证券时报官方微信公众号

扫描上方二维码关注微信公众号

证券时报官方新闻客户端

扫描上方二维码下载客户端

您所在的位置:首页 > 专栏 > 缘木求鱼

风景无处不在 树上亦能有鱼

疯牛的故事2019-03-13 08:59作者:缘木求鱼

小时候看过的一本小人书,虽然书名、具体内容都忘了,但书中的一个惊险情节,老徐至今记忆犹新。

小山村里的一头大公牛,不知什么原因,突然发疯、红了眼、甩着尾巴在村子里乱冲乱撞。危急时刻,民兵队长临危不乱,抓个机会,飞身跃上牛背,两手的大拇指对准牛背(或者牛脖子)上的一处“大穴”,重重一按,大公牛马上像被人抽了筋,双腿一软,跪倒在地,疯不起来了。

情节大致如此。小人书估计画得挺生动,以致四十多年过去,搞得老徐还忘不了这个“精彩瞬间”。不过,精彩虽精彩,但故事的真实性实在不好考证,牛背上到底有没有这样一个要命的“大穴”,还真不好说。

前几年,有媒体报道说,某地有位奇人,擅长用螺丝刀杀牛,找准了牛头和脖子连接处的“关键点”,一刀下去,别管什么牛,马上瘫倒在地。据此人揭秘,“关键点”正是牛的延髓部位,螺丝刀刺入,切断了延髓,牛瞬间就丧失了感知、行动能力。专家解释,这种“点穴法”杀牛,牛不会有痛苦,也不会产生恐惧心理,血也放得干净,肉质会更好。

媒体的报道很详细,估计确有其事吧。如此说来,当年小人书上的民兵队长,点穴制服疯牛,不能算瞎说,他按压的“大穴”,估计就是牛的延髓部位。用此手段对付疯牛,无论如何都算得上高妙了,毕竟不是每个人都能学会这手功夫。不过,相对于高妙的点穴手段,骑到疯牛背上去似乎更有难度,除了胆子要大,更需手脚灵活,关键还要会抓时机。这些要素缺一不可,一处没做到位,都能要人命。因此,徒手制服疯牛,还是很有一些技术含量的。

现实生活里,民兵队长毕竟不能像“美国队长”那样无处不在,普通人遭遇到疯牛,除了远远躲开之外,大约也没什么好办法。相对于警察及时赶到,一枪——或者乱枪也行——把牛毙掉,这种大家远远躲避的应对之法,无疑更安全有效,也更为人道。疯牛总有跑累的时候,没劲儿了,自然就停下来,大多能变回正常牛。到了这个时候,人们再凑过去,当然就安全得多;关键是双方都没什么损失和伤害。

不过,理想状态总存在理想中,现实里是不常见的。现实里常见的是,绝大多数人都有爱凑热闹的毛病,毛病来劲了,难以自控、更无法他控,许多时候,越控制反而越要凑这个热闹。这也实在是没办法的事情。

疯牛在村子里一搅闹,面临危险的人,当然是没头苍蝇般地四处乱躲;原本没什么危险,或者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但偏偏特别想知道发生了什么事的人,却会急忙忙地跑来看热闹。结果就是两拨人挤撞在一起,乱哄哄一片;有人影在眼前乱晃,疯牛的疯劲儿就越发足。当此之时,人就真的比较危险了,即使躲过了牛犄角致命的顶撞,被同类践踏的风险也格外高。

但人类实在是一种很奇异的动物,对风险的遗忘能力特别高,别看这次被吓得不轻,下次同样的事情再发生,还是会忍不住挤上前去看个究竟。因为对许多人而言,寻常的日子过于乏味,疯牛一来,没准儿倒能带来过节般的心情呢,围在旁边看一看算很文雅了,有格外激动的,还要骑上牛背过把瘾。不过,骑马容易,骑驴也不难,唯独骑牛,实在是个技术活儿。据熟悉底细的老农说,牛背上的皮格外灵活,宛若和底层的肌肉分离着一般,可以前后左右地任意挪移,技术不过硬的人骑上去,牛不高兴了,牛皮随便涌动那么两下,人在上面就坐不住,非跌下来不可。

老徐从小在城里长大,没骑过牛,实在不知这说法的真假;但别管真假,骑牛肯定是件不太容易的事,骑疯牛就更困难。就此而言,民兵队长当然就更让人佩服得不得了。

疯牛的故事2019-03-13 08:59作者:缘木求鱼
缘木求鱼 风景无处不在 树上亦能有鱼

小时候看过的一本小人书,虽然书名、具体内容都忘了,但书中的一个惊险情节,老徐至今记忆犹新。

小山村里的一头大公牛,不知什么原因,突然发疯、红了眼、甩着尾巴在村子里乱冲乱撞。危急时刻,民兵队长临危不乱,抓个机会,飞身跃上牛背,两手的大拇指对准牛背(或者牛脖子)上的一处“大穴”,重重一按,大公牛马上像被人抽了筋,双腿一软,跪倒在地,疯不起来了。

情节大致如此。小人书估计画得挺生动,以致四十多年过去,搞得老徐还忘不了这个“精彩瞬间”。不过,精彩虽精彩,但故事的真实性实在不好考证,牛背上到底有没有这样一个要命的“大穴”,还真不好说。

前几年,有媒体报道说,某地有位奇人,擅长用螺丝刀杀牛,找准了牛头和脖子连接处的“关键点”,一刀下去,别管什么牛,马上瘫倒在地。据此人揭秘,“关键点”正是牛的延髓部位,螺丝刀刺入,切断了延髓,牛瞬间就丧失了感知、行动能力。专家解释,这种“点穴法”杀牛,牛不会有痛苦,也不会产生恐惧心理,血也放得干净,肉质会更好。

媒体的报道很详细,估计确有其事吧。如此说来,当年小人书上的民兵队长,点穴制服疯牛,不能算瞎说,他按压的“大穴”,估计就是牛的延髓部位。用此手段对付疯牛,无论如何都算得上高妙了,毕竟不是每个人都能学会这手功夫。不过,相对于高妙的点穴手段,骑到疯牛背上去似乎更有难度,除了胆子要大,更需手脚灵活,关键还要会抓时机。这些要素缺一不可,一处没做到位,都能要人命。因此,徒手制服疯牛,还是很有一些技术含量的。

现实生活里,民兵队长毕竟不能像“美国队长”那样无处不在,普通人遭遇到疯牛,除了远远躲开之外,大约也没什么好办法。相对于警察及时赶到,一枪——或者乱枪也行——把牛毙掉,这种大家远远躲避的应对之法,无疑更安全有效,也更为人道。疯牛总有跑累的时候,没劲儿了,自然就停下来,大多能变回正常牛。到了这个时候,人们再凑过去,当然就安全得多;关键是双方都没什么损失和伤害。

不过,理想状态总存在理想中,现实里是不常见的。现实里常见的是,绝大多数人都有爱凑热闹的毛病,毛病来劲了,难以自控、更无法他控,许多时候,越控制反而越要凑这个热闹。这也实在是没办法的事情。

疯牛在村子里一搅闹,面临危险的人,当然是没头苍蝇般地四处乱躲;原本没什么危险,或者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但偏偏特别想知道发生了什么事的人,却会急忙忙地跑来看热闹。结果就是两拨人挤撞在一起,乱哄哄一片;有人影在眼前乱晃,疯牛的疯劲儿就越发足。当此之时,人就真的比较危险了,即使躲过了牛犄角致命的顶撞,被同类践踏的风险也格外高。

但人类实在是一种很奇异的动物,对风险的遗忘能力特别高,别看这次被吓得不轻,下次同样的事情再发生,还是会忍不住挤上前去看个究竟。因为对许多人而言,寻常的日子过于乏味,疯牛一来,没准儿倒能带来过节般的心情呢,围在旁边看一看算很文雅了,有格外激动的,还要骑上牛背过把瘾。不过,骑马容易,骑驴也不难,唯独骑牛,实在是个技术活儿。据熟悉底细的老农说,牛背上的皮格外灵活,宛若和底层的肌肉分离着一般,可以前后左右地任意挪移,技术不过硬的人骑上去,牛不高兴了,牛皮随便涌动那么两下,人在上面就坐不住,非跌下来不可。

老徐从小在城里长大,没骑过牛,实在不知这说法的真假;但别管真假,骑牛肯定是件不太容易的事,骑疯牛就更困难。就此而言,民兵队长当然就更让人佩服得不得了。

  • 证券时报APP
  • 微信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