不能再塞的时候,她们自己变魔术一样,以不可思议的扭曲角度,将自己送上车子。接着,她卖完后面的票,挤回前面接着卖票。她们一只手拿住票夹,上面用橡皮筋捆绑着多种面额的车票。饮料瓶盖儿装上海绵捆在票夹上,滴几滴水,撕几张票蘸一下手指。车票极其薄,还极其小,非灵巧的手指不能将它们完好撕下。经过改造的票夹就是她们的工作台,她们不需要专门的小桌,不需要四平八稳颐指气使特权。不设专座与工作台,算是打破某种公交车上的特权。

深圳公交车上,以售票员为圆心,人们互相传递钱票已成风景。拥挤和汗味充斥车厢,递钱买票是接龙进行的,致谢的声音也次第传递出去。递过去整钱,经N个人手传递到售票员手中,拿回票和找零,人们颇为默契地,再传递回来。得到帮忙的人连声谢谢,帮忙传递的人,仿佛承担了某种使命,很有成就感的样子。

在移民云集的深圳,搬运原生态农作物的农民虽然不多,但是提着千奇百怪大件行李乘坐公交的人却不在少数。上下车的紧要时刻,这些乘客恨不得多生几只手。售票员自动而快速地充当了他们的手和腿——上车,她们帮忙拎上来;下车,又帮忙拎下去。深圳的公交车售票员,并不表现出对体力劳动者的歧视,相反还抱着极大的同情心。不嫌他们行李占地方;不嫌他们身上脏。抱孩子的、腿脚不利索的老人、大腹便便的孕妇,这些行动受限的人群,深圳公交车上,他们极大概率会被“区别对待”。售票员总会第一时间帮他们找好位子,安顿坐下去。年轻人常被售票员招呼起来,给这些人让座。有时候,一个老人上车会有三四个年轻人同时起来让座。人少的时候,售票员也会坐着歇歇,一旦上客人多,她就自动把位子让给乘客,条件反射一样。

快要下车还有人没买上票,人实在太多了。这人气恼,把票钱托付给旁人,自己下了车。售票员似乎也不着急。不需要专座的售票员,哪还需要扳手作为震慑全车的武器。她们拥有指挥若定、既泼辣又冷静的气势。乘客们,已经习惯团结在她周围了——可不是吗,百年修得同船渡,公交车应如此。

对某些特定人群的歧视,也许因为没能认清这一点——在特定情境中,人只有两类,服务者与被服务的对象。一个国际化大城市应有的风貌,至少在公共场合——人与人是平等的。深圳服务行业水平的总体表现,略优于大部分地区,究其原因,灵活的制度设计与奖惩得当的规则维护,包容共生的城市地域文化、良好的公民素质等因素综合而成。网上不时爆出各类奇葩事件,惊掉看客下巴。大部分网络声讨仅限于针对涉事个体的情绪化“讨伐”。某些论断与观点,让人深感民众素质教育的缺位。敬畏法律遵守规则,爱惜做人的脸面与体面,在任何一种社会形态里,都应该被视为成年“社会人”的行事准则而身体力行。

  • 证券时报APP
  • 微信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