证券时报官方微信公众号

扫描上方二维码关注微信公众号

证券时报官方新闻客户端

扫描上方二维码下载客户端

您所在的位置:首页 > 专栏 > 缘木求鱼

风景无处不在 树上亦能有鱼

一个篱笆三个桩2019-03-04 07:48作者:缘木求鱼

毫无疑问,科创板是当下资本市场上的热门话题。

纷纷热议之中,李大霄老师的声音总是格外有吸引力。据媒体报道,大霄老师的最新观点是,为了保护股民,“要在主板毕业的人,才能投资科创板”。按他的解释,所谓“毕业”是指“能不能在主板上赚钱”,能赚到钱的,就是合格毕业了,否则,就不能毕业。“小学毕业了才能上中学,中学毕业了才能上大学”,这是一个正常的过程,不能乱来。

大霄老师总是语出惊人,这次也不例外。

不过,讲话过于追求惊人的效果,许多时候就难免有照顾不周之处。比如这次,将“毕业”定义为“能不能在主板上赚钱”,相对于一个证券研究所所长应具备思路严谨、逻辑清晰的基本要求而言,就多多少少算得上语焉不详了。“在主板上赚钱”,是一直赚钱从没吃过亏?还是小亏大赚总体盈利?抑或是以前一直亏,最近突然开了窍,终于赢了利?到底哪种情况才算“赚钱”,大霄老师没有细讲,围观者就只能胡乱猜。

别说A股市场,即使放眼全球,一直赚钱从没吃过亏的股票投资者,大约真没有。如果硬有人说自己就是这样的“股神”,听者估计也会本能地往内幕交易的方向想。想必大霄老师说的“毕业生”,必不会是这种人。

那么,大霄老师说的“毕业”,是不是小亏大赚总体盈利呢?这倒靠点谱。但依了公认的股票投资“一赚二平七赔”的规律,符合“硬门槛”的300万股民,再被大霄老师的“细筛子”一过,就所剩无几了;更要命的是,如果有资格参与科创板的精英投资者,最终也逃不出“127律”的宿命筛选,那局面就有点儿过于难看了。所以说,即使靠谱的事,真的施行起来,恐怕也没有可操作性;而且交易所甄别起来,工作量太大,估计没人耐烦做。

除去上面这两种情况,其他的“赚了钱的人”,应该都属底气不足的冒牌货了吧。此外,另一个关键之处是,股票市场上还有一个公认的“警世恒言”:只要没“金盆洗手”,就难言最终胜利。就此而言,敢于当众拍着胸脯说自己已经“毕业”、而且绝无“回炉”可能的投资者,恐怕人数还真不太多。

投资者人数达不到一定的规模,交易没有相当的活跃度,科创板的发展壮大,恐怕就会平添许多困难。这一点也没什么好质疑的,前鉴不远也不少,不信这个邪恐怕不现实。由此看,大霄老师的“毕业说”实在禁不住推敲,在此啰嗦半天,当然也不是为了要证明他这个证券研究所的所长说话太艰涩,常人难理解,而是因为其“毕业说”的骨子里,自带了天生的“小傲娇”,总改不了对投资者——尤其是“小散”——居高临下、指指点点的脾气。

从其说话的逻辑和气势上看,大霄老师肯定是自认不但上了大学,而且是大学毕业了的,否则也不会搞出一个这样的“训诫”来。本着善意的出发点揣摩,大霄老师的初衷肯定满含了对“小散”的呵护之情,但这种保姆式的“深度关爱”,天生带了不平等的烙印,等于给参与这个市场的绝大多数投资者,强戴上低人一等的身份标签。一个不能平等对待各类投资者的市场,难言一个平等的市场;一个不平等的市场,也难言是一个健康的市场。

保护投资者,显然不应该是这么个保护法——硬性规定这个门不能进、那个圈不能出,而应该把保护的着力点放在严打违规、违法,对“偷鸡摸狗”者严查不怠上。抓住了这个“硬核”和充分而真实的信息披露这个关键,在市场的涨涨跌跌中能不能赚钱、是否禁得住风险,那就是投资者个人的事情,用不着别人瞎操心。

不如此,投资者永远不能真正成熟起来,市场也永远不能真正成熟起来。俗话说得好——一个篱笆三个桩。科创板要想稳稳当当地建起来,并能健康地成长、壮大,恐怕也离不开真正成熟的投资者的鼎力支持。

一个篱笆三个桩2019-03-04 07:48作者:缘木求鱼
缘木求鱼 风景无处不在 树上亦能有鱼

毫无疑问,科创板是当下资本市场上的热门话题。

纷纷热议之中,李大霄老师的声音总是格外有吸引力。据媒体报道,大霄老师的最新观点是,为了保护股民,“要在主板毕业的人,才能投资科创板”。按他的解释,所谓“毕业”是指“能不能在主板上赚钱”,能赚到钱的,就是合格毕业了,否则,就不能毕业。“小学毕业了才能上中学,中学毕业了才能上大学”,这是一个正常的过程,不能乱来。

大霄老师总是语出惊人,这次也不例外。

不过,讲话过于追求惊人的效果,许多时候就难免有照顾不周之处。比如这次,将“毕业”定义为“能不能在主板上赚钱”,相对于一个证券研究所所长应具备思路严谨、逻辑清晰的基本要求而言,就多多少少算得上语焉不详了。“在主板上赚钱”,是一直赚钱从没吃过亏?还是小亏大赚总体盈利?抑或是以前一直亏,最近突然开了窍,终于赢了利?到底哪种情况才算“赚钱”,大霄老师没有细讲,围观者就只能胡乱猜。

别说A股市场,即使放眼全球,一直赚钱从没吃过亏的股票投资者,大约真没有。如果硬有人说自己就是这样的“股神”,听者估计也会本能地往内幕交易的方向想。想必大霄老师说的“毕业生”,必不会是这种人。

那么,大霄老师说的“毕业”,是不是小亏大赚总体盈利呢?这倒靠点谱。但依了公认的股票投资“一赚二平七赔”的规律,符合“硬门槛”的300万股民,再被大霄老师的“细筛子”一过,就所剩无几了;更要命的是,如果有资格参与科创板的精英投资者,最终也逃不出“127律”的宿命筛选,那局面就有点儿过于难看了。所以说,即使靠谱的事,真的施行起来,恐怕也没有可操作性;而且交易所甄别起来,工作量太大,估计没人耐烦做。

除去上面这两种情况,其他的“赚了钱的人”,应该都属底气不足的冒牌货了吧。此外,另一个关键之处是,股票市场上还有一个公认的“警世恒言”:只要没“金盆洗手”,就难言最终胜利。就此而言,敢于当众拍着胸脯说自己已经“毕业”、而且绝无“回炉”可能的投资者,恐怕人数还真不太多。

投资者人数达不到一定的规模,交易没有相当的活跃度,科创板的发展壮大,恐怕就会平添许多困难。这一点也没什么好质疑的,前鉴不远也不少,不信这个邪恐怕不现实。由此看,大霄老师的“毕业说”实在禁不住推敲,在此啰嗦半天,当然也不是为了要证明他这个证券研究所的所长说话太艰涩,常人难理解,而是因为其“毕业说”的骨子里,自带了天生的“小傲娇”,总改不了对投资者——尤其是“小散”——居高临下、指指点点的脾气。

从其说话的逻辑和气势上看,大霄老师肯定是自认不但上了大学,而且是大学毕业了的,否则也不会搞出一个这样的“训诫”来。本着善意的出发点揣摩,大霄老师的初衷肯定满含了对“小散”的呵护之情,但这种保姆式的“深度关爱”,天生带了不平等的烙印,等于给参与这个市场的绝大多数投资者,强戴上低人一等的身份标签。一个不能平等对待各类投资者的市场,难言一个平等的市场;一个不平等的市场,也难言是一个健康的市场。

保护投资者,显然不应该是这么个保护法——硬性规定这个门不能进、那个圈不能出,而应该把保护的着力点放在严打违规、违法,对“偷鸡摸狗”者严查不怠上。抓住了这个“硬核”和充分而真实的信息披露这个关键,在市场的涨涨跌跌中能不能赚钱、是否禁得住风险,那就是投资者个人的事情,用不着别人瞎操心。

不如此,投资者永远不能真正成熟起来,市场也永远不能真正成熟起来。俗话说得好——一个篱笆三个桩。科创板要想稳稳当当地建起来,并能健康地成长、壮大,恐怕也离不开真正成熟的投资者的鼎力支持。

  • 证券时报APP
  • 微信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