证券时报官方微信公众号

扫描上方二维码关注微信公众号

证券时报官方新闻客户端

扫描上方二维码下载客户端

您所在的位置:首页 > 专栏 > 缘木求鱼

风景无处不在 树上亦能有鱼

抓违才是关键2019-01-23 09:20作者:缘木求鱼

从四环的岳各庄桥到三环的六里桥,这段京石高速路,在早高峰的时候,实在难走得很。不到3公里的距离,最夸张的一次,老徐开车走了将近一个半小时。

此路难走,一是因为车确实多。虽有限号、限外地车的保障措施,但架不住“摇号”年年摇,汽车数量年年涨。二是因为这段进城路不通地铁,人们没别的选择。更北边一点的莲石路,也没有地铁,所以每天也是堵得一塌糊涂。三是受前方三个著名堵点的影响很大。六里桥东北角是长途汽车站,东南角是电力医院,再往东一个路口北侧,就是大名鼎鼎的西客站南广场,车多人多而且乱走是常态。四是六里桥属“四战之地”,由此进出三环路,肯定和东西直行的车有“冲突”。

这些都是客观限制因素,要想有所改变,都得在系统层面上做手术。因此,短期内的改变,别想。

当然,这段短短的“高速路”极其难走,还有一个重要原因,就是违规车辆太多。一共就三条车道,早高峰的时候,最内侧是公交专用道。虽然公交车不少,但相对旁边两条挤得满满的车道,专用道还是显得格外空荡。身旁有诱惑,许多司机就忍不住违章;不过,“疾驰”一段距离后,还要重回正道,因为前面不远处的半空中,架了专抓违章的探头。这就比较麻烦。往一辆接一辆的车队里,硬生生地加塞儿,不可避免地产生“扰动效应”,打乱了另两条车道的行车秩序,大家乱作一团,整条路就越发难走。

在感觉上,违章行驶好像确实更快捷,否则也就不会总有人违章了。不过,要最终达成“唯我快捷”的目的,其实也是有前提条件的,一是不能被探头抓住,二是加塞儿的时候一气呵成,不拖泥带水。

要满足这两个条件,对司机的要求还是挺高的。前者还相对容易,只要经常走这条路,或者观察力强,总能及时发现其他违章者的躲避行为,探头往往就成了摆设。关键是后者,要求司机的技术要足够娴熟,而且胆子还要大,有豁出去“撞车”的气势,当然还需要一点点运气,没碰到一个技术更娴熟、更能豁得出去的“对手”。

因此,在所有的违章者里,“幸运儿”总是少数,绝大多数都是“疾驰”一会儿之后,乖乖地继续排队等加塞,许多时候,远没规规矩矩地开车快,或者快也快不了两辆车的距离。按说,这种损人不利己的“双输”,是“理性人”应该极力避免的局面,但控制不住自己的欲望而违章的人还是挺多。这就说明,在这个系统的制度设计上还有漏洞。

按道理说,如果所有的司机都能遵纪守法,在自己的车道内,规矩行车,整个系统的有序运行应该不会过于糟糕。即使有短期内不能更改的客观条件制约,在这样一个系统中,所有的参与者也都能实现相对的正收益。如果制度有漏洞,且迟迟不修补,实际等于怂恿一部分人钻空子,攫取超额收益,而这部分人的超额收益,显然是通过损害其他守规矩者的权益得来的。违规者如果总得不到及时而足量的处罚,系统的所有参与者最终都会走向违规之路,整个系统将因此而崩溃。

要想让这段不足3公里的“高速路”变得好走一些,即使在其他客观制约因素不变的情况下,单单从抓违章入手,也能使每天的路况有所改善;而抓违章,一定要做到“违章必被抓”,无所遗漏,才能产生根本性的效果。在现有技术条件下,要做到这一点,几乎没有难度,只要把现有的单向抓违探头变为双向,再适当增加抓违探头密度即可。

违规违法一露头,马上一棒子打过去,是所有系统正常运转的基础性保障措施。交通系统如此,资本市场也一样;越是利益猬集之地,执法的及时性、有效性越要百分之百保证。有了这样的制度保证,被狠狠地打过几次之后,即使心思再灵活、手段再多样,也一定不敢心存侥幸地以身试法;所有参与者都把心思用在正道上,整个系统的效率无疑会高出许多。

抓违才是关键2019-01-23 09:20作者:缘木求鱼
缘木求鱼 风景无处不在 树上亦能有鱼

从四环的岳各庄桥到三环的六里桥,这段京石高速路,在早高峰的时候,实在难走得很。不到3公里的距离,最夸张的一次,老徐开车走了将近一个半小时。

此路难走,一是因为车确实多。虽有限号、限外地车的保障措施,但架不住“摇号”年年摇,汽车数量年年涨。二是因为这段进城路不通地铁,人们没别的选择。更北边一点的莲石路,也没有地铁,所以每天也是堵得一塌糊涂。三是受前方三个著名堵点的影响很大。六里桥东北角是长途汽车站,东南角是电力医院,再往东一个路口北侧,就是大名鼎鼎的西客站南广场,车多人多而且乱走是常态。四是六里桥属“四战之地”,由此进出三环路,肯定和东西直行的车有“冲突”。

这些都是客观限制因素,要想有所改变,都得在系统层面上做手术。因此,短期内的改变,别想。

当然,这段短短的“高速路”极其难走,还有一个重要原因,就是违规车辆太多。一共就三条车道,早高峰的时候,最内侧是公交专用道。虽然公交车不少,但相对旁边两条挤得满满的车道,专用道还是显得格外空荡。身旁有诱惑,许多司机就忍不住违章;不过,“疾驰”一段距离后,还要重回正道,因为前面不远处的半空中,架了专抓违章的探头。这就比较麻烦。往一辆接一辆的车队里,硬生生地加塞儿,不可避免地产生“扰动效应”,打乱了另两条车道的行车秩序,大家乱作一团,整条路就越发难走。

在感觉上,违章行驶好像确实更快捷,否则也就不会总有人违章了。不过,要最终达成“唯我快捷”的目的,其实也是有前提条件的,一是不能被探头抓住,二是加塞儿的时候一气呵成,不拖泥带水。

要满足这两个条件,对司机的要求还是挺高的。前者还相对容易,只要经常走这条路,或者观察力强,总能及时发现其他违章者的躲避行为,探头往往就成了摆设。关键是后者,要求司机的技术要足够娴熟,而且胆子还要大,有豁出去“撞车”的气势,当然还需要一点点运气,没碰到一个技术更娴熟、更能豁得出去的“对手”。

因此,在所有的违章者里,“幸运儿”总是少数,绝大多数都是“疾驰”一会儿之后,乖乖地继续排队等加塞,许多时候,远没规规矩矩地开车快,或者快也快不了两辆车的距离。按说,这种损人不利己的“双输”,是“理性人”应该极力避免的局面,但控制不住自己的欲望而违章的人还是挺多。这就说明,在这个系统的制度设计上还有漏洞。

按道理说,如果所有的司机都能遵纪守法,在自己的车道内,规矩行车,整个系统的有序运行应该不会过于糟糕。即使有短期内不能更改的客观条件制约,在这样一个系统中,所有的参与者也都能实现相对的正收益。如果制度有漏洞,且迟迟不修补,实际等于怂恿一部分人钻空子,攫取超额收益,而这部分人的超额收益,显然是通过损害其他守规矩者的权益得来的。违规者如果总得不到及时而足量的处罚,系统的所有参与者最终都会走向违规之路,整个系统将因此而崩溃。

要想让这段不足3公里的“高速路”变得好走一些,即使在其他客观制约因素不变的情况下,单单从抓违章入手,也能使每天的路况有所改善;而抓违章,一定要做到“违章必被抓”,无所遗漏,才能产生根本性的效果。在现有技术条件下,要做到这一点,几乎没有难度,只要把现有的单向抓违探头变为双向,再适当增加抓违探头密度即可。

违规违法一露头,马上一棒子打过去,是所有系统正常运转的基础性保障措施。交通系统如此,资本市场也一样;越是利益猬集之地,执法的及时性、有效性越要百分之百保证。有了这样的制度保证,被狠狠地打过几次之后,即使心思再灵活、手段再多样,也一定不敢心存侥幸地以身试法;所有参与者都把心思用在正道上,整个系统的效率无疑会高出许多。

  • 证券时报APP
  • 微信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