证券时报官方微信公众号

扫描上方二维码关注微信公众号

证券时报官方新闻客户端

扫描上方二维码下载客户端

您所在的位置:首页 > 专栏 > 朱邦凌

资本市场研究人士

恶意透支信用卡入罪门槛提高不等于放纵犯罪2018-11-30 09:19作者:朱邦凌

11月28日,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检察院对原有司法解释中关于恶意透支信用卡诈骗罪的规定进行了系统修改。其中之一就是将恶意透支信用卡定罪量刑的数额标准进行了上调,将“数额较大”的情形,由原来的“1万元以上不满10万元”的规定修改为“5万元以上不满50万元”。同时,关于恶意透支“以非法占有为目的”的认定、“有效催收”的认定、恶意透支数额的计算和认定、关于恶意透支型信用卡诈骗罪的从宽处理都做出了修改。

近年来,恶意透支信用卡诈骗罪持续高位运行,案件量占全部八个金融诈骗犯罪的八成以上,重刑率逐年上升。实践中,有的银行同时通过刑事和民事两个渠道追究持卡人的法律责任,有的银行向公安机关批量移送恶意透支案件,一定程度上造成司法资源的浪费。恶意透支信用卡入罪门槛由1万提至5万元,入罪门槛提高,但这并不意味着可以放纵信用卡恶意透支犯罪行为。对涉世未深的青少年来说,信用卡恶意透支依然是需要重点预防的犯罪形式,尤其要引导90后、00后养成正确的消费方式,避免过度负债、透支消费。

根据国家统计局、中国人民银行公布的数据显示,相比2009年,2017年我国国内生产总值增长147%,信用卡授信总额度增长1100%,信用卡逾期半年未偿信贷总额占信用卡应偿信贷余额的比例下降59%。中国人民银行发布的《2018年第三季度支付体系运行总体情况》显示,截至第三季度末,全国信用卡和借贷合一卡在用发卡数量共计6.59亿张,人均持有信用卡0.47张。从前两年的数据来看,信用卡的整体不良率呈现上升趋势。

目前,信用卡套现、以卡养卡等在部分年轻人中颇为流行。这种模式是指用户有多张信用卡,利用信用卡刷卡消费存在免息期的特点,循环刷多张卡来维持免息借款。根据国家互联网金融风险分析技术平台在5月初发布的监测数据,“信用卡代还”结合互联网金融业务的运营平台共计140余家,其中相关网站平台70余家,在运营APP有80余款。这类业务主要有“套现贷”、信用卡套现、平台代偿三种模式,而前两者都存在信用卡套现行为。目前,一些业内知名平台采用的是“平台代偿”方式。

这些“信用卡代还”结合互联网金融业务的运营平台实际上是打着金融创新的幌子,游走在诱导青少年恶意透支的灰色地带。使用信用卡代偿业务,不仅造成信用卡违规封卡,信用卡的资金也得不到保证,最重要的还可能让自己背负沉重的债务。

调查显示,90后的负债额是月收入的18.5倍。已经工作的90后,人均负债12万+。以2018年应届生平均薪资5429元计算,第一批95后一出校门就平摊了人均10万元的债务。而已经打拼了几年的90后更惨,人均负债12万以上。

根据融360发布的消费调查数据,90后在借贷市场上的占比高达49.31%,在亚洲同龄人中排第一。不仅如此,这其中有28.57%的人使用消费贷款,就是为了偿还其他贷款。在这批早早就负债前行的年轻人中,每4个人中就有1个人使用花呗,每3个买手机的就有2个使用分期付款,每2个人中就有一个没存款。对于90后来说,除了信用卡之外,用得最多的恐怕就是借呗、花呗、白条之类的分期付款消费方式。“办公室里三代人,70后存钱,80后投资,90后负债。而90后的父母在替孩子还贷。”这是一句戏谑,也是一个普遍性真相。

  • 证券时报APP
  • 微信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