证券时报官方微信公众号

扫描上方二维码关注微信公众号

证券时报官方新闻客户端

扫描上方二维码下载客户端

您所在的位置:首页 > 专栏 > 缘木求鱼

风景无处不在 树上亦能有鱼

失心疯2019-01-11 09:20作者:缘木求鱼

读唐宋传奇、明清小说,免不了会碰到几个“失心疯”。若论最有名的“失心疯”,大概非范进莫属。范老爷能如此有名,应该是沾了“光荣事迹”入选中学课本的光。

猛然听闻自己中了举,范老爷就疯了。按热心乡邻的分析,范老爷突然疯癫起来,是“痰涌上来,迷了心窍”的缘故;治疗此贵恙的方法也极简单,只需找来范老爷平日最怕的岳丈大人胡屠户,“打他一个嘴巴”,吓他一吓,只要把痰吐出来,病就好了。最后的结果证明,此方法挺管用,一个耳光扇下去,范老爷就重新明白过来了。

虽然是小说家的治病秘方,但还是很契合中医体系的。按中医的认知,“痰”有狭义、广义之分。狭义之“痰”,跟西医所言的“痰”,差不多,指气管、支气管、肺泡产生的病理性分泌物。而广义之“痰”,泛指人体脏腑功能异常,导致水津运化受阻聚集,“聚而质稠者”,就成了“痰”;此“痰”非彼“痰”,完全没有痰的样子,一般人也见不着。

人世间,凡是看不见、摸不着的东西,往往可操作的空间就比较大,既可以是“无稽之谈”,也可以是“不二法门”,就看是谁在说、怎么说、最终能否说圆。具体到中医所说的这个“痰”,虽然在可“现代验证”方面有所欠缺,但“痰症”引及的各种症状,以及不同的治疗的手段,讲得倒还算“通透”,“按方下药”,治疗效果往往也不错,就此而言,中医对“痰”的描述,大约也不能算是瞎忽悠。

既然中医对“痰”进行了广义的定义,那么五脏六腑皆能生“痰”,也就不难理解。心、肺、肝、脾、肾,样貌不同,功能各异,运作出现问题了,聚生出的“痰”,当然也不一样,对身体的危害肯定也大有不同。比如这个“心痰”,就“性最热”,迷人心窍,可使人“癫狂”、“惊悸”、“胡言乱语”。范老爷得的“失心疯”,大约就是心痰壅塞所致。

不过,从最终的治疗手段看,范老爷的疯症得以痊愈,似乎也有“瞎猫碰到死耗子”的嫌疑。因为按照正正经经的中医理论,“心痰”一旦壅塞严重,进而导致“失心疯”,那就绝不是一个嘴巴能打通畅得了的。这也不难理解,人的面部经络能被一个巴掌覆盖到的,就是小肠经和胆经,打的位置不正了,还能顺带“照顾”一点大肠经,以手掌刺激这些经脉以图治心病,理论上说不太通,效果应该也不大。

不合中医逻辑,于西医就更说不通。在西洋医学的体系里,不但这种“打脸治心病”的方法,都属“旁门左道”,即使成体系的“心痰”说,也和天方夜谭无异。范老爷的疯病,在西医看来,就是一种心理疾病,在长期的巨大压力下,突遇强烈刺激,人的心理承受力近于崩溃,导致精神、言行异于常态,强烈扭曲变形。对这种病,西医的办法主要还是以镇静为主,或打针、或输液,看具体情况定;如果病人疯得厉害,捆束的手段也是不二选择。当然,这种疯病久拖不愈,大脑神经一旦受到不可逆的损伤,由“神经病”而“精神病”,也不奇怪。到了这种地步,西医当然也有比较“粗暴”的疗法,即“电击疗法”,据说对这类精神症状的控制,效果比较好。

如此看来,无论中医、西医,对范老爷这种“失心疯”,都不会选择“耳光疗法”,而会多种手段综合施治。总的来说,像范老爷的这种疯病,到底还是比较轻,所以只要综合手段一上,疯病一般很快能好。

当然,人和人不一样,时代和时代也不同,相较而言,范老爷那个年代,毕竟单纯得多,读书中举、光耀门楣的压力,似乎远比不上现在赚钱发财的压力大,尤其是在股市中上下浮沉、整天梦想发财的压力,就更大。压力太大了,人的神经和精神,总归就有不太正常的时候,像范老爷一样,说出的话、办出的事都有异于常人。本着治病救人的人道主义精神,医者(无论中医、西医)还是早些出手、拿出一个综合治疗方案为好,否则,一众“范老爷”,不定还会说出什么异于常人的话、做出什么异于常人的事呢。

失心疯2019-01-11 09:20作者:缘木求鱼
缘木求鱼 风景无处不在 树上亦能有鱼

读唐宋传奇、明清小说,免不了会碰到几个“失心疯”。若论最有名的“失心疯”,大概非范进莫属。范老爷能如此有名,应该是沾了“光荣事迹”入选中学课本的光。

猛然听闻自己中了举,范老爷就疯了。按热心乡邻的分析,范老爷突然疯癫起来,是“痰涌上来,迷了心窍”的缘故;治疗此贵恙的方法也极简单,只需找来范老爷平日最怕的岳丈大人胡屠户,“打他一个嘴巴”,吓他一吓,只要把痰吐出来,病就好了。最后的结果证明,此方法挺管用,一个耳光扇下去,范老爷就重新明白过来了。

虽然是小说家的治病秘方,但还是很契合中医体系的。按中医的认知,“痰”有狭义、广义之分。狭义之“痰”,跟西医所言的“痰”,差不多,指气管、支气管、肺泡产生的病理性分泌物。而广义之“痰”,泛指人体脏腑功能异常,导致水津运化受阻聚集,“聚而质稠者”,就成了“痰”;此“痰”非彼“痰”,完全没有痰的样子,一般人也见不着。

人世间,凡是看不见、摸不着的东西,往往可操作的空间就比较大,既可以是“无稽之谈”,也可以是“不二法门”,就看是谁在说、怎么说、最终能否说圆。具体到中医所说的这个“痰”,虽然在可“现代验证”方面有所欠缺,但“痰症”引及的各种症状,以及不同的治疗的手段,讲得倒还算“通透”,“按方下药”,治疗效果往往也不错,就此而言,中医对“痰”的描述,大约也不能算是瞎忽悠。

既然中医对“痰”进行了广义的定义,那么五脏六腑皆能生“痰”,也就不难理解。心、肺、肝、脾、肾,样貌不同,功能各异,运作出现问题了,聚生出的“痰”,当然也不一样,对身体的危害肯定也大有不同。比如这个“心痰”,就“性最热”,迷人心窍,可使人“癫狂”、“惊悸”、“胡言乱语”。范老爷得的“失心疯”,大约就是心痰壅塞所致。

不过,从最终的治疗手段看,范老爷的疯症得以痊愈,似乎也有“瞎猫碰到死耗子”的嫌疑。因为按照正正经经的中医理论,“心痰”一旦壅塞严重,进而导致“失心疯”,那就绝不是一个嘴巴能打通畅得了的。这也不难理解,人的面部经络能被一个巴掌覆盖到的,就是小肠经和胆经,打的位置不正了,还能顺带“照顾”一点大肠经,以手掌刺激这些经脉以图治心病,理论上说不太通,效果应该也不大。

不合中医逻辑,于西医就更说不通。在西洋医学的体系里,不但这种“打脸治心病”的方法,都属“旁门左道”,即使成体系的“心痰”说,也和天方夜谭无异。范老爷的疯病,在西医看来,就是一种心理疾病,在长期的巨大压力下,突遇强烈刺激,人的心理承受力近于崩溃,导致精神、言行异于常态,强烈扭曲变形。对这种病,西医的办法主要还是以镇静为主,或打针、或输液,看具体情况定;如果病人疯得厉害,捆束的手段也是不二选择。当然,这种疯病久拖不愈,大脑神经一旦受到不可逆的损伤,由“神经病”而“精神病”,也不奇怪。到了这种地步,西医当然也有比较“粗暴”的疗法,即“电击疗法”,据说对这类精神症状的控制,效果比较好。

如此看来,无论中医、西医,对范老爷这种“失心疯”,都不会选择“耳光疗法”,而会多种手段综合施治。总的来说,像范老爷的这种疯病,到底还是比较轻,所以只要综合手段一上,疯病一般很快能好。

当然,人和人不一样,时代和时代也不同,相较而言,范老爷那个年代,毕竟单纯得多,读书中举、光耀门楣的压力,似乎远比不上现在赚钱发财的压力大,尤其是在股市中上下浮沉、整天梦想发财的压力,就更大。压力太大了,人的神经和精神,总归就有不太正常的时候,像范老爷一样,说出的话、办出的事都有异于常人。本着治病救人的人道主义精神,医者(无论中医、西医)还是早些出手、拿出一个综合治疗方案为好,否则,一众“范老爷”,不定还会说出什么异于常人的话、做出什么异于常人的事呢。

  • 证券时报APP
  • 微信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