证券时报官方微信公众号

扫描上方二维码关注微信公众号

证券时报官方新闻客户端

扫描上方二维码下载客户端

您所在的位置:首页 > 专栏 > 蔡江伟

证券时报记者

超利贷狰狞2019-03-18 07:59作者:蔡江伟

“714高炮”贷款平台们被央视曝光了,极低的申请门槛,极快的放款速度,背后却是超高的利率,以资本最大的恶意,攻击人性最弱的环节,面目狰狞。我也曾见过深陷这类平台的借款人,债务在极短时间内便呈几何倍数般放大,欲罢不能,几无翻身可能。

在一切假以普惠金融的名目中,危害最深,也最为人所憎恶的,便是这所谓的超利贷。便有懂行的人对我说,运营这类平台,并不需要特许的牌照,犹如黑产,游离在正规的金融监管之外,借着网络推广的便利,以很小的投入,便可日进斗金。这条食物链上,还集结着众多的食利者——兜售用户信息的卖家、提供APP接口的平台、专司催收的团队,在嗜血的资本加持下,肆意分肥。一些头部玩家,已假金融科技之名,成长为所谓的行业“独角兽”,甚至登陆资本市场。而上钩的人们,或因自身资信不佳、借贷无门;或因一时疏忽,不慎入彀;或超前消费,贪图便利;或形势所迫,饮鸩止渴……总之,借贷者一旦上当,便是噩梦的开始。

那时我唯一的希望,便在这种为害社会的平台们倒掉。看到那些为此沉沦的个体,以及背后破碎的家庭,心理就不舒服。后来便陆续有新闻报道,揭露此类平台的黑幕,痛陈其对社会的危害。披着互联网+的外衣,俨然做着高利贷的勾当,怕是在旧社会被万人唾弃的“驴打滚”,在这些超利贷平台面前,也要甘拜下风。但在暴利的驱使下,他们总能找到变通的办法,不断变换马甲,以逃避监管的打击。

现在,他们终于被央视曝光了,以3·15晚会的力度,不出意外的话,接下来将是一轮雷霆风暴般地监管。则普天之下的人民,其欣喜为何如?这是有事实可证的,试到网络、民间探听民意去,凡有田夫野老,蚕妇村氓,除了几个脑髓里有点贵恙的之外,可有谁不认为这些超利贷平台需要大力整顿的?人总有资金短缺的时刻,而正规的金融服务,便有覆盖不周的地方。这也是民间借贷长期且广泛存在的现实社会基础。出借资金者承担了坏账的风险,尤其对资信不佳的借款人,要求更高的利率以对冲风险,本无可厚非。但这总得建立在平等协商的基础上、在合乎道德规范的框架内。而这些超利贷平台,却以种种名义,收取动辄1000%以上的利息,简直是要将人逼入绝路了。

当初某现金贷公司在美上市,其CEO在面对高利贷质疑时,曾夸下海口说不还钱一律不催收,就当福利送,事后当然是被狠狠打脸。倘若以这样的信息披露标准,于A股显然不符规范,不知道要收到多少问询函、甚至公开谴责等处罚。头部玩家尚且如此草莽,其他人野蛮生长的程度,倒也由此可窥一斑。

当初,现实狠狠地教育了那些不敢加杠杆的人们,如今却似乎到了物极必反的时刻,尤其这类“714高炮”贷款,极低的门槛,最大限度地迎合乃至挑动人们超前消费的欲望。嗜血的资本向他们抛出了一枚枚沾有毒药的钩子,超贷平台们的吸引力和危害,已经堪与毒品匹敌。而对应的监管,显然不能再停留在认为其“人畜无害”的阶段。

需求者最缺的不是金钱,而是自律。他们虽然自身也有过错,但这不能成为其应该被“宰”的理由。

超利贷狰狞2019-03-18 07:59作者:蔡江伟
蔡江伟 证券时报记者

“714高炮”贷款平台们被央视曝光了,极低的申请门槛,极快的放款速度,背后却是超高的利率,以资本最大的恶意,攻击人性最弱的环节,面目狰狞。我也曾见过深陷这类平台的借款人,债务在极短时间内便呈几何倍数般放大,欲罢不能,几无翻身可能。

在一切假以普惠金融的名目中,危害最深,也最为人所憎恶的,便是这所谓的超利贷。便有懂行的人对我说,运营这类平台,并不需要特许的牌照,犹如黑产,游离在正规的金融监管之外,借着网络推广的便利,以很小的投入,便可日进斗金。这条食物链上,还集结着众多的食利者——兜售用户信息的卖家、提供APP接口的平台、专司催收的团队,在嗜血的资本加持下,肆意分肥。一些头部玩家,已假金融科技之名,成长为所谓的行业“独角兽”,甚至登陆资本市场。而上钩的人们,或因自身资信不佳、借贷无门;或因一时疏忽,不慎入彀;或超前消费,贪图便利;或形势所迫,饮鸩止渴……总之,借贷者一旦上当,便是噩梦的开始。

那时我唯一的希望,便在这种为害社会的平台们倒掉。看到那些为此沉沦的个体,以及背后破碎的家庭,心理就不舒服。后来便陆续有新闻报道,揭露此类平台的黑幕,痛陈其对社会的危害。披着互联网+的外衣,俨然做着高利贷的勾当,怕是在旧社会被万人唾弃的“驴打滚”,在这些超利贷平台面前,也要甘拜下风。但在暴利的驱使下,他们总能找到变通的办法,不断变换马甲,以逃避监管的打击。

现在,他们终于被央视曝光了,以3·15晚会的力度,不出意外的话,接下来将是一轮雷霆风暴般地监管。则普天之下的人民,其欣喜为何如?这是有事实可证的,试到网络、民间探听民意去,凡有田夫野老,蚕妇村氓,除了几个脑髓里有点贵恙的之外,可有谁不认为这些超利贷平台需要大力整顿的?人总有资金短缺的时刻,而正规的金融服务,便有覆盖不周的地方。这也是民间借贷长期且广泛存在的现实社会基础。出借资金者承担了坏账的风险,尤其对资信不佳的借款人,要求更高的利率以对冲风险,本无可厚非。但这总得建立在平等协商的基础上、在合乎道德规范的框架内。而这些超利贷平台,却以种种名义,收取动辄1000%以上的利息,简直是要将人逼入绝路了。

当初某现金贷公司在美上市,其CEO在面对高利贷质疑时,曾夸下海口说不还钱一律不催收,就当福利送,事后当然是被狠狠打脸。倘若以这样的信息披露标准,于A股显然不符规范,不知道要收到多少问询函、甚至公开谴责等处罚。头部玩家尚且如此草莽,其他人野蛮生长的程度,倒也由此可窥一斑。

当初,现实狠狠地教育了那些不敢加杠杆的人们,如今却似乎到了物极必反的时刻,尤其这类“714高炮”贷款,极低的门槛,最大限度地迎合乃至挑动人们超前消费的欲望。嗜血的资本向他们抛出了一枚枚沾有毒药的钩子,超贷平台们的吸引力和危害,已经堪与毒品匹敌。而对应的监管,显然不能再停留在认为其“人畜无害”的阶段。

需求者最缺的不是金钱,而是自律。他们虽然自身也有过错,但这不能成为其应该被“宰”的理由。

  • 证券时报APP
  • 微信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