证券时报官方微信公众号

扫描上方二维码关注微信公众号

证券时报官方新闻客户端

扫描上方二维码下载客户端

您所在的位置:首页 > 专栏 > 谭浩俊

著名财经评论员,中国民营经济研究会理事,华中科技大学业界专业导师,中南财经政法大学兼职教授,江苏大学MPA社会导师,主要从事财经、证券、金融、国资国企改革等方面的研究。

18年药企为何1元钱甩卖2018-12-13 08:59作者:谭浩俊

12月8日,金健米业股份有限公司发布公告称,湖南粮食集团有限责任公司受让金健米业全资子公司湖南金健药业有限责任公司100%股权,交易价格为1元。公告显示,交易的目的是实现资源的合理配置,聚焦粮油主业的发展,提升公司资产的整体运营效率。

对金健米业来说,把药企卖掉,聚集粮油主业,本身并没有什么可挖掘和分析的东西。随着市场竞争的不断加剧,很多企业都加快了业务转型步伐,都把重点转向了做强做优主业,以减少非主业对企业资源的占用,也减轻企业负担。

但是,金健米业对金健药业的转让,还是多少有点可以挖掘和分析的东西。尤其是一家成立了整整18年的企业,以1元钱的价格转让,多少还是让人有点看不透。毕竟,药企不同于一般企业,生存的空间还是比较大的利,尤其是中药企业,生存的空间更大。

那么,金健米业为什么要将药业卖掉呢?卖掉的原因又是什么呢?亏损是不是金健米业卖药业的唯一原因呢?不难看出,亏损确实是金健米业卖药业的主要原因。数据显示,2013~2017年,金健药业亏损额分别达到3059.68万元、5418.89万元、1.68亿元、1736.68万元和1030.58万元,处于连年亏损状态。特别是拥有的全国独家针剂型品种“萘普生钠注射液”,因产品单一,同时受市场波动和行业政策影响,近年来处于持续亏损状态。如果“独门武器”都处于亏损状态,那金健药业的日子也就可想而知了。

那么,为什么连“独门武器”也能亏损呢?这就不能不说说中药应当如何创新了。作为沿袭了几千年的中药,长期以来都是以药剂、片剂、汤剂以及外敷等为主要使用手段,更直接地说,就是外敷与口服。关键在于,决不是将其制成针剂就能产生疗效,就能达到创新目的。其制成针剂以后疗效怎样、与片剂等相比是否疗效更好、有没有副作用、副作用有多大、有哪些方面的副作用,也应当同步分析。切不要用不懂医学的人的话来对待中药针剂,中药不是无毒,而是毒性较小、毒性形成有一个过程。如果真的产生了毒性,可能比西药更加可怕。

恰恰是这方面的问题金健药业没有考虑好,或者没有考虑周全、没有解决的办法、没有预防的措施。所以,针剂投入使用后,副作用就成了金健药业“独门武器”最大的问题。《国家药品不良反应监测年度报告(2017年)》显示,2017年中药不良反应/事件报告中注射剂和口服制剂所占比例分别是54.6%和37.6%;从严重报告涉及的给药途径看,静脉注射给药占比较高,为61%。今年6~7月份两个月时间里,从柴胡注射液、双黄连注射剂、丹参注射剂、天麻素注射剂、清开灵注射剂,再到此次血塞通注射剂和血栓通注射剂,国家药监局6次发布公告要求修订中药注射剂使用说明书。

也就是说,别说针剂,连口服都存在较大问题,注射就更不用说。而注射通过血液进入人体,一旦发现问题,更难处理。那么,医院还怎么给患者使用中药注射液。没有医疗机构使用,生产中药注射液的企业,也就没有日子可过了。

所以,对金健药业来说,主要问题不是亏损问题,而是药品、特别是“独门武器”中药注射液的疗效和安全问题。这个问题不解决好,金健药业生产的药品就不可能有市场。没有市场,就没有效益,最终只能亏损。

那么,1元钱将股权转让给湖南粮食集团,到底是想通过粮食集团解决金健药业产品存在的缺陷呢,还是剥离亏损资产。如果是前者,粮食集团有没有这个能力,是一个问题。毕竟,中药方面的问题,不是一个小问题,不是一般人能够解决的。如果一般人能够解决,金健药业早就解决了,不会等到连续多年亏损。因此,金健药业的股权转让,更有可能是剥离亏损资产,让金健米业能够业绩改善。不然,金健米业会被药业拖垮。

联想到这些年来,很多与农业、农林等相关的企业,都在药业方面有所动作,并投入大量资金用于人才引进、支持研发、产品开发,但是,成功者寥寥无几。特别是中药的研制与开发,更是难度极大。这也预示着,技术创新,决不是靠热情就能解决的,而必须结合实际,有针对性地展开。否则,就算有所创新,也无法达到创新的目的,会存在各种各样的缺陷。创新,需要的还是务实、求真,来不得半点虚伪和草率,更不能太过功利。

18年药企为何1元钱甩卖2018-12-13 08:59作者:谭浩俊
谭浩俊 著名财经评论员,中国民营经济研究会理事,华中科技大学业界专业导师,中南财经政法大学兼职教授,江苏大学MPA社会导师,主要从事财经、证券、金融、国资国企改革等方面的研究。

12月8日,金健米业股份有限公司发布公告称,湖南粮食集团有限责任公司受让金健米业全资子公司湖南金健药业有限责任公司100%股权,交易价格为1元。公告显示,交易的目的是实现资源的合理配置,聚焦粮油主业的发展,提升公司资产的整体运营效率。

对金健米业来说,把药企卖掉,聚集粮油主业,本身并没有什么可挖掘和分析的东西。随着市场竞争的不断加剧,很多企业都加快了业务转型步伐,都把重点转向了做强做优主业,以减少非主业对企业资源的占用,也减轻企业负担。

但是,金健米业对金健药业的转让,还是多少有点可以挖掘和分析的东西。尤其是一家成立了整整18年的企业,以1元钱的价格转让,多少还是让人有点看不透。毕竟,药企不同于一般企业,生存的空间还是比较大的利,尤其是中药企业,生存的空间更大。

那么,金健米业为什么要将药业卖掉呢?卖掉的原因又是什么呢?亏损是不是金健米业卖药业的唯一原因呢?不难看出,亏损确实是金健米业卖药业的主要原因。数据显示,2013~2017年,金健药业亏损额分别达到3059.68万元、5418.89万元、1.68亿元、1736.68万元和1030.58万元,处于连年亏损状态。特别是拥有的全国独家针剂型品种“萘普生钠注射液”,因产品单一,同时受市场波动和行业政策影响,近年来处于持续亏损状态。如果“独门武器”都处于亏损状态,那金健药业的日子也就可想而知了。

那么,为什么连“独门武器”也能亏损呢?这就不能不说说中药应当如何创新了。作为沿袭了几千年的中药,长期以来都是以药剂、片剂、汤剂以及外敷等为主要使用手段,更直接地说,就是外敷与口服。关键在于,决不是将其制成针剂就能产生疗效,就能达到创新目的。其制成针剂以后疗效怎样、与片剂等相比是否疗效更好、有没有副作用、副作用有多大、有哪些方面的副作用,也应当同步分析。切不要用不懂医学的人的话来对待中药针剂,中药不是无毒,而是毒性较小、毒性形成有一个过程。如果真的产生了毒性,可能比西药更加可怕。

恰恰是这方面的问题金健药业没有考虑好,或者没有考虑周全、没有解决的办法、没有预防的措施。所以,针剂投入使用后,副作用就成了金健药业“独门武器”最大的问题。《国家药品不良反应监测年度报告(2017年)》显示,2017年中药不良反应/事件报告中注射剂和口服制剂所占比例分别是54.6%和37.6%;从严重报告涉及的给药途径看,静脉注射给药占比较高,为61%。今年6~7月份两个月时间里,从柴胡注射液、双黄连注射剂、丹参注射剂、天麻素注射剂、清开灵注射剂,再到此次血塞通注射剂和血栓通注射剂,国家药监局6次发布公告要求修订中药注射剂使用说明书。

也就是说,别说针剂,连口服都存在较大问题,注射就更不用说。而注射通过血液进入人体,一旦发现问题,更难处理。那么,医院还怎么给患者使用中药注射液。没有医疗机构使用,生产中药注射液的企业,也就没有日子可过了。

所以,对金健药业来说,主要问题不是亏损问题,而是药品、特别是“独门武器”中药注射液的疗效和安全问题。这个问题不解决好,金健药业生产的药品就不可能有市场。没有市场,就没有效益,最终只能亏损。

那么,1元钱将股权转让给湖南粮食集团,到底是想通过粮食集团解决金健药业产品存在的缺陷呢,还是剥离亏损资产。如果是前者,粮食集团有没有这个能力,是一个问题。毕竟,中药方面的问题,不是一个小问题,不是一般人能够解决的。如果一般人能够解决,金健药业早就解决了,不会等到连续多年亏损。因此,金健药业的股权转让,更有可能是剥离亏损资产,让金健米业能够业绩改善。不然,金健米业会被药业拖垮。

联想到这些年来,很多与农业、农林等相关的企业,都在药业方面有所动作,并投入大量资金用于人才引进、支持研发、产品开发,但是,成功者寥寥无几。特别是中药的研制与开发,更是难度极大。这也预示着,技术创新,决不是靠热情就能解决的,而必须结合实际,有针对性地展开。否则,就算有所创新,也无法达到创新的目的,会存在各种各样的缺陷。创新,需要的还是务实、求真,来不得半点虚伪和草率,更不能太过功利。

  • 证券时报APP
  • 微信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