证券时报官方微信公众号

扫描上方二维码关注微信公众号

证券时报官方新闻客户端

扫描上方二维码下载客户端

您所在的位置:首页 > 专栏 > 缘木求鱼

风景无处不在 树上亦能有鱼

降维打击2019-03-11 07:56作者:缘木求鱼

俄罗斯有几个昆虫学家,为了深入研究蚂蚁巢穴的结构,想出一个“绝招”:先在草原上找到一个大型巢穴,然后拉来十吨水泥灌了进去。静等水泥凝固之后,再从泥土中刨出,就得到了一架完美异常的蚁穴。

同样的事情,美国的艺术家也干过。不过,为了艺术品的美观计,俄罗斯的水泥,换成了美国的熔融铝水,顺着蚁穴洞口浇进去,冷却之后挖掘出来,稍加清洗打磨,一架样貌华美且独一无二的艺术品,就闪亮登场。一件这样的艺术品能卖不少钱。

据研究,蚂蚁们要建成这样一座占地超过50平方米、深达8米的“大都市”,需要巨大付出,数亿只工蚁胼手胝足,搬运一趟的距离,若以人类的视角计算,长度超过1公里,最终搬移的土方量高达40吨。

对小小的蚂蚁而言,建造这样一座“大都市”,要付出移山倒海之力,牺牲“几代人”的青春,但被人类毁掉,也不过就是分分钟的事情,更让“蚁”难受的是,“干坏事”的人还无所用心,对蚂蚁的牺牲和感受,根本不了解,而且似乎也没有了解的兴趣。不过,这也可以理解,原本就不是同处一个维度的生物,相互之间的隔膜,简直可以用银河系来度量了。

“降维打击”,是刘慈欣在科幻小说里为外星文明编造出的一种高技术能力,只要将攻击目标所处的空间维度降低一个等级,攻击目标将因无法在低维度空间生存而自我毁灭,或者很容易被消灭。这虽然是一种子虚乌有的能力,但从一大窝蚂蚁的“都市文明”被人类轻易毁掉这件事情上看,说蚂蚁被“降维打击”了也未尝不可。

想来,“降维打击”的最可怕之处,全在于相对低维度生物对或有临头灾难的不预知、无防备、难挽救吧,总是处于这种担心会被随时干掉的状态,也难怪心理压力巨大了。好在对于所有相对低维度生物而言,绝大多数情况下,都不知道“降维打击”的存在。即使偶有极聪慧者——比如刘慈欣这样的——猜出可能存在这种“高能力”,但鉴于其相对低维度的生存环境和状态导致的心理认知模式,也是相当低维度的,对这种“高能力”的威力和最终导致的结局也不甚了了而无所防范,关键是想象出来的“打击”总也等不到,人世间的规律就是,逐渐淡化、漠视。

在这样的规律主导下,“降维打击”总是显得突然而致命。不过值得庆幸的是,别管是水泥浇头,还是铝水熔身,瞬间即死,无所恐惧,大约也没什么痛苦,也算是万千死法中的次优死法吧。这当然就是良善的“降维打击”了,还有一种不太良善的,赶上了就比较让人痛苦。这种让人事后有锥心之痛的“打击”,其实俯拾皆是,人们总结得很细致,诸如“美团”干掉了“康师傅”之类,在此就不赘述了,单说一下股市里的“降维打击”。

大盘由冷转热,似乎就在一瞬间。从1月4日的绝地反击开始,大盘指数置三个跳空缺口于不顾,一路跳着涨上去,其绝不休整、绝不回头的执拗劲头,颠覆了许多“老油条”的认知模式。在目前态势下,那些坚守传统投资思路、总碎嘴叨叨着“风险”、叨叨着“没啥本质改变”的踏空者,大约就会有一种被谁“降维打击”了的感觉吧。那是一定的。

这样的“被打击者”想必不少,但大盘却丝毫不受其影响,其中的原因被猜测为——着急忙慌冲进来的“新人”实在太多了。也算一种说法。不过,是谁偷偷给这些“初生牛犊”发出了冲锋信号呢?实在有点儿不好说,大盘反转得太快、太剧烈,许多东西就很容易被隐在波动中、隐在激动的情绪中难以为人发现,或者难以为人发现真面目。

在激烈的市况下,虽然许多事情很难说,但可以确定的是,把对方的思维引向自己的思维路径,使其顺着自己的预设,自然而然地想开去,甚而发挥开去,空翻多也好,多翻空也罢,从某种意义上讲,也算一种很高妙的“降维打击”吧。现在的踏空者,还有未来的套牢者,其锥心之痛,或许就来源于此。

降维打击2019-03-11 07:56作者:缘木求鱼
缘木求鱼 风景无处不在 树上亦能有鱼

俄罗斯有几个昆虫学家,为了深入研究蚂蚁巢穴的结构,想出一个“绝招”:先在草原上找到一个大型巢穴,然后拉来十吨水泥灌了进去。静等水泥凝固之后,再从泥土中刨出,就得到了一架完美异常的蚁穴。

同样的事情,美国的艺术家也干过。不过,为了艺术品的美观计,俄罗斯的水泥,换成了美国的熔融铝水,顺着蚁穴洞口浇进去,冷却之后挖掘出来,稍加清洗打磨,一架样貌华美且独一无二的艺术品,就闪亮登场。一件这样的艺术品能卖不少钱。

据研究,蚂蚁们要建成这样一座占地超过50平方米、深达8米的“大都市”,需要巨大付出,数亿只工蚁胼手胝足,搬运一趟的距离,若以人类的视角计算,长度超过1公里,最终搬移的土方量高达40吨。

对小小的蚂蚁而言,建造这样一座“大都市”,要付出移山倒海之力,牺牲“几代人”的青春,但被人类毁掉,也不过就是分分钟的事情,更让“蚁”难受的是,“干坏事”的人还无所用心,对蚂蚁的牺牲和感受,根本不了解,而且似乎也没有了解的兴趣。不过,这也可以理解,原本就不是同处一个维度的生物,相互之间的隔膜,简直可以用银河系来度量了。

“降维打击”,是刘慈欣在科幻小说里为外星文明编造出的一种高技术能力,只要将攻击目标所处的空间维度降低一个等级,攻击目标将因无法在低维度空间生存而自我毁灭,或者很容易被消灭。这虽然是一种子虚乌有的能力,但从一大窝蚂蚁的“都市文明”被人类轻易毁掉这件事情上看,说蚂蚁被“降维打击”了也未尝不可。

想来,“降维打击”的最可怕之处,全在于相对低维度生物对或有临头灾难的不预知、无防备、难挽救吧,总是处于这种担心会被随时干掉的状态,也难怪心理压力巨大了。好在对于所有相对低维度生物而言,绝大多数情况下,都不知道“降维打击”的存在。即使偶有极聪慧者——比如刘慈欣这样的——猜出可能存在这种“高能力”,但鉴于其相对低维度的生存环境和状态导致的心理认知模式,也是相当低维度的,对这种“高能力”的威力和最终导致的结局也不甚了了而无所防范,关键是想象出来的“打击”总也等不到,人世间的规律就是,逐渐淡化、漠视。

在这样的规律主导下,“降维打击”总是显得突然而致命。不过值得庆幸的是,别管是水泥浇头,还是铝水熔身,瞬间即死,无所恐惧,大约也没什么痛苦,也算是万千死法中的次优死法吧。这当然就是良善的“降维打击”了,还有一种不太良善的,赶上了就比较让人痛苦。这种让人事后有锥心之痛的“打击”,其实俯拾皆是,人们总结得很细致,诸如“美团”干掉了“康师傅”之类,在此就不赘述了,单说一下股市里的“降维打击”。

大盘由冷转热,似乎就在一瞬间。从1月4日的绝地反击开始,大盘指数置三个跳空缺口于不顾,一路跳着涨上去,其绝不休整、绝不回头的执拗劲头,颠覆了许多“老油条”的认知模式。在目前态势下,那些坚守传统投资思路、总碎嘴叨叨着“风险”、叨叨着“没啥本质改变”的踏空者,大约就会有一种被谁“降维打击”了的感觉吧。那是一定的。

这样的“被打击者”想必不少,但大盘却丝毫不受其影响,其中的原因被猜测为——着急忙慌冲进来的“新人”实在太多了。也算一种说法。不过,是谁偷偷给这些“初生牛犊”发出了冲锋信号呢?实在有点儿不好说,大盘反转得太快、太剧烈,许多东西就很容易被隐在波动中、隐在激动的情绪中难以为人发现,或者难以为人发现真面目。

在激烈的市况下,虽然许多事情很难说,但可以确定的是,把对方的思维引向自己的思维路径,使其顺着自己的预设,自然而然地想开去,甚而发挥开去,空翻多也好,多翻空也罢,从某种意义上讲,也算一种很高妙的“降维打击”吧。现在的踏空者,还有未来的套牢者,其锥心之痛,或许就来源于此。

  • 证券时报APP
  • 微信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