证券时报官方微信公众号

扫描上方二维码关注微信公众号

证券时报官方新闻客户端

扫描上方二维码下载客户端

您所在的位置:首页 > 专栏 > 蔡非

武汉历史文化学者

雾霾:11世纪开封城的环境问题2018-12-25 09:23作者:蔡非

英国诗人拜伦写下著名的小说《唐璜》时,伦敦的雾刚刚变得有名,作者写道 “大团的砖瓦与烟气……透过众多教堂的塔尖纱幕……久久不见晴朗清澈的日子”。

这个时候诗人还不明白,其实19世纪的伦敦雾不是天然的,除了当地的自然气候原因外,伦敦雾的另一个原因是英国人在这几十年里快速增加的煤炭使用量。在1800年,伦敦人口超过了百万,消耗的煤炭量也达到了百万吨级。虽然这个时代还未开始第一次工业革命,但在早期工业和生活中使用的大量煤炭,已经开始让有色烟雾成为伦敦的标志。

而中国历史上其实同样有这种情况发生,保守估计北宋后期的首都开封人口已经超过百万,当时人记载:汴都(开封)数百万家, 尽仰石炭(煤炭), 无一家燃薪(木柴)者。

没错,北宋后期的开封等大城市,同样是以煤炭为主要生活和生产能源的。虽然还达不到工业革命后的水平,但哪怕我们仅按人均年消费0.5吨计算,那么百万人口的开封煤炭年消费量也达到了50万吨,已经很接近1800年伦敦的情况。而这还未计算开封的陶瓷、冶铁业。

宋代初期的燃料还是以木柴或者木炭为主。但是由于人口和经济增长,城市周边的森林资源快速减少,每到雨雪天气,城市中用作生活燃料的柴炭价格就会上涨到恐怖的程度,比如在1012年真宗年间的冬天,开封的木柴价格涨到以前的20倍。开封出现了大量贫民冻死甚至无奈自杀的情况,朝廷于是从国库中动用储存的柴炭,低价供应给市民,结果又因市民抢购引起了重大踩踏事件,造成了多人死伤的大惨剧。

最终为了解决柴炭缺乏的问题,宋人将目光转向了距离开封不远的焦作、鹤壁的煤矿资源。

1068年后,宋朝首都开封开始大规模使用煤炭。此后,一些加工过的煤制燃料,诸如煤球、煤饼等也相继出现。除此之外,冶铁陶瓷等手工业也开始大量使用煤炭。

于是,每到冬天,家家户户开始用火钳夹煤取暖做饭。这本是流行于20世纪80年代的典型市井气象,就这样神奇地出现在11世纪后期的开封等大城市中。

从烧木头改为烧煤,其实对保护森林是有好处的,因为煤的燃烧效率是木柴的8倍,但是同时宋朝人也付出了和19世纪伦敦人一样的代价:空气污染和煤气中毒。

古人记载中的“霾”字代表的天气现象主要有两种:风霾和蒙雾。风霾就是我们今天的沙尘暴,而蒙雾则是浓密的烟雾笼罩在城市上空经久不散,有时还带有颜色,很像我们今天说的雾霾。

宋史中记载了33次“蒙雾”现象,多发生于首都汴梁和北方大城市。这个数字多于其他任何朝代。

而且从古代“蒙雾”的发生地点看来,主要分布在黄淮海平原的大城市及手工业中心,最明显的证据是江西,自宋代后江西发生“蒙雾”次数快速增加,这或许与江西的陶瓷制造业兴盛有关。

而发生得更频繁的则是煤气中毒,其实我们从这个“煤气”的描述就可以看出问题,在明清时代使用煤炭量比起宋朝有所减少,但历史记载里却出现了大量此类事件,比如明代北京人记载:“惟是京师用煤必不可易,虽用煤之处颇多,而惟京师之煤气性尤烈。故每熏人至死,岁岁有之。”

所以环境问题并不是工业社会所特有的,环境问题和人类的发展始终如影随形,理想中无污染、原生态的“美好田园时代”,哪怕在历史书里也找不到。 

雾霾:11世纪开封城的环境问题2018-12-25 09:23作者:蔡非
蔡非 武汉历史文化学者

英国诗人拜伦写下著名的小说《唐璜》时,伦敦的雾刚刚变得有名,作者写道 “大团的砖瓦与烟气……透过众多教堂的塔尖纱幕……久久不见晴朗清澈的日子”。

这个时候诗人还不明白,其实19世纪的伦敦雾不是天然的,除了当地的自然气候原因外,伦敦雾的另一个原因是英国人在这几十年里快速增加的煤炭使用量。在1800年,伦敦人口超过了百万,消耗的煤炭量也达到了百万吨级。虽然这个时代还未开始第一次工业革命,但在早期工业和生活中使用的大量煤炭,已经开始让有色烟雾成为伦敦的标志。

而中国历史上其实同样有这种情况发生,保守估计北宋后期的首都开封人口已经超过百万,当时人记载:汴都(开封)数百万家, 尽仰石炭(煤炭), 无一家燃薪(木柴)者。

没错,北宋后期的开封等大城市,同样是以煤炭为主要生活和生产能源的。虽然还达不到工业革命后的水平,但哪怕我们仅按人均年消费0.5吨计算,那么百万人口的开封煤炭年消费量也达到了50万吨,已经很接近1800年伦敦的情况。而这还未计算开封的陶瓷、冶铁业。

宋代初期的燃料还是以木柴或者木炭为主。但是由于人口和经济增长,城市周边的森林资源快速减少,每到雨雪天气,城市中用作生活燃料的柴炭价格就会上涨到恐怖的程度,比如在1012年真宗年间的冬天,开封的木柴价格涨到以前的20倍。开封出现了大量贫民冻死甚至无奈自杀的情况,朝廷于是从国库中动用储存的柴炭,低价供应给市民,结果又因市民抢购引起了重大踩踏事件,造成了多人死伤的大惨剧。

最终为了解决柴炭缺乏的问题,宋人将目光转向了距离开封不远的焦作、鹤壁的煤矿资源。

1068年后,宋朝首都开封开始大规模使用煤炭。此后,一些加工过的煤制燃料,诸如煤球、煤饼等也相继出现。除此之外,冶铁陶瓷等手工业也开始大量使用煤炭。

于是,每到冬天,家家户户开始用火钳夹煤取暖做饭。这本是流行于20世纪80年代的典型市井气象,就这样神奇地出现在11世纪后期的开封等大城市中。

从烧木头改为烧煤,其实对保护森林是有好处的,因为煤的燃烧效率是木柴的8倍,但是同时宋朝人也付出了和19世纪伦敦人一样的代价:空气污染和煤气中毒。

古人记载中的“霾”字代表的天气现象主要有两种:风霾和蒙雾。风霾就是我们今天的沙尘暴,而蒙雾则是浓密的烟雾笼罩在城市上空经久不散,有时还带有颜色,很像我们今天说的雾霾。

宋史中记载了33次“蒙雾”现象,多发生于首都汴梁和北方大城市。这个数字多于其他任何朝代。

而且从古代“蒙雾”的发生地点看来,主要分布在黄淮海平原的大城市及手工业中心,最明显的证据是江西,自宋代后江西发生“蒙雾”次数快速增加,这或许与江西的陶瓷制造业兴盛有关。

而发生得更频繁的则是煤气中毒,其实我们从这个“煤气”的描述就可以看出问题,在明清时代使用煤炭量比起宋朝有所减少,但历史记载里却出现了大量此类事件,比如明代北京人记载:“惟是京师用煤必不可易,虽用煤之处颇多,而惟京师之煤气性尤烈。故每熏人至死,岁岁有之。”

所以环境问题并不是工业社会所特有的,环境问题和人类的发展始终如影随形,理想中无污染、原生态的“美好田园时代”,哪怕在历史书里也找不到。 

  • 证券时报APP
  • 微信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