证券时报官方微信公众号

扫描上方二维码关注微信公众号

证券时报官方新闻客户端

扫描上方二维码下载客户端

您所在的位置:首页 > 专栏 > 缘木求鱼

风景无处不在 树上亦能有鱼

沉默的大多数2018-11-05 09:03作者:缘木求鱼

无论就历史还是现实而言,大多数人好像更习惯于沉默。这既是一种现象,也未尝不能说天然带了本质的烙印。这里说的“沉默”,当然也不是通常意义上的沉默——平时大多数人的话都多得很——而是特指事到临头之时的沉默。

按说,说话是人类最擅长、也是须臾难离的基础性技能和基础性需求,可为什么“大多数”在事到临头之时却偏偏要选择“沉默”呢?无外乎“说了像没说”、“说了也白说”、“说了有风险”罢了。时间一长,本着“节能”和趋利避害的考虑,大家自然就都闭了嘴,进而养成了沉默的习惯。

当然,沉默也不是绝对的,只要环境、条件有变,沉默和不沉默转化起来也能快得很。比如,昨天还是沉默的大多数中的一分子,今天回到了自家地盘,就难免不摇身一变成了让其他大多数沉默的“少数派”;反之也一样。

平心而论,大多数人的习惯性沉默,对不甘寂寞的少数人而言,好处无疑是大大的,这也是“转变”能来去自由的根本原因。也是,既然大家都沉默无语、无所表示,那么我肯定就是愿意做什么就做什么、愿意怎么做就怎么做、愿意做到什么程度就做到什么程度啦。正如重庆万州那辆公交车上的刘姓悍妇,既然没旁人吭声,用手机砸起公交车司机的脑壳来,当然就更酣畅些。就此而言,维持大多数的沉默习惯,就成了少数人的本能性选择。

那么,怎么才能让大多数人一直保有沉默的“好习惯”呢?无他,一不要有“激励机制”,即不能给偶尔忍不住发出声音者正向激励,一定要使之总处于“说了也白说的”状态,只要这种状态保持得足够好,局面很快就能恢复如初。二是要始终保持足够大的嗓门,即使“大多数”中忍不住发声的越来越多,但只要嗓门足够大,那些人的声音自然就会被淹没掉,只见他们的嘴一张一合,却一点儿声音听不到,效果当然就跟没说一个样。三要保持足够的压力,你敢不沉默,我就敢马上让你付出难以承受的代价,尤其在看似与己无关的事情面前,只要给出足够大的风险,趋利避害的本能,自然会让发声者闭了嘴。

因为有好处,少数人自然希望大多数就这么一直沉默下去;而对沉默的大多数而言,因为在绝大多数情况下,“沉默”看似都不失为一个最佳选择,起码是次佳选择,所以,他们也往往无意识、本能性地选择沉默。如果双方一直都能维持这种相安无事的状态,天下当然太平无事。但很不幸,由于沉默大多数的一直沉默,在本质上属于对少数人“不沉默”行为的变相鼓励,在这种鼓励的累加刺激下,少数“不沉默”者的心态自然就很难自控得住,于是,沉默大多数的风险就随之快速升高,双方的所谓平衡关系,就被彻底打破,要想形成新的关系,总要有一方有所改变。

无论是从历史还是现实看,沉默的大多数似乎更容易妥协。这也不难理解,依附于“大多数”的个体,对自身的弱点有极清醒而冷静的认识,依附于群体的目的,也正是为了“抱团取暖”,使个体的不利得到不同程度的消解;而每个个体看似理性的选择,对一个松散的群体,基本就是非理性的选择。这也给了少数派任意拿捏的机会。

除非沉默的大多数看到了实实在在的危险,或者预知到继续沉默必然带来于己不利的结果,他们才有可能做出不同往常的选择。但这样的眼光或者预知能力,几乎就是人生的“诺亚方舟”,对绝大多数人而言,实在是有点儿过于珍贵了。

  • 证券时报APP
  • 微信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