证券时报官方微信公众号

扫描上方二维码关注微信公众号

证券时报官方新闻客户端

扫描上方二维码下载客户端

您所在的位置:首页 > 专栏 > 缘木求鱼

风景无处不在 树上亦能有鱼

黄金有价 艺术无价2018-12-21 09:21作者:缘木求鱼

在徐悲鸿不多的油画作品中,《愚公移山》是公认的比较重要的作品。

说其比较重要,一是这幅画的时代基因非常鲜明。1940年,正是国内抗战最艰苦的时候,徐悲鸿以“愚公移山”为题材进行创作,既表明了自己的态度和决心,也契合了当年绝大多数中国人的精神追求。二是这幅画完成之后,命运多舛,先是在战火中藏身新加坡崇文学校的一口枯井内三年多,此后又辗转多地,能流传至今,也真是老天眷顾。三是创作时,画家格外用心,前期画了大量写生和草图,然后才动笔创作,前后一共画了同名油画两幅、中国画一幅。

虽然俗话说“黄金有价,艺术无价”,但在世俗之人眼中,“无价”的艺术品最好还是要以世俗的金钱来衡量一下,其价值好像才更真实,其“无价”的地位才显得更有意义。如此一衡量,《愚公移山》当然就价格不菲了,在不多的几次公开拍卖中,成交价格都引起了不小的轰动。

这幅《愚公移山》第一次上拍交易,据现有证据,应该是在1992年;此后,明确此画已由新加坡而入中国台湾,是在1999年10月举办的苏富比台北“现代中国油画、素描、水彩”专场拍卖会上,《愚公移山》被当地藏家竞得。2000年11月,此画第一次回归大陆,参加了嘉德在线的网上拍卖,又被某台湾藏家以250万元的价格买走。

再后来就是2006年6月的北京翰海春季拍卖了,这幅《愚公移山》被大陆某神秘藏家以3300万元拍走。当年闹得满城轰动之时,许多好事者也是猜了又猜,但翰海保密工作做得挺好,人们始终不知买家是何方神圣。直到12月15日,电广传媒发了“卖画”公告,人们这才知道2006年的神秘买家是谁。

虽然这次卖画因为沾了“关联交易”的光,惹来不少口水,还接到了交易所的关注函,但平心而论,2006年以3300万元(含佣金)买画,然后挂在“密室”里欣赏了十多年,一转手,卖出了6倍多的价钱,无论如何都算得上一个不错的投资。虽然今年6月份以1.9亿的价格委托嘉德卖画流拍了,但竞拍价喊到了1.89亿,也实在了不起,相较初始投入,也近乎5倍的涨幅。如果盘点一下十年来的投资现实,这样的收益率已经很不弱了。

当然了,相较于其他一些更高收益的投资标的,书画投资的风险要大许多。当年“雷曼兄弟”风头正劲的时候,也曾经志得意满地搞了许多大手笔的油画收藏,买出来的都是“天价”,但时运不济的时候,想卖画救命了,“天鹅”却卖出了“癞蛤蟆”的价钱。大约也正是有这样的顾虑吧,也难怪交易所会问出“半年之内(拍卖)价格上升的合理性、关联交易定价的公允性”的问题来。一买一卖之间的技巧,从来多得很。

相较于当年的大手笔买画,其实更好一些的投资标的也有不少,比如在北上广深等核心城市投资多套小户型的房产,手头儿紧了,甚至有性命之虞了,随手卖出几套,收益只高不低,最关键的是,流动性好,能不显山不露水地就把事情办妥当,腾出的精力当然就可以用来做更要紧的大事了。像《愚公移山》这样的大作,危机时刻处理起来就很麻烦,能接得住的,毕竟是少数。

不过,收藏《愚公移山》这样的艺术品,也不是一点好处没有,起码在别人问询的时候,可以应对一句“黄金有价,艺术无价”,别人反驳起来其实也很难。 

黄金有价 艺术无价2018-12-21 09:21作者:缘木求鱼
缘木求鱼 风景无处不在 树上亦能有鱼

在徐悲鸿不多的油画作品中,《愚公移山》是公认的比较重要的作品。

说其比较重要,一是这幅画的时代基因非常鲜明。1940年,正是国内抗战最艰苦的时候,徐悲鸿以“愚公移山”为题材进行创作,既表明了自己的态度和决心,也契合了当年绝大多数中国人的精神追求。二是这幅画完成之后,命运多舛,先是在战火中藏身新加坡崇文学校的一口枯井内三年多,此后又辗转多地,能流传至今,也真是老天眷顾。三是创作时,画家格外用心,前期画了大量写生和草图,然后才动笔创作,前后一共画了同名油画两幅、中国画一幅。

虽然俗话说“黄金有价,艺术无价”,但在世俗之人眼中,“无价”的艺术品最好还是要以世俗的金钱来衡量一下,其价值好像才更真实,其“无价”的地位才显得更有意义。如此一衡量,《愚公移山》当然就价格不菲了,在不多的几次公开拍卖中,成交价格都引起了不小的轰动。

这幅《愚公移山》第一次上拍交易,据现有证据,应该是在1992年;此后,明确此画已由新加坡而入中国台湾,是在1999年10月举办的苏富比台北“现代中国油画、素描、水彩”专场拍卖会上,《愚公移山》被当地藏家竞得。2000年11月,此画第一次回归大陆,参加了嘉德在线的网上拍卖,又被某台湾藏家以250万元的价格买走。

再后来就是2006年6月的北京翰海春季拍卖了,这幅《愚公移山》被大陆某神秘藏家以3300万元拍走。当年闹得满城轰动之时,许多好事者也是猜了又猜,但翰海保密工作做得挺好,人们始终不知买家是何方神圣。直到12月15日,电广传媒发了“卖画”公告,人们这才知道2006年的神秘买家是谁。

虽然这次卖画因为沾了“关联交易”的光,惹来不少口水,还接到了交易所的关注函,但平心而论,2006年以3300万元(含佣金)买画,然后挂在“密室”里欣赏了十多年,一转手,卖出了6倍多的价钱,无论如何都算得上一个不错的投资。虽然今年6月份以1.9亿的价格委托嘉德卖画流拍了,但竞拍价喊到了1.89亿,也实在了不起,相较初始投入,也近乎5倍的涨幅。如果盘点一下十年来的投资现实,这样的收益率已经很不弱了。

当然了,相较于其他一些更高收益的投资标的,书画投资的风险要大许多。当年“雷曼兄弟”风头正劲的时候,也曾经志得意满地搞了许多大手笔的油画收藏,买出来的都是“天价”,但时运不济的时候,想卖画救命了,“天鹅”却卖出了“癞蛤蟆”的价钱。大约也正是有这样的顾虑吧,也难怪交易所会问出“半年之内(拍卖)价格上升的合理性、关联交易定价的公允性”的问题来。一买一卖之间的技巧,从来多得很。

相较于当年的大手笔买画,其实更好一些的投资标的也有不少,比如在北上广深等核心城市投资多套小户型的房产,手头儿紧了,甚至有性命之虞了,随手卖出几套,收益只高不低,最关键的是,流动性好,能不显山不露水地就把事情办妥当,腾出的精力当然就可以用来做更要紧的大事了。像《愚公移山》这样的大作,危机时刻处理起来就很麻烦,能接得住的,毕竟是少数。

不过,收藏《愚公移山》这样的艺术品,也不是一点好处没有,起码在别人问询的时候,可以应对一句“黄金有价,艺术无价”,别人反驳起来其实也很难。 

  • 证券时报APP
  • 微信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