证券时报官方微信公众号

扫描上方二维码关注微信公众号

证券时报官方新闻客户端

扫描上方二维码下载客户端

您所在的位置:首页 > 专栏 > 缘木求鱼

风景无处不在 树上亦能有鱼

忽悠也不过是个饭碗2019-01-07 09:42作者:缘木求鱼

中国历史上,倚仗三寸不烂之舌,通过忽悠别人而安身立命的人,不计其数,其中的佼佼者实在太多,以致人们很难从中选出一个“最”来。

不过,要依了性价比的标准,或许那位渡海求仙的徐福担得起一个“最”。以现代理性人的眼光看,徐福无疑就是个大忽悠,但当年的始皇帝显然被他忽悠住了。

总结历史上的类似案例,把被忽悠者心中的妄念尽量具化,使妄念成为看得见、摸得着的实实在在的东西,是一切忽悠得以成功的不二路径。只要心中没妄念,当然就用不着担心被人忽悠。比如,孔夫子对鬼神就持“敬而远之”的态度,有了这种认知,估计徐福说出大天来,也糊弄不了夫子。

就此而言,在这场双方配合默契的游戏中,所有被忽悠者显然要承担主要责任。

大约是1990年前后,出过一位大师,名叫张香玉。张大师最大的本领,就是熟谙“宇宙语”,可以和高能级、高维度——当时还没这个词儿——的宇宙人无障碍沟通,进而获得宇宙人的惠赐,提高智力,改良身体。普通人如果能得了张大师的亲传,学会了宇宙语,当然也就不得了,几乎能成道成仙,达到白日升天的境界,像癌症之类的“小毛病”当然就不在话下,只要唠叨几句“宇宙语”,马上“语”到病除。

有如此神奇的功效,就难怪当年张大师的授功大会盛况空前,一张门票卖到好几百,相对当时百元左右的月工资水平,高级程度肯定就比罗振宇的跨年演讲厉害得多;别看票价贵得没边儿,想抢到一张票,简直就是不可能完成的任务,当年老徐可是亲眼见识过张大师的“粉丝”们冒了严寒通宵排长队抢票的壮观场面的。

老徐当年还是“大四”的穷学生,没钱,好在沾了友人的光,有幸“蹭听”过张大师的授功大会,场面极震撼,“粉丝”们的表现肯定比“罗胖粉丝”的表现要肆意张扬得多,张牙舞爪、哭笑嗔怒的样子,恐怕罗汉堂里的五百罗汉都要自愧不如。也是,都跟“宇宙人”打上连连了,那兴奋劲儿,肯定难以抑制、也无需抑制了。

不知是没花钱的缘故,还是被大场面吓傻了,面对如此疯狂的表演,老徐居然无感,看着“粉丝”们疯魔的样貌,从心底竟还忍不住地想笑。事后想想,多亏忍住了没笑,否则恐怕当场就要挨打。为此很是后怕了好一阵子。现在回想起来,当年没随了张大师的宇宙语满地打滚,老徐自觉主要还是沾了有自知之明的光,原本就没觉着有什么外星人,即使有,宇宙苍苍,地球渺小,“宇宙人”都是干大事的贵胄,哪儿顾得上小小的地球,更别说眷顾到一个穷学生了。

后来,大约是场面搞得过于大,钱挣得过于“嗨”,终于惊动了天地,张大师轻轻松松就被抓了起来;直到关进了监狱,也没见有“宇宙人”出手搭救。印象中,有司后来统计,张大师捞的钱,好像成百上千万的,着实不少,当年让许多人惊吓不小。自此,张大师的“粉丝”们也就迷梦猛醒,想必内心深处终究要痛苦一番。好在大师常常有,倒下一个张香玉,马上就站起来一堆“王香玉”、“李香玉”、“罗香玉”……心魔躁动的红尘中人,也就有了依靠,匍匐在地,可以继续做自己的美梦了。

有当年张香玉大师这碗酒垫底儿,在老徐的眼里,世上就再无大师。这不知道是好事还是坏事。如果从感情免受伤害的角度看,应该算是件好事吧,只要有号称的“大师”跳出来,马上先看见他手里敛钱的饭碗,围观的兴致也就“倏”地一下跑得无影无踪,当然也就远离了最终的伤害。当然,说是坏事也未尝不可,不给“大师”们的饭碗里送钱,躲得远远的,虽然远离了“大师”,但也未尝不能理解成远离了饭碗里的“钱”。

忽悠也不过是个饭碗2019-01-07 09:42作者:缘木求鱼
缘木求鱼 风景无处不在 树上亦能有鱼

中国历史上,倚仗三寸不烂之舌,通过忽悠别人而安身立命的人,不计其数,其中的佼佼者实在太多,以致人们很难从中选出一个“最”来。

不过,要依了性价比的标准,或许那位渡海求仙的徐福担得起一个“最”。以现代理性人的眼光看,徐福无疑就是个大忽悠,但当年的始皇帝显然被他忽悠住了。

总结历史上的类似案例,把被忽悠者心中的妄念尽量具化,使妄念成为看得见、摸得着的实实在在的东西,是一切忽悠得以成功的不二路径。只要心中没妄念,当然就用不着担心被人忽悠。比如,孔夫子对鬼神就持“敬而远之”的态度,有了这种认知,估计徐福说出大天来,也糊弄不了夫子。

就此而言,在这场双方配合默契的游戏中,所有被忽悠者显然要承担主要责任。

大约是1990年前后,出过一位大师,名叫张香玉。张大师最大的本领,就是熟谙“宇宙语”,可以和高能级、高维度——当时还没这个词儿——的宇宙人无障碍沟通,进而获得宇宙人的惠赐,提高智力,改良身体。普通人如果能得了张大师的亲传,学会了宇宙语,当然也就不得了,几乎能成道成仙,达到白日升天的境界,像癌症之类的“小毛病”当然就不在话下,只要唠叨几句“宇宙语”,马上“语”到病除。

有如此神奇的功效,就难怪当年张大师的授功大会盛况空前,一张门票卖到好几百,相对当时百元左右的月工资水平,高级程度肯定就比罗振宇的跨年演讲厉害得多;别看票价贵得没边儿,想抢到一张票,简直就是不可能完成的任务,当年老徐可是亲眼见识过张大师的“粉丝”们冒了严寒通宵排长队抢票的壮观场面的。

老徐当年还是“大四”的穷学生,没钱,好在沾了友人的光,有幸“蹭听”过张大师的授功大会,场面极震撼,“粉丝”们的表现肯定比“罗胖粉丝”的表现要肆意张扬得多,张牙舞爪、哭笑嗔怒的样子,恐怕罗汉堂里的五百罗汉都要自愧不如。也是,都跟“宇宙人”打上连连了,那兴奋劲儿,肯定难以抑制、也无需抑制了。

不知是没花钱的缘故,还是被大场面吓傻了,面对如此疯狂的表演,老徐居然无感,看着“粉丝”们疯魔的样貌,从心底竟还忍不住地想笑。事后想想,多亏忍住了没笑,否则恐怕当场就要挨打。为此很是后怕了好一阵子。现在回想起来,当年没随了张大师的宇宙语满地打滚,老徐自觉主要还是沾了有自知之明的光,原本就没觉着有什么外星人,即使有,宇宙苍苍,地球渺小,“宇宙人”都是干大事的贵胄,哪儿顾得上小小的地球,更别说眷顾到一个穷学生了。

后来,大约是场面搞得过于大,钱挣得过于“嗨”,终于惊动了天地,张大师轻轻松松就被抓了起来;直到关进了监狱,也没见有“宇宙人”出手搭救。印象中,有司后来统计,张大师捞的钱,好像成百上千万的,着实不少,当年让许多人惊吓不小。自此,张大师的“粉丝”们也就迷梦猛醒,想必内心深处终究要痛苦一番。好在大师常常有,倒下一个张香玉,马上就站起来一堆“王香玉”、“李香玉”、“罗香玉”……心魔躁动的红尘中人,也就有了依靠,匍匐在地,可以继续做自己的美梦了。

有当年张香玉大师这碗酒垫底儿,在老徐的眼里,世上就再无大师。这不知道是好事还是坏事。如果从感情免受伤害的角度看,应该算是件好事吧,只要有号称的“大师”跳出来,马上先看见他手里敛钱的饭碗,围观的兴致也就“倏”地一下跑得无影无踪,当然也就远离了最终的伤害。当然,说是坏事也未尝不可,不给“大师”们的饭碗里送钱,躲得远远的,虽然远离了“大师”,但也未尝不能理解成远离了饭碗里的“钱”。

  • 证券时报APP
  • 微信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