证券时报官方微信公众号

扫描上方二维码关注微信公众号

证券时报官方新闻客户端

扫描上方二维码下载客户端

您所在的位置:首页 > 专栏 > 傅子恒

市场资深研究人士,经济学博士

为什么是比尔·盖茨?2018-11-13 08:55作者:傅子恒

近日,比尔·盖茨在北京举行的新世代厕所博览会演讲时,将一罐人类粪便摆放在了讲台上,借此介绍如厕课题,推广新如厕系统的解决方案。

比尔·盖茨表示,目前全球还有一半以上的人口由于无法使用安全卫生的厕所,无法过上安全的生活。如何满足全球45亿人安全如厕的问题,充满巨大的商机。接照比尔·盖茨的预计,到2030年,仅仅是第一代的新世代厕所,每年就能在全球范围创造出60亿美元的商机;如果再算上万能处理器及相关产品和服务,分散式厕所的市场潜力会更大。

如厕这一日常每一人都会遇到的基本生理需求问题,一直就是个全球性的公共议题,在贫困国家地区的广大农村地区,以及无论发达还是欠发达国家人口密集聚集地的城市地区,还是一个公共难题。

当然,比起更激动人心的计算机信息革命对人们创造性巨大需求的迎合,对于如厕这一人们基本需求释放出的商机,比尔·盖茨未必看得上。其所着眼的是基本的人类公共卫生与健康的目标。比尔·盖茨有他卓越的基金会,因而在常人的眼中,大概会认为,这是一个慈善的议题。

事实与这一认识略有出入。议题有慈善的成分,但远不是全部。比尔·盖茨强调说,他一直在谨慎地思考慈善的作用,从慈善的角度,他认为更适合去做的是帮助私营部门和政府部门降低采纳新技术的门槛和风险,以及投资于早期研发,以帮助人们进一步开发、试点、推广新的创意方案。盖茨基金会已承诺再投资2亿美元用于持续研发,以促使贫困人口降低新型卫生产品的成本,并在新型无下水道卫生产品最能带来广泛影响的地区支持市场培育。

比尔·盖茨希望更多地从科技与商业的角度进行推动。

以比尔·盖茨科技巨人的眼光,这首先是一个科技问题——从公共卫生角度,我们能否采用更加经济的方法消灭病原体,满足城市快速发展的需求,又无需连接下水道,以便节省处于短缺之中的水资源和电力资源?如何才能超越长期公认的厕所“黄金标准”,即水冲厕所、排水管道和污水处理厂这一套体系?这是新如厕系统解决方式变革所要回答的问题。

而缘于人们认识上的根深蒂固的惯性本能,会有些人对这些变革表示怀疑,这可以理解。但是比尔·盖茨提醒,在他创业之初,大家觉得计算机只能是大公司和政府才能买得起的大型机器,当他提出人人都能使用的个人电脑,很多人说他疯了。这是人们对计算机的认知惯性,但在他以及其后更多志同道合之士的努力坚持取得成功之后,这种惯性被颠覆了,计算机信息时代开启,世界于是随之改变。

从商业的角度,机会从何而来?这并不难找到答案,毕竟如厕属于人类最原始、最基本的生理需求之一,只要有人口聚集,就会有永续可重复的巨大需求,机遇与商业模式的创造根本不是问题。只是商业模式的创造需要方方面面的因素配合,考虑到社会以及个人可以承受的成本因素,以及平衡商业与公益的关系问题,如厕商机如何转化成商家具体实在、可循环的利益回报,这才是问题的重点。

缩小范围讨论,让我们只聚焦于中国。比尔·盖茨赞扬了中国的“厕所革命”,这其实是中国经济社会发展推动安居基本需求方面进步的一个结果,旧矛盾解决之后产生新的矛盾,总量与结构方面都还存在许多问题。当然是矛盾升级了:在新的时代,中国社会主要矛盾由人民日益增长的物质文化需要同落后的社会生产之间的矛盾,转化为人民日益增长的美好生活需要与不平衡不充分发展之间的矛盾,如厕需求的变化也正是社会基本矛盾转化的一个侧面。

变化之处以及新的问题在于:以中国当今的生产力以及物质财富水平,不论城市还是农村,对于民众基本安居而言,如厕问题在中国城乡居民家庭中早已经不是问题;但在国内的众多城市的公共场所,却还是困扰与防碍人们追求美好生活的一个突出的公共问题,厕所设施总体存在不充分、不均匀、不合理等问题。比如在大部分的城市小区,鲜有公共的厕所对外(哪怕是本小区的居民)提供服务,而居民家庭私用的厕所并不对外开放;小区、街道、马路、一般性的商业场所等这些与市民生活最为接近的区域厕所缺乏。这应该是人们在城市感受如厕困扰的最主要原因。

那么,原因何在?观念认识落后应该负最主要的责任。

表现在于各个层面,比如厕所建设总是强调政府与商业机构的公益性责任,对商业化运作模式认识不足,没有创设足够条件促成广泛有效的社会化、商业化参与;比如在过去若干年中房地产“大干快上”时期,在小区地产开发规划与项目审批之时,没有前瞻性地强制性要求进行公共厕所建设;比如一些街道开发规划时缺乏统一的公共设施建设,同时机关、学校甚至一些商业部门公厕使用的对外开放程度普遍较低;比如众多的商业机构在规划、建设、装修时就不重视这一问题,致使设施匮乏,如此等等。

最应当指出的是,商业性营业机构对这一问题的认识普遍落后,是造成城市如厕匮乏与难题的重要原因之一。

这些商业机构更多着眼于现实利润,对于不能带来利润直接流入的投入并不关心。实际上,如厕这一小事涉及到每一个人,不谈公益与“利他”行为,这一问题解决体现的是“人文关怀”的最具体落地,本身即是品牌形象推介的一个最现实、也最有效的营销方式,并且也不涉及太多的成本投入——常常可以看到一些机构在各类媒体投入巨资做广告,但却被忽视这一最现实、有效的形象营销方式,实在是过于短视与本末倒置。在这一方面,越是较大的商家,越可能有着正确的认识,境外的大品牌公司通常做得更好些,比如在城市如厕,去麦当劳、肯德基以及外企的酒店去寻找厕所,一般要比境内同类场所更靠谱一些,相信大家多有这个感受和经验。

而探讨公厕商业化可能,在许多城市的一些地段,应该是有提升空间的。这里也涉及观念认识问题,基于便利性和使用体验等原因,商业化运作也不一定总是需要由终端使用者付费买单,可以探讨引入商业营销置换方式(比如商家广告、商品的销售专卖之类)进行收付费的置换营销,总之多样化的问题可以因地制宜地多样化方式进行解决应对。

上述问题更直接地归因,当然有政府配套保障无法跟进方面的原因。公厕卫生涉及土地、建筑、交通设施、地面与地下水电管网规划等各方面的配合协作,是城市公共治理现代化能力的综合体现。对实际需求的调研了解、具体规划与建设落实,以及日常管理,首先折射出的是地方政府是否将执政为民宗旨落到实处的态度问题,其次才是能力,而能力不足主要也源于态度认识的不到位。所以这一问题归根结底依旧是观念、认识问题。

回到本文开头,对于如厕这一公益问题、科技问题、商业问题,推动解决涉及政府、商家、社会等各方面的认识问题,政府公共治理能力提升问题,以及政府与社会公共服务、商业部门的紧密协作问题。比尔·盖茨给如厕问题系统化方案解决贴上了科技与商业的标签,期待在全球范围掀起新的“厕所革命”,这一观念与行动由他这样伟大的公众人物率先提出与迈开步伐,当然会引起人们的高度关注。而社会行动,认识先行,伴之而起的讨论,也都是价值。

为什么是比尔·盖茨?因为他有这个分量和力量,成为推动这场革命的旗手。他在中国的论坛推介,应该也期待中国能够率先行动。

  • 证券时报APP
  • 微信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