证券时报官方微信公众号

扫描上方二维码关注微信公众号

证券时报官方新闻客户端

扫描上方二维码下载客户端

您所在的位置:首页 > 专栏 > 缘木求鱼

风景无处不在 树上亦能有鱼

文人的另类之路2019-01-21 09:35作者:缘木求鱼

古时候,虽然文人属于稀缺资源,但由于通向“金字塔”顶部的“晋级之路”陡峭而狭窄,上升资源相对更稀缺,于是文人“过剩”,就会经常性地出现。

“过剩”了怎么办呢?活人不能让尿憋死,当然就会另寻出路。大的出路,也无非两个方向,一是褪去文人的“圣衣”,回归“非文人”的队伍;二是打死也不背弃文人的衣冠,仍旧靠一支秃笔讨生活。

当然,只要能定下心来走,两个方向都不是死路,从来走得通。比如前一个方向,或者务农,或者经商,或者行医,当然,动手能力强的,做工匠也未尝不可,再不济的,靠测字、算命、看风水,也能把日子糊弄过去;如果生逢乱世,投笔从戎也是一个不错的选择。

后一个方向的出路当然也挺多。或入幕府,给跃上龙门的同类做幕僚、当参谋,谋谋划划、抄抄写写,做些具体工作,多多少少也算得上方向正确。除此之外,倚仗了笔头功夫,还可以做账房先生,或者开蒙馆教书,带上几个孺子,促其延续自己未竟的事业,也是不错的职业。当然,不愿意受这些束缚的,也大可以靠了卖文、卖字、卖画为生,赶上盛世,人们普遍“衣食足,爱艺术”,写得好、画得好,成名成家也大有可能。

总的来说,别管哪个方向、哪个具体的出口,只要不拘着文人的虚荣,放得下身段,倚仗着经文化训练过的大脑,“文人”们入行的速度应该不会太慢,干起活来绝不会差到哪儿去,哪怕是做“强盗”呢,识字的宋公明,也能把不识字的“黑旋风”带得团团转。这也是没办法的事,不服气不行,知识就是力量,绝不是一句骗人的空话。

当然,要想顺利地变现,先温饱,后小康,甚而光宗耀祖、福佑子孙,仅仅倚仗知识的力量远远不够,还要有点儿运气,即寄身之世,最好文人足够稀缺。几千万、上亿的人里边,识文断字的就那么一小撮,别管干什么,当然很容易就如鱼得水了。如果普天之下,文人熙熙攘攘,一个顺点儿眼的“岗位”前,都排了几百上千人的长队,这就有点儿不好办。

这道理也不难理解。比如为人津津乐道的民国时代,靠卖文过上不错小日子的文人就真不少。小者如沈从文,湘西大山里走出来的小学毕业生,靠了努力,也靠了同乡、前辈的提携,就把文章卖得天下皆知;大者如胡适之,虽然“两只黄蝴蝶”,长得实在不怎么样,但“飞来飞去”、“飞上飞下”的,也飞得挺有名气。这就实在是没办法的事情,当年那个时代,识字的人少得实在可怜,文人们的舞台——别管哪一个——就显得格外空阔。

从这个角度而言,与前人相比,现在的文人就比较“倒霉”,一是因为文人的基数空前膨胀。竞争压力大增的情况下,所有出口的顺畅度就大为降低,关键是别管干什么,一出头,马上有人抢着褒贬,这就比较容易让人气馁。哪怕是卖文为生呢,沾了技术发达的光,文章一曝光,全天下的“文人”都可以随时依了自己的喜好和心性,指指点点,卖文者的压力当然就空前大。

二是社会分工越来越细致,许多行业,非专才不可置喙,尤其还有各种各样资格证书的限制,绝不是谁想干就能随便干。比如做郎中给人看病,就得十分小心,不能乱来,搞不好就是非法行医,严重了或能惹来牢狱之灾;想当账房先生,或者教书先生,也一样,门槛都不低。如此一来,留给文人的出路,就真是少得可怜。

出口太少,竞争者太多,压力当然就格外大。还以卖文为例,巨大竞争压力下,大家都扯足了嗓子高声叫喊,希望引起关注,但大家都这么喊,各种腔调掺杂在一起,或者被湮没掉,或者刚引来注意,马上又被别的“叫喊”引走了,“叫喊者”的生活就过得格外累。最关键的是,海量信息在每一个人的生活里不停起起伏伏,每一个人都目不暇接,心思不定,卖文者的努力,就衬托得挺苍白。

从这个意义上讲,今天文人的出路,跟前人实在没法比。不过,这也很难定好坏,毕竟一个时代有一个时代的底色。

文人的另类之路2019-01-21 09:35作者:缘木求鱼
缘木求鱼 风景无处不在 树上亦能有鱼

古时候,虽然文人属于稀缺资源,但由于通向“金字塔”顶部的“晋级之路”陡峭而狭窄,上升资源相对更稀缺,于是文人“过剩”,就会经常性地出现。

“过剩”了怎么办呢?活人不能让尿憋死,当然就会另寻出路。大的出路,也无非两个方向,一是褪去文人的“圣衣”,回归“非文人”的队伍;二是打死也不背弃文人的衣冠,仍旧靠一支秃笔讨生活。

当然,只要能定下心来走,两个方向都不是死路,从来走得通。比如前一个方向,或者务农,或者经商,或者行医,当然,动手能力强的,做工匠也未尝不可,再不济的,靠测字、算命、看风水,也能把日子糊弄过去;如果生逢乱世,投笔从戎也是一个不错的选择。

后一个方向的出路当然也挺多。或入幕府,给跃上龙门的同类做幕僚、当参谋,谋谋划划、抄抄写写,做些具体工作,多多少少也算得上方向正确。除此之外,倚仗了笔头功夫,还可以做账房先生,或者开蒙馆教书,带上几个孺子,促其延续自己未竟的事业,也是不错的职业。当然,不愿意受这些束缚的,也大可以靠了卖文、卖字、卖画为生,赶上盛世,人们普遍“衣食足,爱艺术”,写得好、画得好,成名成家也大有可能。

总的来说,别管哪个方向、哪个具体的出口,只要不拘着文人的虚荣,放得下身段,倚仗着经文化训练过的大脑,“文人”们入行的速度应该不会太慢,干起活来绝不会差到哪儿去,哪怕是做“强盗”呢,识字的宋公明,也能把不识字的“黑旋风”带得团团转。这也是没办法的事,不服气不行,知识就是力量,绝不是一句骗人的空话。

当然,要想顺利地变现,先温饱,后小康,甚而光宗耀祖、福佑子孙,仅仅倚仗知识的力量远远不够,还要有点儿运气,即寄身之世,最好文人足够稀缺。几千万、上亿的人里边,识文断字的就那么一小撮,别管干什么,当然很容易就如鱼得水了。如果普天之下,文人熙熙攘攘,一个顺点儿眼的“岗位”前,都排了几百上千人的长队,这就有点儿不好办。

这道理也不难理解。比如为人津津乐道的民国时代,靠卖文过上不错小日子的文人就真不少。小者如沈从文,湘西大山里走出来的小学毕业生,靠了努力,也靠了同乡、前辈的提携,就把文章卖得天下皆知;大者如胡适之,虽然“两只黄蝴蝶”,长得实在不怎么样,但“飞来飞去”、“飞上飞下”的,也飞得挺有名气。这就实在是没办法的事情,当年那个时代,识字的人少得实在可怜,文人们的舞台——别管哪一个——就显得格外空阔。

从这个角度而言,与前人相比,现在的文人就比较“倒霉”,一是因为文人的基数空前膨胀。竞争压力大增的情况下,所有出口的顺畅度就大为降低,关键是别管干什么,一出头,马上有人抢着褒贬,这就比较容易让人气馁。哪怕是卖文为生呢,沾了技术发达的光,文章一曝光,全天下的“文人”都可以随时依了自己的喜好和心性,指指点点,卖文者的压力当然就空前大。

二是社会分工越来越细致,许多行业,非专才不可置喙,尤其还有各种各样资格证书的限制,绝不是谁想干就能随便干。比如做郎中给人看病,就得十分小心,不能乱来,搞不好就是非法行医,严重了或能惹来牢狱之灾;想当账房先生,或者教书先生,也一样,门槛都不低。如此一来,留给文人的出路,就真是少得可怜。

出口太少,竞争者太多,压力当然就格外大。还以卖文为例,巨大竞争压力下,大家都扯足了嗓子高声叫喊,希望引起关注,但大家都这么喊,各种腔调掺杂在一起,或者被湮没掉,或者刚引来注意,马上又被别的“叫喊”引走了,“叫喊者”的生活就过得格外累。最关键的是,海量信息在每一个人的生活里不停起起伏伏,每一个人都目不暇接,心思不定,卖文者的努力,就衬托得挺苍白。

从这个意义上讲,今天文人的出路,跟前人实在没法比。不过,这也很难定好坏,毕竟一个时代有一个时代的底色。

  • 证券时报APP
  • 微信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