证券时报官方微信公众号

扫描上方二维码关注微信公众号

证券时报官方新闻客户端

扫描上方二维码下载客户端

您所在的位置:首页 > 专栏 > 缘木求鱼

风景无处不在 树上亦能有鱼

“虐”的都是自己2019-02-22 07:50作者:缘木求鱼

老徐一个好朋友的老婆,是小学老师,她任职的那个小学,据说是北京市海淀区最好的小学。

朋友的老婆原本在海淀区一个“不太好”的小学上班,干得挺不顺心。架不住老婆唠叨、埋怨,朋友强努着托了人,费了老大劲,终于把老婆调到了这所号称“最好”的小学。心愿得了,老师的情绪马上好了许多。

不过,好景不长。虽然工资高了,儿子也沾光上了好学校,一到寒暑假,单位就组织着满世界“交流、学习”,但老师的情绪还是日甚一日地糟起来。“没有比较,就没有伤害”。看到的、听到的,大异往日,需求自然水涨船高,现实满足不了,情绪当然就好不起来。

让人难以理解的是,心里不舒服了,老师除了动不动就拿老公、儿子出气外,别管谁赶上了,该怼就怼,该甩脸子就甩脸子,一点儿不客气。看得出,老师心里是真有火。朋友真是一点儿办法也没有。老徐私下问问,曰:“在家里闹得更出格。”再私下问问小孩子,曰:“我妈在学校可厉害,同学都怕她!”

老徐就暗自庆幸,自家宝贝儿幸亏没落到她手里,或者落到像她一样的老师手里。这么想,大抵也没什么错。小孩子读小学,抑或将来读中学、读大学,学没学到、学了多少书本知识,倒真在其次,关键是正常的心理养成能否实现,待人接物、观察世界的视角能否正常;这对孩子而言,实在是最重要的事情,今后的人生路能否正常地走下去,能否走得高兴、走得积极而阳光,这是起决定作用的因素。

想起这些陈年往事,还是托“好事者”的福。前两天,有人在“自留地”里发“牢骚”,问“自己生的孩子为什么要哭着喊着塞给别人‘虐’?”也是事关小学老师心理缺陷的话题,大致内容是,某小学的某(些)老师,心里不高兴了,或者要让学生怕自己,就采取多种手段“治”孩子,搞得小孩子不开心之外,甚至性格、心理都开始扭曲。其中,也提到了“海淀区最好的小学”,说家长们花20万一平方米的价格买学区房,换来自家宝贝被别人“虐”的资格,“虐”出了“眨眼症”,“虐”出了心理问题、人格问题,这是图什么呢?

此君所言的“最好小学”,与老徐说的那所“最好小学”,不知是不是同一个。但别管是不是一家,这“最好”二字,肯定是注水了;心理不太正常或曰不健康的老师,总习惯动不动就“虐”孩子,肯定就与“最好”不匹配。不过,这大约也怨不得学校,怨不得老师;非怨不可,估计也只能怨自己,怨自己糊涂,怨自己分不清什么是孩子健康成长最需要的。

有什么样的需求,就有什么样的供给。教育也不例外。家长们的需求,当然就是学校、老师们努力追求的方向了。即使将来“制度”意识到了问题,并力图做出改变,比如在发放教师资格证的过程中,兼顾到教师心理健康状态的考察,把心理不健康者摒除在教师队伍之外,但有不正常的需求天天刺激,估计正常人终究还是会变得不正常起来。从这个意义上说,把孩子送去给别人“虐”,“虐”的其实都是自己。

这真是一点儿办法也没有。要想有所实质性的改变,非在家长的普遍教育上有所突破不可;但这绝非一日之功,必须长期努力,在这个努力的过程中,又不知道会有多少宝贝被“虐”得出了问题。或许,这就是一切“牺牲”的悲剧所在。

“虐”的都是自己2019-02-22 07:50作者:缘木求鱼
缘木求鱼 风景无处不在 树上亦能有鱼

老徐一个好朋友的老婆,是小学老师,她任职的那个小学,据说是北京市海淀区最好的小学。

朋友的老婆原本在海淀区一个“不太好”的小学上班,干得挺不顺心。架不住老婆唠叨、埋怨,朋友强努着托了人,费了老大劲,终于把老婆调到了这所号称“最好”的小学。心愿得了,老师的情绪马上好了许多。

不过,好景不长。虽然工资高了,儿子也沾光上了好学校,一到寒暑假,单位就组织着满世界“交流、学习”,但老师的情绪还是日甚一日地糟起来。“没有比较,就没有伤害”。看到的、听到的,大异往日,需求自然水涨船高,现实满足不了,情绪当然就好不起来。

让人难以理解的是,心里不舒服了,老师除了动不动就拿老公、儿子出气外,别管谁赶上了,该怼就怼,该甩脸子就甩脸子,一点儿不客气。看得出,老师心里是真有火。朋友真是一点儿办法也没有。老徐私下问问,曰:“在家里闹得更出格。”再私下问问小孩子,曰:“我妈在学校可厉害,同学都怕她!”

老徐就暗自庆幸,自家宝贝儿幸亏没落到她手里,或者落到像她一样的老师手里。这么想,大抵也没什么错。小孩子读小学,抑或将来读中学、读大学,学没学到、学了多少书本知识,倒真在其次,关键是正常的心理养成能否实现,待人接物、观察世界的视角能否正常;这对孩子而言,实在是最重要的事情,今后的人生路能否正常地走下去,能否走得高兴、走得积极而阳光,这是起决定作用的因素。

想起这些陈年往事,还是托“好事者”的福。前两天,有人在“自留地”里发“牢骚”,问“自己生的孩子为什么要哭着喊着塞给别人‘虐’?”也是事关小学老师心理缺陷的话题,大致内容是,某小学的某(些)老师,心里不高兴了,或者要让学生怕自己,就采取多种手段“治”孩子,搞得小孩子不开心之外,甚至性格、心理都开始扭曲。其中,也提到了“海淀区最好的小学”,说家长们花20万一平方米的价格买学区房,换来自家宝贝被别人“虐”的资格,“虐”出了“眨眼症”,“虐”出了心理问题、人格问题,这是图什么呢?

此君所言的“最好小学”,与老徐说的那所“最好小学”,不知是不是同一个。但别管是不是一家,这“最好”二字,肯定是注水了;心理不太正常或曰不健康的老师,总习惯动不动就“虐”孩子,肯定就与“最好”不匹配。不过,这大约也怨不得学校,怨不得老师;非怨不可,估计也只能怨自己,怨自己糊涂,怨自己分不清什么是孩子健康成长最需要的。

有什么样的需求,就有什么样的供给。教育也不例外。家长们的需求,当然就是学校、老师们努力追求的方向了。即使将来“制度”意识到了问题,并力图做出改变,比如在发放教师资格证的过程中,兼顾到教师心理健康状态的考察,把心理不健康者摒除在教师队伍之外,但有不正常的需求天天刺激,估计正常人终究还是会变得不正常起来。从这个意义上说,把孩子送去给别人“虐”,“虐”的其实都是自己。

这真是一点儿办法也没有。要想有所实质性的改变,非在家长的普遍教育上有所突破不可;但这绝非一日之功,必须长期努力,在这个努力的过程中,又不知道会有多少宝贝被“虐”得出了问题。或许,这就是一切“牺牲”的悲剧所在。

  • 证券时报APP
  • 微信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