证券时报官方微信公众号

扫描上方二维码关注微信公众号

证券时报官方新闻客户端

扫描上方二维码下载客户端

您所在的位置:首页 > 专栏 > 谢宏

深圳作家

基情澎湃2018-11-09 08:53作者:谢宏

同性恋问题,是当今世界必谈的问题之一。很多年前,这个问题,对大多数人还是个禁忌,但这么多年来,一些有识之士,对此问题日积月累的讨论和推动,情况有了很大的转变,虽还是个大家不太愿意谈及的问题,但在大家的闲谈和公共领域,已经不算是太过禁忌的问题了。

我虽对此方面了解不多,但不算陌生了,也不把这问题当作谈话的禁忌,只当是平常生活里话题中的一个,偶尔会与朋友聊到。在中国生活的时候,朋友当中有没有同性恋的,我没清晰的感觉,因为他们也没有透露,只能说,有点点小迹象,不敢肯定,不能算有的,对同性恋的问题上,我只能说对理论上有点常识。

去新西兰生活时间长些,对当地的同性恋问题,了解也多了起来。很多年来,新西兰的同性恋群体,是遭受歧视的人群,也受到保守势力的压制。因此,他们为争取权利也努力过,进行过很多的平权运动,比如“彩虹”行动。

他们举办过同性恋游行活动,为该群体争取权利,运动声势浩大,连总理也参与活动,颇有成果,日积月累,渐渐地形成了一个共识,那就是,同性恋人群也应该享受与普通人相同的权利。

造了舆论,获得了共识,但要取得真正的权利,终归还是应该落实在法律上才算数,后来国会为此问题,展开了激烈的辩论,最终获得通过新法案,赋予同性恋人群相同的权利,最引人注目的当是同性恋人群也具有了结婚的权利。

这是不是说,法案通过了,就没有了对同性恋人群的歧视呢?非也。比如,有的银行为了声援同性恋运动,会在其部分ATM机上,喷上彩虹色彩,但很快就被人涂抹油漆毁坏,又比如,有教堂和牧师,拒绝为同性恋结婚人士提供相关的证婚服务,等等。

对此问题,保守势力不会放弃抵抗。但幸运的是,新西兰是个开放的社会,在同性恋问题上,已经获得了绝大多数人的认可,少数人的抵抗,不会构成大问题,有法律给歧视狠狠打击,给同性恋人群的权利予以有力的保障。

有意思的是,我在新西兰倒是有同性恋朋友的。我的一个好朋友,年纪小我很多,从中国来新西兰读书,后来结识了当地的同性恋男友,两人堕入爱河,成为了跨国恋的一对。

当初我并不知道内情,有一次,我们一起去海边玩的时候,他掏出电话,给他的朋友通话,还介绍说他们打算结婚,他主动介绍了他未婚夫的情况,我们这才知道,原来他是同性恋。

我们当时一点都不觉得奇怪,后来还参加了他们在当地举办的婚礼。那是在男方家的一个农场举办的,场面十分热闹,那些悬挂的气球,搭起的帐篷,都是从中国采购海运来的。那场婚礼,热闹的场面,犹如中国的乡村婚礼,大家都玩得十分开心。我极少参加婚礼,但这次婚礼,算是我参加过的最独特,最有意思的婚礼。

我猜想,要是在中国,我那朋友,肯定没那么放松,不会毫无顾忌地公布自己的同性恋身份,更别说会大张旗鼓地举办婚礼了。我听过中国某些同性恋夫妻是去国外举办婚礼的,但毕竟算是少数人。

我看过两地的报道,虽然现在同性恋人群的一些权利,获得了一些有识人士的肯定和尊重,但总体来说,我们的认知还无法达到国际上的一般认知水平,歧视当然存在的。

要消除歧视同性恋人群,不仅是要从认知上解决这个问题,更要从法律上立法,来保障同性恋人群的相关平等权利,只有这样,才能更好的保护公民的平等权利,也有利于同性恋人群融入社会,造就一个健康的宽松环境,有利于艾滋病的防治工作,消除危害社会的公共卫生问题。

  • 证券时报APP
  • 微信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