证券时报官方微信公众号

扫描上方二维码关注微信公众号

证券时报官方新闻客户端

扫描上方二维码下载客户端

您所在的位置:首页 > 专栏 > 周松芳

广州文史学者

深圳的“蒙特卡罗”往事2018-12-03 09:33作者:周松芳

我们现在谈起深圳,总是说,改革开放前,深圳就是个小渔村,如果我跟你说,八十多年前,深圳曾经有着“蒙特卡罗”般的过往,你信否?不信请看史实。

笔者所见的最早的史料来自1933年7月31日的《申报》,他们的特派记者梁凤刊发了一篇《广东深圳之大赌场》的文章,说“粤人好赌,上至通都大邑,下至乡镇小市,满坑满谷,都是赌场”,但是,最令人侧目的,非深圳莫属——“在广九铁路的旁边有个地名叫做深圳,那真是有一无二之大赌场了。在这个赌场里,架有很高大的赌坛,有戏台,有酒馆,有唱脚(即歌女),有女招待,总之一切阔人足以享乐的生活,应有尽有了。”记者就曾亲见一位十八九岁的少妇,据说是广东某要人的第六位妾氏,身上丝光翠映,指间套着三四个耀目的钻戒,身边带来二三万钞洋,一场便输光了,即将指上的戒指抵押数千元再赌,一霎那又输光,但仍态度从容,一笑作罢。“那种情形,真令我们一般穷小子见之要退避三舍了。”

差不多同时,著名的《礼拜六》杂志在1933年第523期刊发了碧霞的《记所欲记:深圳的大赌窟》,为文虽有嫌于仅据传闻,但也反映了深圳赌场的声名远扬。其实上述二文尚属现象描述,《长城》杂志1934年第1卷第7期静观的《深圳通讯:东方“蒙脱卡罗”》,既说“深圳的赌市,是许多以前就有的”,更说当下的畸形繁荣,除了粤人好堵的天性外,还在于官方的提倡;他曾在赌场看到当时财政厅长签发的一个布告,堪作官方提倡的一个明证;更足证明的是,赌场“甬道中有许多纠纠桓桓的国民革命军遍布着;宪兵和警察,都全副武装在那里认真棱巡,于此可见政府保护的周密了”。

然而,过犹不及,盛极必衰,也就在1936年,深圳赌场即遭关闭。香港《兴华》1936 年第33卷第28期《深圳大赌场结束》不仅报道了关闭的原因,还具道其开办的渊源。缘其开办,乃为陈维周与霍芝庭于1931年设立,前述所谓巡逻军警,实乃南天王陈济棠所派。有此背景,自然兴旺发达异常,每年可获利七百万元以上。但其负面影响,大概同于所有赌场,如“良家子女倾家荡产失节丧命者时有所闻”,负面舆论自然不少,加之他处,影响及于当局,决定禁赌,深圳赌场因而关张。香港《华商月刊》1936年第4期《本港所闻:深圳赌场改革遗学校》显示,中央侨委胡文虎、经委宋子文、粤财政厅长宋子良已在讨论将赌场改造成“革命遗族学校”了。而《粤汉半月刊》 1948年第3卷第9期责心的《深圳素描》一文说,学校最后并未建成。文章还进一步说明深圳赌场兴废之由:其兴也由于陈济棠在广州等省内主要城市禁赌,省城的赌资便转往深圳这省港边地,因而一时勃兴;而其衰废,却也是因为中央政府接管广东政权后,对深圳一并禁赌了。

经此厉禁,兼之不久即遭逢日寇侵略,深圳的“蒙地卡罗”之梦因之杳然。但死灰终冀复燃,特别是国民党政府败退大陆前夕,大量豪客及其资本避往香港,更是如此;《电报》1948年第183期有一则报道说“巨量游资趋向娱乐事业,深圳再设销金窝,嫖赌饮吹中西款式一应俱全,鸿图大展立意成为蒙地卡罗”,仿佛已在事实,其实仍属奢想。而之所以难以一时复兴,据《电报》1948年第179期文章《深圳墟特殊繁荣,畏充军私枭敛迹》,一个客观原因,是国内战争的残酷和金融的溃败,深圳因为紧邻香港,走私十分严重,当局厉禁严查,豪赌狂欢自是不宜。所以,到1949年《珠江报》(新)84期的报道《赌禁尚未弛放,深圳先呈热闹》,深圳赌业复兴仍属胎动状态。当然,随着新政权的建立,想以赌兴市,那只能永远胎死腹中了。诚幸事也!

  • 证券时报APP
  • 微信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