证券时报官方微信公众号

扫描上方二维码关注微信公众号

证券时报官方新闻客户端

扫描上方二维码下载客户端

您所在的位置:首页 > 专栏 > 任寿根

经济学教授,西方经济学博士生导师;经济学博士后、管理学博士后。原创性地提出模仿经济学理论、新供给主义理论。

深圳作为大湾区引擎未来存在两大机会2019-02-14 07:32作者:任寿根

在世界城市发展史上,深圳速度、深圳发展无疑是一个奇迹。但是,从城市发展的“边际”角度看,深圳未来的发展速度、发展潜力会减弱,因为其发展的“基数”越来越大,加上“大城市病”的制约,深圳似乎未来潜在的发展机会不大。

然而,事实并非如此。从发展趋势看,借助粤港澳大湾区的发展,深圳可以摆脱发展“边际递减”的束缚,深圳依然具有巨大的发展潜力。

粤港湾大湾区城市群的发展,需要深圳作为引擎,而深圳要发挥引擎作用,需要自身进入一个新的层级,即深圳未来的发展目标应当定位为成为新的全球城市。

美国学者沙森在其名著《全球城市:纽约、伦敦和东京》中指出,经济越是全球化,中心功能在全球城市集聚的程度越高。世界上公认的全球城市为纽约、伦敦和东京。

那么,什么样的城市才可以称得上是全球城市呢?沙森给出的定义是,全球城市为各类国际市场的复合体,为主导型的国际金融中心、主导型的国际货币中心和国际性不动产市场,为跨国公司的主要集聚地和向国际市场供给生产性服务的主要集散地。笔者认为,全球城市应当是国际性的高级智力生产要素集聚地,新的生产性技术、新的生产性服务方式、新的管理模式的全球创造中心和全球扩散中心,具有最高城市品牌价值的城市。

深圳在实现全球城市目标的过程中,既与纽约、伦敦和东京三个全球城市具有共同的特点,又与这三个全球城市具有不同的特点。从共同点看,深圳成为全球城市,需要满足成为全球城市的基本条件,即拥有的跨国公司总部数量、排名在世界前列的金融机构数量以及境外直接投资数量和对外直接投资数量应达到一定的标准。此外,成为全球城市的某些路径应遵循与纽约、伦敦和东京成长为全球城市一样的路径,所以,深圳应向纽约、伦敦和东京学习,应以建设国际金融中心为核心,大力吸引具有世界品牌价值的跨国公司,尤其是跨国金融机构将总部迁入。从不同点看,深圳在建设全球城市过程中所面临的国际国内经济环境、所具备的城市优势以及城市个性化特点与纽约、伦敦和东京不同。

如果深圳将发展目标定位在全球城市,那么,深圳未来会产生重大发展机会,主要表现在两个方面。

第一,深圳发展后发区域产生的重大机会。深圳成为全球城市,首先应消除其发达区域与后发区域的差异,实现深圳内部区域的均衡发展。这也是纽约、伦敦和东京三大全球城市在成长过程中都经历过的相同阶段。所以,深圳大力或重点发展后发区域是必然的。深圳的后发区域主要是指深圳传统意义上的“关外区域”。尽管深圳已经取消了所谓关内、关外的提法,但传统意义上的“关外区域”在城市规划、城市形象、产业结构、公共服务供给等方面与深圳品牌价值的内在要求仍存在一定的差距。深圳未来发展的重心应发展后发区域,缩小深圳后发区域与深圳发达区域的差距。作为全球城市的纽约,曾经经历大城市郊区化的现象。纽约城市郊区化现象是有趣的,一方面以国际金融业为核心的生产性服务业向曼哈顿集聚。另一方面对土地成本敏感度高的制造业以及人口向纽约的郊区转移和集聚。起初纽约城市郊区化表现的特征是人口和制造业往郊外的交通干线集聚,后来呈现平面状向外扩散。纽约城市郊区化的产生原因包括多个方面,但其中一个重要原因是政府大力改善纽约郊区的交通基础设施和为居民提供低成本的住宅等。经过一定时期的发展,在市场和政府双重作用下,作为传统意义关外区域之一的龙华区发展迅速,大量人口和高端制造业向龙华集聚,龙华发展的质量得到大幅提高,龙华的产业结构逐步得到优化。深圳的光明区在引导新兴产业集聚方面达到一定的水平,光明区的公共服务供给水平大幅提升。深圳政府未来发展“关外”的一个重要路径是应以提供优质教育、进一步改善交通条件、进一步优化城市规划和改善城市面貌为主导,实现深圳内部区域均衡发展。

第二,深圳发展国际金融业所产生的重大机会。以国际金融业为核心,大力发展带有全球意义的生产性服务业应成为深圳未来发展的一个重要方向。纽约、伦敦和东京都是国际金融中心。所以一个城市要想成为全球城市,必须成为国际金融中心。英国学者贝尔琴等在《全球视角中的城市经济》一书中指出,在一小部分城市的核心经济活动中,金融机构起着控制和促进全球经济的作用。当一个城市发展到一个层次之后,就应当大力发展高附加值的国际金融业。深圳的土地资源十分稀缺,潜在的发展空间有限,提升主导产业的层次、以发展国际金融业为核心可以大幅提高单位土地的产出价值。到20世纪80年代,纽约、伦敦和东京成功实现了主导产业向以国际金融业为核心的生产性服务业转型,在成长为全球城市的过程中,在发展国际金融业的过程中,逐步实现了全球城市的核心职能,即货币市场的全球交易中心、资本市场的全球交易中心、生产性服务的全球交易中心和经营决策管理的全球中心。一方面深圳发展国际金融业可以为中国金融开放、中国金融业国际化起到示范和引领作用,如实现人民币国际化、资本项目的对外开放等。另一方面也可以为成为全球城市提供必要的前提条件。毫无疑问,深圳发展国际金融业可以产生巨大的机会供给。深圳应以前海为发展国际金融业的依托,使前海逐步成为国际大型国际金融机构的集聚地,前海金融业的“国际化”程度应进一步提高。此外,纽约、伦敦和东京是世界一流的国际法律服务、管理咨询服务、工程服务、国际贸易服务的生产和出口城市。深圳也不容忽视除国际金融业以外的其他生产性服务业国际化的发展。

深圳作为大湾区引擎未来存在两大机会2019-02-14 07:32作者:任寿根
任寿根 经济学教授,西方经济学博士生导师;经济学博士后、管理学博士后。原创性地提出模仿经济学理论、新供给主义理论。

在世界城市发展史上,深圳速度、深圳发展无疑是一个奇迹。但是,从城市发展的“边际”角度看,深圳未来的发展速度、发展潜力会减弱,因为其发展的“基数”越来越大,加上“大城市病”的制约,深圳似乎未来潜在的发展机会不大。

然而,事实并非如此。从发展趋势看,借助粤港澳大湾区的发展,深圳可以摆脱发展“边际递减”的束缚,深圳依然具有巨大的发展潜力。

粤港湾大湾区城市群的发展,需要深圳作为引擎,而深圳要发挥引擎作用,需要自身进入一个新的层级,即深圳未来的发展目标应当定位为成为新的全球城市。

美国学者沙森在其名著《全球城市:纽约、伦敦和东京》中指出,经济越是全球化,中心功能在全球城市集聚的程度越高。世界上公认的全球城市为纽约、伦敦和东京。

那么,什么样的城市才可以称得上是全球城市呢?沙森给出的定义是,全球城市为各类国际市场的复合体,为主导型的国际金融中心、主导型的国际货币中心和国际性不动产市场,为跨国公司的主要集聚地和向国际市场供给生产性服务的主要集散地。笔者认为,全球城市应当是国际性的高级智力生产要素集聚地,新的生产性技术、新的生产性服务方式、新的管理模式的全球创造中心和全球扩散中心,具有最高城市品牌价值的城市。

深圳在实现全球城市目标的过程中,既与纽约、伦敦和东京三个全球城市具有共同的特点,又与这三个全球城市具有不同的特点。从共同点看,深圳成为全球城市,需要满足成为全球城市的基本条件,即拥有的跨国公司总部数量、排名在世界前列的金融机构数量以及境外直接投资数量和对外直接投资数量应达到一定的标准。此外,成为全球城市的某些路径应遵循与纽约、伦敦和东京成长为全球城市一样的路径,所以,深圳应向纽约、伦敦和东京学习,应以建设国际金融中心为核心,大力吸引具有世界品牌价值的跨国公司,尤其是跨国金融机构将总部迁入。从不同点看,深圳在建设全球城市过程中所面临的国际国内经济环境、所具备的城市优势以及城市个性化特点与纽约、伦敦和东京不同。

如果深圳将发展目标定位在全球城市,那么,深圳未来会产生重大发展机会,主要表现在两个方面。

第一,深圳发展后发区域产生的重大机会。深圳成为全球城市,首先应消除其发达区域与后发区域的差异,实现深圳内部区域的均衡发展。这也是纽约、伦敦和东京三大全球城市在成长过程中都经历过的相同阶段。所以,深圳大力或重点发展后发区域是必然的。深圳的后发区域主要是指深圳传统意义上的“关外区域”。尽管深圳已经取消了所谓关内、关外的提法,但传统意义上的“关外区域”在城市规划、城市形象、产业结构、公共服务供给等方面与深圳品牌价值的内在要求仍存在一定的差距。深圳未来发展的重心应发展后发区域,缩小深圳后发区域与深圳发达区域的差距。作为全球城市的纽约,曾经经历大城市郊区化的现象。纽约城市郊区化现象是有趣的,一方面以国际金融业为核心的生产性服务业向曼哈顿集聚。另一方面对土地成本敏感度高的制造业以及人口向纽约的郊区转移和集聚。起初纽约城市郊区化表现的特征是人口和制造业往郊外的交通干线集聚,后来呈现平面状向外扩散。纽约城市郊区化的产生原因包括多个方面,但其中一个重要原因是政府大力改善纽约郊区的交通基础设施和为居民提供低成本的住宅等。经过一定时期的发展,在市场和政府双重作用下,作为传统意义关外区域之一的龙华区发展迅速,大量人口和高端制造业向龙华集聚,龙华发展的质量得到大幅提高,龙华的产业结构逐步得到优化。深圳的光明区在引导新兴产业集聚方面达到一定的水平,光明区的公共服务供给水平大幅提升。深圳政府未来发展“关外”的一个重要路径是应以提供优质教育、进一步改善交通条件、进一步优化城市规划和改善城市面貌为主导,实现深圳内部区域均衡发展。

第二,深圳发展国际金融业所产生的重大机会。以国际金融业为核心,大力发展带有全球意义的生产性服务业应成为深圳未来发展的一个重要方向。纽约、伦敦和东京都是国际金融中心。所以一个城市要想成为全球城市,必须成为国际金融中心。英国学者贝尔琴等在《全球视角中的城市经济》一书中指出,在一小部分城市的核心经济活动中,金融机构起着控制和促进全球经济的作用。当一个城市发展到一个层次之后,就应当大力发展高附加值的国际金融业。深圳的土地资源十分稀缺,潜在的发展空间有限,提升主导产业的层次、以发展国际金融业为核心可以大幅提高单位土地的产出价值。到20世纪80年代,纽约、伦敦和东京成功实现了主导产业向以国际金融业为核心的生产性服务业转型,在成长为全球城市的过程中,在发展国际金融业的过程中,逐步实现了全球城市的核心职能,即货币市场的全球交易中心、资本市场的全球交易中心、生产性服务的全球交易中心和经营决策管理的全球中心。一方面深圳发展国际金融业可以为中国金融开放、中国金融业国际化起到示范和引领作用,如实现人民币国际化、资本项目的对外开放等。另一方面也可以为成为全球城市提供必要的前提条件。毫无疑问,深圳发展国际金融业可以产生巨大的机会供给。深圳应以前海为发展国际金融业的依托,使前海逐步成为国际大型国际金融机构的集聚地,前海金融业的“国际化”程度应进一步提高。此外,纽约、伦敦和东京是世界一流的国际法律服务、管理咨询服务、工程服务、国际贸易服务的生产和出口城市。深圳也不容忽视除国际金融业以外的其他生产性服务业国际化的发展。

  • 证券时报APP
  • 微信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