证券时报官方微信公众号

扫描上方二维码关注微信公众号

证券时报官方新闻客户端

扫描上方二维码下载客户端

您所在的位置:首页 > 专栏 > 缘木求鱼

风景无处不在 树上亦能有鱼

再游少林2019-02-18 07:45作者:缘木求鱼

少林寺,老徐去过好几次;并非是有什么“少林情结”,实在是被“胁迫”而去。刚刚过去的这个春节,老徐又被人“挟”着“闯”了一趟少林寺。

“闯寺”,这是事后总结出的心得,去之前,原是没这个心理准备的。过节那几天,正赶上降温,阴冷的天气里,跑去荒山野岭看庙,原也不是什么好主意,但架不住同行者的执拗,老徐只能随了大家再跑一趟。

原本是说好了的,就在山门前拍一张“到此一游照”就走,未曾想到,“侯门一入深似海”,车子拐进那条“朝觐山道”之后,就再无退路,只能随着前后左右的车流,一点点地往前蹭;蹭了老半天,被人一路指引着,终于蹭到了一个被临时开辟出来的停车场,老大一片荒地,车子已经快停满了。下车之后,四处望望,未见寺影,未闻钟声,更找不回旧时印象,就只能随了人流走。

穿过几个停车场,被拦住了,曰:“买票”。一问才知,现在的规矩已不同往年,即使只想在庙门前拍一张“到此一游照”,也要买票才行。没办法,来都来了,绝无扭头就走的道理,于是就买票,一张票80块,比故宫的贵了不少。举了票,过了“关”,再买景区游览车的票,往返价,20块。然后排大队候车。终于,挤上了一辆“大公共”,在狭窄的山道上七拐八拐了好一阵子才到站。下车之后,还是找不到哪是哪,只能还随了人流走。

等终于看到熟悉的庙门,已经中午了。在人潮中,抓个空子,拍了“庙门照”,思忖着,缴了不少“买路钱”,不进庙门终究有点儿亏,于是改变计划,随了人群挤进庙。进去了才知道,今天的少林寺已非往日模样,殿宇巍峨,金碧辉煌,到处焕然一新;随着一进进的院落,蒸腾起来的香烟,一层层地向山上晕染开去,果然是佛门胜地。

不过,也略有遗憾之处。一是,人太多,认真烧香、磕头的也不少,吵吵嚷嚷、乱乱哄哄,再加上烟火呛人,佛门清净不再。二是,到处张贴的春联,喜气洋洋一片,但错的地方太多,有平仄不对、词义不对,也有意境不对的,编对子的人明显用心不够。

除了殿宇严整大异从前之外,少林寺里还添了不少新东西。试举一二。在一处大殿的西北角,一群鸽子追了人上上下下的乱飞,香客、游人争相喂食、拍照,热闹气氛增添不少。除了鸽子外,此处大殿的左前方,新增了一座达摩祖师像,一个巨大的神龟,凌波蹈海,身上驮了一头卧象,达摩祖师安坐于卧象之上,神态尚佳。吸引人处,是神龟背壳上“加持”的封号,曰,“武功禅帝圣”。此封号,也不知旧时就有,还是什么人新封的。

总体而言,少林寺真是红火了不少,再无当年荒山野庙的样貌,再无当年暮鼓晨钟的感觉。

再一番折腾之后,终于脱离出车流的束缚,按计划直奔山那面的中岳庙。不知是时间稍晚的原因,还是常态如此,中岳庙里倒是清净依旧,游人、香客寥寥,古柏、苍松郁郁,神道左右的八尊宋代铁人,也还是原来的样子,眼睛瞪得大大的,也不知瞪着谁。

跟少林寺的香火一比,中岳庙的“PM2.5”简直就是个位数。老徐就很奇怪,按说整根儿在这里,坐北朝南,四岳列拱,但烧香的人偏偏少得可怜,山后的少林寺倒香火旺盛,也真不知道是个什么讲究。再细琢磨,只能归因于“老祖”这位“西方圣人”的影响力,要远远高于山这边的“帝君”吧。也是,哪边儿许愿灵验,信众们当然就会上赶着往哪边儿跑,这种事,实际得很;尤其现在,大家的时间都宝贵,干什么事儿,都得讲效率。

再游少林2019-02-18 07:45作者:缘木求鱼
缘木求鱼 风景无处不在 树上亦能有鱼

少林寺,老徐去过好几次;并非是有什么“少林情结”,实在是被“胁迫”而去。刚刚过去的这个春节,老徐又被人“挟”着“闯”了一趟少林寺。

“闯寺”,这是事后总结出的心得,去之前,原是没这个心理准备的。过节那几天,正赶上降温,阴冷的天气里,跑去荒山野岭看庙,原也不是什么好主意,但架不住同行者的执拗,老徐只能随了大家再跑一趟。

原本是说好了的,就在山门前拍一张“到此一游照”就走,未曾想到,“侯门一入深似海”,车子拐进那条“朝觐山道”之后,就再无退路,只能随着前后左右的车流,一点点地往前蹭;蹭了老半天,被人一路指引着,终于蹭到了一个被临时开辟出来的停车场,老大一片荒地,车子已经快停满了。下车之后,四处望望,未见寺影,未闻钟声,更找不回旧时印象,就只能随了人流走。

穿过几个停车场,被拦住了,曰:“买票”。一问才知,现在的规矩已不同往年,即使只想在庙门前拍一张“到此一游照”,也要买票才行。没办法,来都来了,绝无扭头就走的道理,于是就买票,一张票80块,比故宫的贵了不少。举了票,过了“关”,再买景区游览车的票,往返价,20块。然后排大队候车。终于,挤上了一辆“大公共”,在狭窄的山道上七拐八拐了好一阵子才到站。下车之后,还是找不到哪是哪,只能还随了人流走。

等终于看到熟悉的庙门,已经中午了。在人潮中,抓个空子,拍了“庙门照”,思忖着,缴了不少“买路钱”,不进庙门终究有点儿亏,于是改变计划,随了人群挤进庙。进去了才知道,今天的少林寺已非往日模样,殿宇巍峨,金碧辉煌,到处焕然一新;随着一进进的院落,蒸腾起来的香烟,一层层地向山上晕染开去,果然是佛门胜地。

不过,也略有遗憾之处。一是,人太多,认真烧香、磕头的也不少,吵吵嚷嚷、乱乱哄哄,再加上烟火呛人,佛门清净不再。二是,到处张贴的春联,喜气洋洋一片,但错的地方太多,有平仄不对、词义不对,也有意境不对的,编对子的人明显用心不够。

除了殿宇严整大异从前之外,少林寺里还添了不少新东西。试举一二。在一处大殿的西北角,一群鸽子追了人上上下下的乱飞,香客、游人争相喂食、拍照,热闹气氛增添不少。除了鸽子外,此处大殿的左前方,新增了一座达摩祖师像,一个巨大的神龟,凌波蹈海,身上驮了一头卧象,达摩祖师安坐于卧象之上,神态尚佳。吸引人处,是神龟背壳上“加持”的封号,曰,“武功禅帝圣”。此封号,也不知旧时就有,还是什么人新封的。

总体而言,少林寺真是红火了不少,再无当年荒山野庙的样貌,再无当年暮鼓晨钟的感觉。

再一番折腾之后,终于脱离出车流的束缚,按计划直奔山那面的中岳庙。不知是时间稍晚的原因,还是常态如此,中岳庙里倒是清净依旧,游人、香客寥寥,古柏、苍松郁郁,神道左右的八尊宋代铁人,也还是原来的样子,眼睛瞪得大大的,也不知瞪着谁。

跟少林寺的香火一比,中岳庙的“PM2.5”简直就是个位数。老徐就很奇怪,按说整根儿在这里,坐北朝南,四岳列拱,但烧香的人偏偏少得可怜,山后的少林寺倒香火旺盛,也真不知道是个什么讲究。再细琢磨,只能归因于“老祖”这位“西方圣人”的影响力,要远远高于山这边的“帝君”吧。也是,哪边儿许愿灵验,信众们当然就会上赶着往哪边儿跑,这种事,实际得很;尤其现在,大家的时间都宝贵,干什么事儿,都得讲效率。

  • 证券时报APP
  • 微信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