证券时报官方微信公众号

扫描上方二维码关注微信公众号

证券时报官方新闻客户端

扫描上方二维码下载客户端

您所在的位置:首页 > 专栏 > 盘和林

中国财政科学研究院应用经济学博士后

为中国资本进军奥斯卡叫好2019-03-05 07:41作者:盘和林

北京时间2月25日中午12时,第91届奥斯卡获奖最佳影片评选揭晓。由梦工厂影片、参与者传媒、阿里影业出品的电影《绿皮书》获得该奖,该片还斩获最佳原创剧本、最佳男配角两项大奖。

奥斯卡金像奖是每个电影人共同追求的莫大荣誉。从上世纪开始,中国电影人便不断探索,追逐心中的奥斯卡之梦。

出生在广东的华裔摄影师黄宗霑——凭借《海角游魂》获得1939年奥斯卡提名,在那个白人称王的影视界第一次注入了黄皮肤的血液,但是,纵使对于奖项的追求已跨越近百年,但“小金人”却始终可望而不可及,各种复杂的原因让中国离奥斯卡越来越远。

10年前,中国还有类似《霸王别姬》、《英雄》、《菊豆》等影片参与角逐奥斯卡奖,但近5年来,在奥斯卡逐鹿场上,中国影片一直缺席。好在,中国资本开始出现在奥斯卡竞艳场中。

《绿皮书》的获奖被视为是中国电影出海进军奥斯卡的一种方式,同时,它也被不少人认为是迂回战略。奥斯卡是美国人创立的奖项,以影片形式进军该奖,主要的阻力在于文化输出障碍。从阿里影业进军奥斯卡的选题标准可以发现,“小人物、大情怀、正能量”的价值观成为消除文化障碍的切入点,因为它具备某种普适性。

阿里影业总裁张蔚在接受采访时说,“在阿里影业成立之初,我们一直认为全球化国际化是我们战略版块中非常重要的一块,所以阿里影业在创立初期就在洛杉矶建立了海外办公室。阿里做文化娱乐传媒行业很重要的一块是希望为这个行业加分,把我们的能力输出,让这个产业更好的发展,希望更好促进中外文化交流,让中国文化走出去,让海外了解中国,同时也希望把好的内容带到国内,让观众丰富他们的体验。”

因此,中国资本进军奥斯卡并不是对于美国文化的一种妥协。实际上,东方故事对于西方人有着很大的吸引力。《末代皇帝》是个很好的例子,并且是属于典型的外国导演讲好中国故事,影片也说明了东方文化还没有褪去其神秘的光环,在国际上的市场很大,这也恰好说明了如何讲好中国故事才是发展的关键。两夺奥斯卡的李安是讲好故事的代表,《少年派》也成了中国导演讲好外国故事的典范,不过,《少年派》的故事也并不是正统的国外故事,更像一种共性的价值观念。

当然,中国电影人在进军国外影视领域过程中,也不只是资本布局,其实内容也早有布局。比如小猪佩奇就是阿里影业参与的合制电影,用海外IP进行一些本土化中国年式的创作,而且也在海外发行上映了。

因此,资本进军奥斯卡其实也是在为文化的输出铺路。就像张蔚所说,阿里在加入的过程中不仅起到了一种优质影片的引入作用,另一方面,也会逐渐参与到整体的制作当中,作为电影的出品方,也会带给国际更多中国市场的声音,而这也逐渐将中国式审美带向世界,同时,阿里影业也提到,将加深与华夏的发行合作,在整个影视业的链条中为我国的影视发展助力。

最后,值得一提的是,资本不仅在电影出海扮演了急先锋的角色,同时也是电影成功必不可少的要素,它对于影片的公关同样重要,因为奥斯卡的评奖并不仅仅从影片本身出发,必要的金钱投入不可少,不少影片冲奥成本甚至可达上亿级别。因此,奥斯卡是电影人的梦想,但又是复杂的商业集合体。我们期待未来的中国电影在国内和国外市场上有更好的发展。笔者相信,类似于阿里影业的这种资本布局、内容布局的出海策略,最终也会全链条助力我国电影产业的发展,形成一种反哺机制,这是值得期待的。

为中国资本进军奥斯卡叫好2019-03-05 07:41作者:盘和林
盘和林 中国财政科学研究院应用经济学博士后

北京时间2月25日中午12时,第91届奥斯卡获奖最佳影片评选揭晓。由梦工厂影片、参与者传媒、阿里影业出品的电影《绿皮书》获得该奖,该片还斩获最佳原创剧本、最佳男配角两项大奖。

奥斯卡金像奖是每个电影人共同追求的莫大荣誉。从上世纪开始,中国电影人便不断探索,追逐心中的奥斯卡之梦。

出生在广东的华裔摄影师黄宗霑——凭借《海角游魂》获得1939年奥斯卡提名,在那个白人称王的影视界第一次注入了黄皮肤的血液,但是,纵使对于奖项的追求已跨越近百年,但“小金人”却始终可望而不可及,各种复杂的原因让中国离奥斯卡越来越远。

10年前,中国还有类似《霸王别姬》、《英雄》、《菊豆》等影片参与角逐奥斯卡奖,但近5年来,在奥斯卡逐鹿场上,中国影片一直缺席。好在,中国资本开始出现在奥斯卡竞艳场中。

《绿皮书》的获奖被视为是中国电影出海进军奥斯卡的一种方式,同时,它也被不少人认为是迂回战略。奥斯卡是美国人创立的奖项,以影片形式进军该奖,主要的阻力在于文化输出障碍。从阿里影业进军奥斯卡的选题标准可以发现,“小人物、大情怀、正能量”的价值观成为消除文化障碍的切入点,因为它具备某种普适性。

阿里影业总裁张蔚在接受采访时说,“在阿里影业成立之初,我们一直认为全球化国际化是我们战略版块中非常重要的一块,所以阿里影业在创立初期就在洛杉矶建立了海外办公室。阿里做文化娱乐传媒行业很重要的一块是希望为这个行业加分,把我们的能力输出,让这个产业更好的发展,希望更好促进中外文化交流,让中国文化走出去,让海外了解中国,同时也希望把好的内容带到国内,让观众丰富他们的体验。”

因此,中国资本进军奥斯卡并不是对于美国文化的一种妥协。实际上,东方故事对于西方人有着很大的吸引力。《末代皇帝》是个很好的例子,并且是属于典型的外国导演讲好中国故事,影片也说明了东方文化还没有褪去其神秘的光环,在国际上的市场很大,这也恰好说明了如何讲好中国故事才是发展的关键。两夺奥斯卡的李安是讲好故事的代表,《少年派》也成了中国导演讲好外国故事的典范,不过,《少年派》的故事也并不是正统的国外故事,更像一种共性的价值观念。

当然,中国电影人在进军国外影视领域过程中,也不只是资本布局,其实内容也早有布局。比如小猪佩奇就是阿里影业参与的合制电影,用海外IP进行一些本土化中国年式的创作,而且也在海外发行上映了。

因此,资本进军奥斯卡其实也是在为文化的输出铺路。就像张蔚所说,阿里在加入的过程中不仅起到了一种优质影片的引入作用,另一方面,也会逐渐参与到整体的制作当中,作为电影的出品方,也会带给国际更多中国市场的声音,而这也逐渐将中国式审美带向世界,同时,阿里影业也提到,将加深与华夏的发行合作,在整个影视业的链条中为我国的影视发展助力。

最后,值得一提的是,资本不仅在电影出海扮演了急先锋的角色,同时也是电影成功必不可少的要素,它对于影片的公关同样重要,因为奥斯卡的评奖并不仅仅从影片本身出发,必要的金钱投入不可少,不少影片冲奥成本甚至可达上亿级别。因此,奥斯卡是电影人的梦想,但又是复杂的商业集合体。我们期待未来的中国电影在国内和国外市场上有更好的发展。笔者相信,类似于阿里影业的这种资本布局、内容布局的出海策略,最终也会全链条助力我国电影产业的发展,形成一种反哺机制,这是值得期待的。

  • 证券时报APP
  • 微信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