证券时报官方微信公众号

扫描上方二维码关注微信公众号

证券时报官方新闻客户端

扫描上方二维码下载客户端

您所在的位置:首页 > 专栏 > 缘木求鱼

风景无处不在 树上亦能有鱼

文无第一 武无第二2019-01-16 10:13作者:缘木求鱼

前两天,“格斗狂人”徐晓冬和民间武术“里合腿”大师田野相约打了一架。当然,两人绝不会承认这是打架,“打架”的组织方也绝不会承认这是打架,按照他们共认的、也算比较文明的说法,这是“比武”。“比武”的结果是,徐晓冬应组织方要求,在第二回合把田野大师给“KO”了。

这场“比武”的底料,被跑去“看热闹”的媒体人王志安揭得很详细。据说,“里合腿”大师田野线上、线下叫骂了两年,才终于为自己争取来这次“挨揍”的机会。如此说来,被徐晓冬速“KO”,也算求仁得仁。

其实,近两年前,由徐晓冬挑起的这波“比武”热潮,早就“谢幕”了;“谢幕”之后的一切“比武”,都和比武无关,不过一个博取流量和钱财的平台罢了。事情发展到这一步,虽然徐晓冬自觉很无奈,“打假”打得不顺利,生活还要在人民币的支撑下继续,但从实际效果看,徐晓冬的“打假”——说比武也行,已经取得了阶段性的胜利。

这个现实对许多人而言,无疑是“残酷”的。但古今中外,比武,就天然带了残酷基因。孰高孰低、谁强谁弱,光凭嘴上功夫,分不出高下,但只要一交手,往往三招两式之内即见分晓。中国有句俗话——武无第二,说的就是这个道理,比武的残酷性也在于此,赢了就是赢了,输了就是输了,嘴皮子上的可操作空间实在不大。

就此而言,文人就幸福得多。与俗话“武无第二”相对应的,当然就是俗话“文无第一”了。在一篇文章孰好孰坏的争论中,因为压根就没有至高无上的唯一标准以资考量,可操作、可辩论的空间就很大,很容易就各人说各话,说好说坏,也因人因时因心情而异了。如此一来,从古至今,文人间的争论就格外多。这当然是好事。因为既然不能像拳师争胜负那样速“KO”,就只能多费点吐沫了。理越辩越明,从既有经验看,大多数情况下,多辩论总归比不辩论、少辩论要好些。

从这个角度讲,这两天,媒体界围绕“原创”、“抄袭”展开的这场争论,多多少少还是有必要、有意义的。按照“财新”的说法,《甘柴劣火》有20%强的内容是从《财新》抄来的,这么干,比“洗稿”还恶劣。《甘柴劣火》的作者对此不服,也是一辩再辩,比如,新闻事实不能垄断,信源还有很多,也都引注了出处,关键文中还有许多自己的所思所想、真情实感。这些辩驳,站在其角度看,也不能说完全没道理。

双方以及各自的支持者,几天来争论得十分热闹,估计还得热闹一些日子吧。可以预见的是,在是否抄袭的认定上,最终也很难给出个定论。大约这也正是“财新”只抱怨而没有郑重其事地发律师函的最主要原因。虽然很难就文章本身的性质争论出个结果、最终不了了之难以避免,但这样的争论还是有意义的。

最有意义之处在于,唯有争论,文章以及隐藏在文章之后的许多东西,才有曝光的机会,也才能有引起更深思考的机会;而更深入的思考,才是一切变革的起步点。相信这种更深入的思考,范围将足够广,既会涉及传媒界,也会涉及政治、经济、文化诸多层面。虽然这样点点滴滴式的思考,或许带不来直观的改变,但思考总比不思考强,争论总比缄默好,对围观者思维层面的影响,终会产生更远更深的作用。这点你还别不信,水滴石穿,滴的过程毫不起眼,结果往往让人大吃一惊。

从这个意义上讲,徐晓冬“叫嚣”下的“鸦雀无声”和文人口舌间的吐沫横飞,也就有了相通之处,格外美妙,也格外说明问题。

文无第一 武无第二2019-01-16 10:13作者:缘木求鱼
缘木求鱼 风景无处不在 树上亦能有鱼

前两天,“格斗狂人”徐晓冬和民间武术“里合腿”大师田野相约打了一架。当然,两人绝不会承认这是打架,“打架”的组织方也绝不会承认这是打架,按照他们共认的、也算比较文明的说法,这是“比武”。“比武”的结果是,徐晓冬应组织方要求,在第二回合把田野大师给“KO”了。

这场“比武”的底料,被跑去“看热闹”的媒体人王志安揭得很详细。据说,“里合腿”大师田野线上、线下叫骂了两年,才终于为自己争取来这次“挨揍”的机会。如此说来,被徐晓冬速“KO”,也算求仁得仁。

其实,近两年前,由徐晓冬挑起的这波“比武”热潮,早就“谢幕”了;“谢幕”之后的一切“比武”,都和比武无关,不过一个博取流量和钱财的平台罢了。事情发展到这一步,虽然徐晓冬自觉很无奈,“打假”打得不顺利,生活还要在人民币的支撑下继续,但从实际效果看,徐晓冬的“打假”——说比武也行,已经取得了阶段性的胜利。

这个现实对许多人而言,无疑是“残酷”的。但古今中外,比武,就天然带了残酷基因。孰高孰低、谁强谁弱,光凭嘴上功夫,分不出高下,但只要一交手,往往三招两式之内即见分晓。中国有句俗话——武无第二,说的就是这个道理,比武的残酷性也在于此,赢了就是赢了,输了就是输了,嘴皮子上的可操作空间实在不大。

就此而言,文人就幸福得多。与俗话“武无第二”相对应的,当然就是俗话“文无第一”了。在一篇文章孰好孰坏的争论中,因为压根就没有至高无上的唯一标准以资考量,可操作、可辩论的空间就很大,很容易就各人说各话,说好说坏,也因人因时因心情而异了。如此一来,从古至今,文人间的争论就格外多。这当然是好事。因为既然不能像拳师争胜负那样速“KO”,就只能多费点吐沫了。理越辩越明,从既有经验看,大多数情况下,多辩论总归比不辩论、少辩论要好些。

从这个角度讲,这两天,媒体界围绕“原创”、“抄袭”展开的这场争论,多多少少还是有必要、有意义的。按照“财新”的说法,《甘柴劣火》有20%强的内容是从《财新》抄来的,这么干,比“洗稿”还恶劣。《甘柴劣火》的作者对此不服,也是一辩再辩,比如,新闻事实不能垄断,信源还有很多,也都引注了出处,关键文中还有许多自己的所思所想、真情实感。这些辩驳,站在其角度看,也不能说完全没道理。

双方以及各自的支持者,几天来争论得十分热闹,估计还得热闹一些日子吧。可以预见的是,在是否抄袭的认定上,最终也很难给出个定论。大约这也正是“财新”只抱怨而没有郑重其事地发律师函的最主要原因。虽然很难就文章本身的性质争论出个结果、最终不了了之难以避免,但这样的争论还是有意义的。

最有意义之处在于,唯有争论,文章以及隐藏在文章之后的许多东西,才有曝光的机会,也才能有引起更深思考的机会;而更深入的思考,才是一切变革的起步点。相信这种更深入的思考,范围将足够广,既会涉及传媒界,也会涉及政治、经济、文化诸多层面。虽然这样点点滴滴式的思考,或许带不来直观的改变,但思考总比不思考强,争论总比缄默好,对围观者思维层面的影响,终会产生更远更深的作用。这点你还别不信,水滴石穿,滴的过程毫不起眼,结果往往让人大吃一惊。

从这个意义上讲,徐晓冬“叫嚣”下的“鸦雀无声”和文人口舌间的吐沫横飞,也就有了相通之处,格外美妙,也格外说明问题。

  • 证券时报APP
  • 微信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