证券时报官方微信公众号

扫描上方二维码关注微信公众号

证券时报官方新闻客户端

扫描上方二维码下载客户端

您所在的位置:首页 > 专栏 > 魏敏

上海高校教师、博士研究生

对零钱通的规制与引导,宜早不宜迟2018-12-14 09:06作者:魏敏

11月中旬,“零钱通”上线公测。意在打造一个“微信版的余额宝”,现有功能基本对标与拷贝余额宝,除了十倍左右于活期存款的收益率,在线上和线下消费场景中,用户可以选择零钱通作为支付方式;而在没有消费时,用户可将微信零钱或银行借记卡的资金转入零钱通,享受所对接货币基金带来的理财收益;除了基础的转入转出功能,用户还可以在各个消费场景下使用零钱通直接进行支付,还能用于信用卡还款。

这些相似功能,因为有余额宝开山在前,经过四五年来支付宝的沉淀与浸入,基本都已为人们所熟知。“宝宝”军团凭借对客户痛点前所未有的“暴击”迅速引爆市场,互联网货币基金成为人们自发的、首选的入门级理财,给了很多人人生第一次理财的尝试。更为要紧的是,移动互联网的这种长尾效应迄今并未看到尾,货币基金规模暂无止境,类似余额宝高峰期月均千亿的长尾增量,的确足以引发业内外对整个货币基金全盘流动性风险的顾虑。余额宝与微信“理财通”内几只规模排名遥遥领先的货币基金,其稳定管理与风险控制,显然已超过单只货币基金本身存在的意义。在此背景下,余额宝自2017年一季度规模破万亿后,先后历经单日申购最高25万、10万、2万,再到每日总额设限,9点开抢,售罄待下一日的四次变化,之后余额宝更是从天弘基金一家,分流至12家基金公司,总规模与天弘增利宝货币基金单只基金增速双双下降。基本达到了监管在互联网货基扩张高速路上频频“点刹”、“紧急制动”的预期。

尽管零钱通在号称“用户可以每日手动调节收益率最高的货基产品来对接”等宣传上,有仅仅立足于文字游戏之上的嫌疑,显得对无暇或者根本搞不懂其中规则,也没有这个计算能力的客户缺乏应有的尊重。但可以预见的是,以微信使用群体(约10亿用户)之庞大,微信支付(约8.2亿户)之普遍,零钱通的势头恐怕有赶超当初余额宝之势。目前零钱通只是公测,范围就已覆盖3亿用户,以微信社交的高粘度,发展零钱通用户并不是一件难事。以余额宝用户3亿,接入12家基金公司,资金规模约1.9万亿来做一个简单的类比。零钱通3亿公测用户,接入的是4家基金公司的4只货基, 4只货基的规模破万亿只需人均1000元。这还没有包括这几只基金在此之前的数千亿存量。同样可以预见的是,假以时日,零钱通与余额宝一样,必将也会被作为系统风险重要性机构来管理。

数据显示,国人零钱规模高达1.7万亿,其中高达87.4%的零钱没有发挥理财功能。根据估算,这部分1.5万亿的闲置零钱收益损失,预计在年均近600亿元。这还是余额宝横空出世五年后的数据,这当然也与当下货基收益率已过风口,不断下行有关,但也说明互联网货基平台尤其是头部平台还有不小的发展空间,前提是合法合规且势头可控。而当前监管层对于货基“宝宝”军团的治理,以疏代堵的大方向没有错,但也存在诸如互联网货基快速赎回仅限一万的疑似矫枉过正。而对不同的货币基金引流平台区别对待,更是容易让本就一头雾水的投资者对风险治理的受力点无所适从。从这个角度去看,对零钱通的规制与引导,宜早不宜迟。

对零钱通的规制与引导,宜早不宜迟2018-12-14 09:06作者:魏敏
魏敏 上海高校教师、博士研究生

11月中旬,“零钱通”上线公测。意在打造一个“微信版的余额宝”,现有功能基本对标与拷贝余额宝,除了十倍左右于活期存款的收益率,在线上和线下消费场景中,用户可以选择零钱通作为支付方式;而在没有消费时,用户可将微信零钱或银行借记卡的资金转入零钱通,享受所对接货币基金带来的理财收益;除了基础的转入转出功能,用户还可以在各个消费场景下使用零钱通直接进行支付,还能用于信用卡还款。

这些相似功能,因为有余额宝开山在前,经过四五年来支付宝的沉淀与浸入,基本都已为人们所熟知。“宝宝”军团凭借对客户痛点前所未有的“暴击”迅速引爆市场,互联网货币基金成为人们自发的、首选的入门级理财,给了很多人人生第一次理财的尝试。更为要紧的是,移动互联网的这种长尾效应迄今并未看到尾,货币基金规模暂无止境,类似余额宝高峰期月均千亿的长尾增量,的确足以引发业内外对整个货币基金全盘流动性风险的顾虑。余额宝与微信“理财通”内几只规模排名遥遥领先的货币基金,其稳定管理与风险控制,显然已超过单只货币基金本身存在的意义。在此背景下,余额宝自2017年一季度规模破万亿后,先后历经单日申购最高25万、10万、2万,再到每日总额设限,9点开抢,售罄待下一日的四次变化,之后余额宝更是从天弘基金一家,分流至12家基金公司,总规模与天弘增利宝货币基金单只基金增速双双下降。基本达到了监管在互联网货基扩张高速路上频频“点刹”、“紧急制动”的预期。

尽管零钱通在号称“用户可以每日手动调节收益率最高的货基产品来对接”等宣传上,有仅仅立足于文字游戏之上的嫌疑,显得对无暇或者根本搞不懂其中规则,也没有这个计算能力的客户缺乏应有的尊重。但可以预见的是,以微信使用群体(约10亿用户)之庞大,微信支付(约8.2亿户)之普遍,零钱通的势头恐怕有赶超当初余额宝之势。目前零钱通只是公测,范围就已覆盖3亿用户,以微信社交的高粘度,发展零钱通用户并不是一件难事。以余额宝用户3亿,接入12家基金公司,资金规模约1.9万亿来做一个简单的类比。零钱通3亿公测用户,接入的是4家基金公司的4只货基, 4只货基的规模破万亿只需人均1000元。这还没有包括这几只基金在此之前的数千亿存量。同样可以预见的是,假以时日,零钱通与余额宝一样,必将也会被作为系统风险重要性机构来管理。

数据显示,国人零钱规模高达1.7万亿,其中高达87.4%的零钱没有发挥理财功能。根据估算,这部分1.5万亿的闲置零钱收益损失,预计在年均近600亿元。这还是余额宝横空出世五年后的数据,这当然也与当下货基收益率已过风口,不断下行有关,但也说明互联网货基平台尤其是头部平台还有不小的发展空间,前提是合法合规且势头可控。而当前监管层对于货基“宝宝”军团的治理,以疏代堵的大方向没有错,但也存在诸如互联网货基快速赎回仅限一万的疑似矫枉过正。而对不同的货币基金引流平台区别对待,更是容易让本就一头雾水的投资者对风险治理的受力点无所适从。从这个角度去看,对零钱通的规制与引导,宜早不宜迟。

  • 证券时报APP
  • 微信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