证券时报官方微信公众号

扫描上方二维码关注微信公众号

证券时报官方新闻客户端

扫描上方二维码下载客户端

您所在的位置:首页 > 专栏 > 任寿根

经济学教授,西方经济学博士生导师;经济学博士后、管理学博士后。原创性地提出模仿经济学理论、新供给主义理论。

粤港澳大湾区有望出现新的一线城市2019-01-29 08:55作者:任寿根

从世界各国情况看,一线城市是一种稀缺资源,一个国家拥有的一线城市是非常有限的。一般而言,财富会大规模向一线城市集聚,一线城市具有巨大的极化效应和吸引效应。如果一个城市能够成为一线城市,无疑对该城市的经济发展、房地产价值以及居民财富具有重大的正向作用。一线城市一旦形成,其发展就进入一个新的更高层次的阶段。美国的纽约、波士顿、旧金山、洛杉矶等城市,英国的伦敦,法国的巴黎,中国的“北上广深”都是一线城市,这些一线城市大量集聚了各自所在国的财富,它们所拥有的财产价值在各自的所在国占有相当高的比例。

按照一线城市的国际影响力分类,一线城市可以分为世界级一线城市、国内一线城市。世界级一线城市又称为世界级品牌化城市,国内一线城市又称为国内品牌化城市。一个城市首先必须成为国内一线城市,之后满足一定的条件,才能成为世界级一线城市,这里存在一个递进过程。深圳经过几十年的发展,首先成为中国国内一线城市之后,才成为世界级一线城市,这中间需要一个较长的过程。

无论是成为世界级一线城市,还是成为一国国内一线城市,都要经历一个漫长的过程,而且还需要该城市满足成为一线城市的条件,而成为一线城市的条件并不是固定不变的,这些条件在新经济环境和社会环境条件下不断发生变化。这些新的条件包括多个方面:第一,区位条件,处于滨海地区、交通枢纽的城市具有优势,比如纽约、上海;第二,人口规模条件,一线城市需要足够规模的人口数量,比如上海、北京的人口都超过2000万人;第三,城市品牌影响力及其场力条件;第四,智力资源条件;第五,产业结构条件;第六,城市公共服务水平;等等。一个城市成为一线城市,有的是市场因素造成的,有的是政府行为造成的,有的是市场与政府共同作用的结果。从中国的情况看,北京、上海、广州作为一线城市的历史较长,而深圳是一个新兴的一线城市。

从发展趋势或长期看,未来在中国新的一线城市出现在粤港澳大湾区的概率相当高,粤港澳大湾区内的个别非一线城市都有望成为一线城市。衡量大湾区是否成功的一个重要标志是创新型经济是否发达,另一个标志为香港、澳门、深圳和广州这四个一线城市能否产生足够的辐射效应,从而使大湾区出现新的一线城市。

新的一线城市有望出现在粤港澳大湾区内,有多个方面的原因。其一,重大机会供给。一些重大的带有转折性的机会供给往往会给个别城市带来历史性的机会。比如金矿的发现,给旧金山带来历史性的重大发展机会。粤港澳大湾区的建设给区内非一线城市带来了历史性的重大机会供给,将促进这些城市的经济实现质的飞跃,这些城市的经济质量、包括房地产在内的资产价值等都会显著提高,其中的个别城市经过一定时期的成长和积累,逐步累积成为一线城市的基础。

其二,包括大湾区内的非一线城市具有独特的区位优势。以东莞为例。东莞具有独特的区位优势。按照区域以及城市发展理论,每一个城市都有其“场力”,其中包括影响力,一方面每一个城市都有其吸引力,另一方面都有辐射力,而一个城市的经济越发达,其场力就越大,其影响力和辐射力就越大。东莞居于广州和深圳的中间位置,深圳、广州的城市场力巨大,东莞可以同时获得来自深圳、广州这两个世界级一线城市的巨大的辐射力,未来经济成长空间巨大,城市价值会逐步提升。再比如,珠海毗邻澳门,也具有一定的区位优势。

其三,潜在区位优势向实际区位优势转变的基础在逐步形成。随着经济不断发展,大湾区内一线城市对区内非一线城市的辐射力会越来越强。以对东莞的城市辐射力为例。包括上市公司在内的区内一线城市大型企业已将其分公司、子公司或生产基地搬入东莞,也有不少深圳、广州居民在东莞购买住房。此外,未来区内一线城市的地铁与东莞对接以及区内其他基础设施的一体化,东莞获得的区内一线城市的辐射力也会越来越强。随着大湾区基础设施建设的加强,区内非一线城市收益会越来越大。

其四,大湾区内个别非一线城市具有发达的制造业基础。以东莞为例。东莞是全球重要的制造业基地,具有“世界工厂”之称,也是IT制造中心,已经形成了电子信息、电器机械、家具、玩具等产业集群。粤港澳大湾区的建设,将进一步促使东莞优势产业更大规模、更大质量地集群。

其五,区域再中心、城市资源再集中是必然趋势。从纽约大湾区发展历程看,纽约区域规划委员会(简称RPA)在推动纽约大湾区发展上起了重要作用。RPA分别于1929年、1968年和1996年发布三个区域规划报告,其中两个规划的核心为“再中心”、“再集中”。1929年规划的核心为“再中心化”,包括建立开放空间、缓解交通拥堵、建设卫星城等。1968年规划的核心是“再集中”,即建设新的城市中心,引导就业向纽约的卫星城集聚,该规划的实施推动了纽约大湾区新的一线城市在传统一线城市的附近产生。不少新一线城市的产生均遵循这个规律。还有一个规律是一线城市在同一条城市带或同一湾区产生。比如,深圳成为一线城市,与毗邻香港密切相关。再比如,旧金山、洛杉矶在同一城市带和同一大湾区;波士顿、纽约、华盛顿在同一条城市带上。随着粤港澳大湾区的发展,再集中、再中心是必然趋势,与世界上其他新一线城市产生的规律一样,新的一线城市有望在大湾区内产生。

当然,粤港澳大湾区内的东莞、珠海等城市要成为一线城市面临一定的挑战,其中包括大湾区内的城市之间存在跻身一线城市的竞争,大湾区非一线城市与苏州、杭州、郑州、武汉等城市的竞争,东莞、珠海等城市公共服务水平能否率先达到一线城市的水平、城市品牌价值能否大幅提升、产业结构能否实现高级化、城市生活环境能否实现一流,等等。

粤港澳大湾区有望出现新的一线城市2019-01-29 08:55作者:任寿根
任寿根 经济学教授,西方经济学博士生导师;经济学博士后、管理学博士后。原创性地提出模仿经济学理论、新供给主义理论。

从世界各国情况看,一线城市是一种稀缺资源,一个国家拥有的一线城市是非常有限的。一般而言,财富会大规模向一线城市集聚,一线城市具有巨大的极化效应和吸引效应。如果一个城市能够成为一线城市,无疑对该城市的经济发展、房地产价值以及居民财富具有重大的正向作用。一线城市一旦形成,其发展就进入一个新的更高层次的阶段。美国的纽约、波士顿、旧金山、洛杉矶等城市,英国的伦敦,法国的巴黎,中国的“北上广深”都是一线城市,这些一线城市大量集聚了各自所在国的财富,它们所拥有的财产价值在各自的所在国占有相当高的比例。

按照一线城市的国际影响力分类,一线城市可以分为世界级一线城市、国内一线城市。世界级一线城市又称为世界级品牌化城市,国内一线城市又称为国内品牌化城市。一个城市首先必须成为国内一线城市,之后满足一定的条件,才能成为世界级一线城市,这里存在一个递进过程。深圳经过几十年的发展,首先成为中国国内一线城市之后,才成为世界级一线城市,这中间需要一个较长的过程。

无论是成为世界级一线城市,还是成为一国国内一线城市,都要经历一个漫长的过程,而且还需要该城市满足成为一线城市的条件,而成为一线城市的条件并不是固定不变的,这些条件在新经济环境和社会环境条件下不断发生变化。这些新的条件包括多个方面:第一,区位条件,处于滨海地区、交通枢纽的城市具有优势,比如纽约、上海;第二,人口规模条件,一线城市需要足够规模的人口数量,比如上海、北京的人口都超过2000万人;第三,城市品牌影响力及其场力条件;第四,智力资源条件;第五,产业结构条件;第六,城市公共服务水平;等等。一个城市成为一线城市,有的是市场因素造成的,有的是政府行为造成的,有的是市场与政府共同作用的结果。从中国的情况看,北京、上海、广州作为一线城市的历史较长,而深圳是一个新兴的一线城市。

从发展趋势或长期看,未来在中国新的一线城市出现在粤港澳大湾区的概率相当高,粤港澳大湾区内的个别非一线城市都有望成为一线城市。衡量大湾区是否成功的一个重要标志是创新型经济是否发达,另一个标志为香港、澳门、深圳和广州这四个一线城市能否产生足够的辐射效应,从而使大湾区出现新的一线城市。

新的一线城市有望出现在粤港澳大湾区内,有多个方面的原因。其一,重大机会供给。一些重大的带有转折性的机会供给往往会给个别城市带来历史性的机会。比如金矿的发现,给旧金山带来历史性的重大发展机会。粤港澳大湾区的建设给区内非一线城市带来了历史性的重大机会供给,将促进这些城市的经济实现质的飞跃,这些城市的经济质量、包括房地产在内的资产价值等都会显著提高,其中的个别城市经过一定时期的成长和积累,逐步累积成为一线城市的基础。

其二,包括大湾区内的非一线城市具有独特的区位优势。以东莞为例。东莞具有独特的区位优势。按照区域以及城市发展理论,每一个城市都有其“场力”,其中包括影响力,一方面每一个城市都有其吸引力,另一方面都有辐射力,而一个城市的经济越发达,其场力就越大,其影响力和辐射力就越大。东莞居于广州和深圳的中间位置,深圳、广州的城市场力巨大,东莞可以同时获得来自深圳、广州这两个世界级一线城市的巨大的辐射力,未来经济成长空间巨大,城市价值会逐步提升。再比如,珠海毗邻澳门,也具有一定的区位优势。

其三,潜在区位优势向实际区位优势转变的基础在逐步形成。随着经济不断发展,大湾区内一线城市对区内非一线城市的辐射力会越来越强。以对东莞的城市辐射力为例。包括上市公司在内的区内一线城市大型企业已将其分公司、子公司或生产基地搬入东莞,也有不少深圳、广州居民在东莞购买住房。此外,未来区内一线城市的地铁与东莞对接以及区内其他基础设施的一体化,东莞获得的区内一线城市的辐射力也会越来越强。随着大湾区基础设施建设的加强,区内非一线城市收益会越来越大。

其四,大湾区内个别非一线城市具有发达的制造业基础。以东莞为例。东莞是全球重要的制造业基地,具有“世界工厂”之称,也是IT制造中心,已经形成了电子信息、电器机械、家具、玩具等产业集群。粤港澳大湾区的建设,将进一步促使东莞优势产业更大规模、更大质量地集群。

其五,区域再中心、城市资源再集中是必然趋势。从纽约大湾区发展历程看,纽约区域规划委员会(简称RPA)在推动纽约大湾区发展上起了重要作用。RPA分别于1929年、1968年和1996年发布三个区域规划报告,其中两个规划的核心为“再中心”、“再集中”。1929年规划的核心为“再中心化”,包括建立开放空间、缓解交通拥堵、建设卫星城等。1968年规划的核心是“再集中”,即建设新的城市中心,引导就业向纽约的卫星城集聚,该规划的实施推动了纽约大湾区新的一线城市在传统一线城市的附近产生。不少新一线城市的产生均遵循这个规律。还有一个规律是一线城市在同一条城市带或同一湾区产生。比如,深圳成为一线城市,与毗邻香港密切相关。再比如,旧金山、洛杉矶在同一城市带和同一大湾区;波士顿、纽约、华盛顿在同一条城市带上。随着粤港澳大湾区的发展,再集中、再中心是必然趋势,与世界上其他新一线城市产生的规律一样,新的一线城市有望在大湾区内产生。

当然,粤港澳大湾区内的东莞、珠海等城市要成为一线城市面临一定的挑战,其中包括大湾区内的城市之间存在跻身一线城市的竞争,大湾区非一线城市与苏州、杭州、郑州、武汉等城市的竞争,东莞、珠海等城市公共服务水平能否率先达到一线城市的水平、城市品牌价值能否大幅提升、产业结构能否实现高级化、城市生活环境能否实现一流,等等。

  • 证券时报APP
  • 微信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