证券时报官方微信公众号

扫描上方二维码关注微信公众号

证券时报官方新闻客户端

扫描上方二维码下载客户端

您所在的位置:首页 > 专栏 > 缘木求鱼

风景无处不在 树上亦能有鱼

被神化的不仅是梁思成2019-01-18 09:00作者:缘木求鱼

在上期的专栏中,蔡非先生表达了一个观点,即在北京城市规划的争论中,梁思成先生被人或有意、或无意地神化了。确实如此。这些年来,在几乎所有对北京城市规划、建设所走路径的批评、批判中,梁先生都会被人拿来,法宝似的祭到半空,居高临下,以图给予对手致命一击。

梁先生如果在天有灵,想必心里一定不舒服。为什么呢?梁先生是建筑学家,建筑学离不开科学,优秀的建筑学家必是科学家队伍中的一分子;而科学在本质上一定是“非神”的,所以,对后人的“神化”,梁先生肯定高兴不起来。

虽然历史人物再没有办法为自己和自己的时代申辩,也没办法对后人强扣上的帽子做出自己的选择,但这显然不应该成为今天的人可以肆意而为的借口。评判一个历史人物,显然首先要尊重他所处的那个时代,以及他自己的时代选择,而不能剥离时代背景,把历史人物单独拎到半空去,再按照今天人的口味,重新梳妆打扮,赋予他一个新的灵魂、新的身份,为今天的人服务。

历史人物总有时代的局限性,这几乎没有办法避免,但这个局限性也只能在新时代的目光的审视下,才能显露而出。这也是人类社会能不断前进的根本原因。

当年,在北京城大大小小的牌楼应不应该拆的问题上,梁先生曾经和副市长吴晗激烈地争论过,不久之后,梁夫人林徽因也在公开场合跟吴晗针锋相对地“较量”过。也是,极富历史、文化内涵的精美建筑,即将迎来被拆除的命运,无论当时还是现在,都会让人痛惜之情难抑。

但在当时的时代背景下,牌楼乃至后来变得越来越小的城门,越来越阻碍交通、越来越阻碍民生发展的需求,给城市管理者提出了极大的挑战,据说,每日仅粪车的出入就造成极大的交通压力,再加上粮食、蔬菜、煤柴之类生活物资的运输,人员进出城的交通需求,牌楼和城门造成的“肠梗阻”就更显严重。“肠梗阻”不治,也是要人命的。

当这些极具体、又非尽快解决不可的民生的问题,被摆到梁先生的书桌上,梁先生也束手无策,终究拿不出一个两全其美的办法,“漂亮”的牌楼,“雄伟”的城门,就只能“拆”。平心而论,这个问题即使放到今天,两全其美的办法恐怕还是很难找,大约也只能凭借雄厚的财力,“腾空”老城,再造一个新北京吧。但1950年的北京,做不出21世纪的选择,没时间,没心思,也不可能有新时代的想象力,当然更没钱。

既然梁先生不是神,梁先生也不愿意当神,那么有些人为什么又总是有意无意地神化梁先生,把他供在高高的神坛上,供自己顶礼膜拜,也强迫另外一些人参拜呢?也不难理解,梁先生不过成了这些人的工具罢了。其实,有如此命运的,又何止梁思成一人呢?

要想改变这种局面,梁先生肯定是没办法了,还是需要后人多努力、多自省。如果真的喜欢、尊重梁先生,就不要神化他;要做到这一点,就需要全面认识梁先生,还原他的血肉,重现他的喜怒哀乐,既看到他的优点,也不讳言他的不足,当然还要尊重他的那个时代,允许时代存在不足。这才是比较科学的认识态度,也能汲取正反面经验,新的时代也才有更进一步的可能。

当然,还要警惕一切“神化”和“神化”的企图。要辨别有这种企图的人也不难,就看他嘴里的人是不是“高大全”就行了。

被神化的不仅是梁思成2019-01-18 09:00作者:缘木求鱼
缘木求鱼 风景无处不在 树上亦能有鱼

在上期的专栏中,蔡非先生表达了一个观点,即在北京城市规划的争论中,梁思成先生被人或有意、或无意地神化了。确实如此。这些年来,在几乎所有对北京城市规划、建设所走路径的批评、批判中,梁先生都会被人拿来,法宝似的祭到半空,居高临下,以图给予对手致命一击。

梁先生如果在天有灵,想必心里一定不舒服。为什么呢?梁先生是建筑学家,建筑学离不开科学,优秀的建筑学家必是科学家队伍中的一分子;而科学在本质上一定是“非神”的,所以,对后人的“神化”,梁先生肯定高兴不起来。

虽然历史人物再没有办法为自己和自己的时代申辩,也没办法对后人强扣上的帽子做出自己的选择,但这显然不应该成为今天的人可以肆意而为的借口。评判一个历史人物,显然首先要尊重他所处的那个时代,以及他自己的时代选择,而不能剥离时代背景,把历史人物单独拎到半空去,再按照今天人的口味,重新梳妆打扮,赋予他一个新的灵魂、新的身份,为今天的人服务。

历史人物总有时代的局限性,这几乎没有办法避免,但这个局限性也只能在新时代的目光的审视下,才能显露而出。这也是人类社会能不断前进的根本原因。

当年,在北京城大大小小的牌楼应不应该拆的问题上,梁先生曾经和副市长吴晗激烈地争论过,不久之后,梁夫人林徽因也在公开场合跟吴晗针锋相对地“较量”过。也是,极富历史、文化内涵的精美建筑,即将迎来被拆除的命运,无论当时还是现在,都会让人痛惜之情难抑。

但在当时的时代背景下,牌楼乃至后来变得越来越小的城门,越来越阻碍交通、越来越阻碍民生发展的需求,给城市管理者提出了极大的挑战,据说,每日仅粪车的出入就造成极大的交通压力,再加上粮食、蔬菜、煤柴之类生活物资的运输,人员进出城的交通需求,牌楼和城门造成的“肠梗阻”就更显严重。“肠梗阻”不治,也是要人命的。

当这些极具体、又非尽快解决不可的民生的问题,被摆到梁先生的书桌上,梁先生也束手无策,终究拿不出一个两全其美的办法,“漂亮”的牌楼,“雄伟”的城门,就只能“拆”。平心而论,这个问题即使放到今天,两全其美的办法恐怕还是很难找,大约也只能凭借雄厚的财力,“腾空”老城,再造一个新北京吧。但1950年的北京,做不出21世纪的选择,没时间,没心思,也不可能有新时代的想象力,当然更没钱。

既然梁先生不是神,梁先生也不愿意当神,那么有些人为什么又总是有意无意地神化梁先生,把他供在高高的神坛上,供自己顶礼膜拜,也强迫另外一些人参拜呢?也不难理解,梁先生不过成了这些人的工具罢了。其实,有如此命运的,又何止梁思成一人呢?

要想改变这种局面,梁先生肯定是没办法了,还是需要后人多努力、多自省。如果真的喜欢、尊重梁先生,就不要神化他;要做到这一点,就需要全面认识梁先生,还原他的血肉,重现他的喜怒哀乐,既看到他的优点,也不讳言他的不足,当然还要尊重他的那个时代,允许时代存在不足。这才是比较科学的认识态度,也能汲取正反面经验,新的时代也才有更进一步的可能。

当然,还要警惕一切“神化”和“神化”的企图。要辨别有这种企图的人也不难,就看他嘴里的人是不是“高大全”就行了。

  • 证券时报APP
  • 微信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