证券时报官方微信公众号

扫描上方二维码关注微信公众号

证券时报官方新闻客户端

扫描上方二维码下载客户端

您所在的位置:首页 > 专栏 > 吴丁杰

投资快报总编辑

为证券时报写稿,我自豪2018-11-23 09:42作者:吴丁杰

仿佛只在刹那间,我离开证券时报已然超过18载。不过,纵使是十余年已经过去,我依然记得曾经在那的点点滴滴。其间,特别印象深刻和引以自豪的是,我曾为证券行业发展而奔走,在报道“中继线风波”中竭尽全力,发挥媒体的影响,最终促使问题得到妥善解决。

事件的经过是这样的,大概是1998年5月份,广东国投江湾营业部一客户过来反映,他们最近几天来都无法打电话下单。当时证券时报广州站所在地正好就在该营业部旁边,作为一名记者,职业敏感告诉我,这里面可能有新闻。于是我找到营业部负责人了解情况,营业部负责人实话透露:这几天确实减少了电话中继线的数量,导致一些客户无法下单,原因是广东通讯管理局已发文,将客户证券交易的电话线定义为经营性中继线,收费标准在原有的基础上翻了好几倍,许多营业部无法承担此项额外开支。

事实上,在当时的条件下,证券营业务除了少数大户室能提供电脑交易外,大部分客户都看的是无盘工作站,需要证券交易必须通过电话中继线进行。证券营业部承担不起新增的费用,不得不减少中继线的使用数量。

于是我就根据这个线索,迅速写了篇稿件《羊城中继线起风波》,并于当日见报。见报后第二天,我又拿着报纸去找广州市证券业协会秘书处,希望和他们一起上报实际情况,并且在报纸上进行了连续报道。

此后,我先后又采访了广东通讯管理局,采访了多位专家、教授、律师、学者,从不同角度指出,证券交易的电话中继线是作为交易的工具,不是以营利为目的,它和当时红火的声讯台是完全不同的,因此将证券交易所使用的中继线定义为经营中继线是不合适的。一些学者甚至提出,证券市场是新兴行业,即使中继线用作了经营性中继线,以扶持行业发展角度而言,也不应该如此高额收费。

一石激起千层浪,由广州开端的“中继线风波”,迅速在湖南、山西、陕西等省渲染蔓延开来。当时证券时报的同事廖晖记者也迅速加入报道中来,一时间社会议论纷纷。

恰好这时,广州一营业部因为交不起高昂的电话中继线费用而歇业。证券时报又抓紧在头版做了报道。最终促使两大管理部门坐下来,展开协商对话,直至问题完满解决。

整个事件,我们证券时报是唯一一家进行报道,并且从开端到最后问题的解决,都做了系列跟踪,在整个证券行业树立起良好的口碑。许多当年见证过这一幕的“证券老人”现在一见面还称赞我:“你为中国证券界做了一件大好事!”

该系列报道也因此被评为证券时报1998年度唯一全年度一等奖。

回首往事,无尽的感叹,唯愿证券时报在未来的日子,越来越好!

  • 证券时报APP
  • 微信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