证券时报官方微信公众号

扫描上方二维码关注微信公众号

证券时报官方新闻客户端

扫描上方二维码下载客户端

您所在的位置:首页 > 专栏 > 今纶

独立财经评论员

广佛同城第一关键词“科创”2019-03-18 08:02作者:今纶

日前,媒体采访全国政协委员、广州市政协主席刘悦伦时,刘悦伦表示,广佛同城这篇文章必须做好。广州的基础设施和现代服务业可以补充佛山的不足,两座城市优势互补性非常强。怎么把互补性发挥到极致,把这一极作用充分发挥起来?

刘悦伦提及“这一极”,应该是针对“极点”的说法:《粤港澳大湾区发展规划纲要》中明确提到:构建极点带动、轴带支撑网络化空间格局。

那么,广佛同城的关键词是什么?我个人认为第一关键词是“科创”,而且广佛彼此对接的基础非常好,有很强的互补性。去年8月,广州和佛山两市签署了《深化创新驱动发展战略合作框架协议》,提出在打造世界级先进制造业集群等12大领域开展合作,形成“广州创新大脑、佛山转化中心”创新驱动区域协调有序发展的新格局。

“创新大脑”是重中之重,换言之,“科创”是广佛同城的最大公约数。广州现代服务业经济优势明显,佛山装备制造等实力突出,佛山产业转型升级需要科教和创新资源的支持,而广州的高教和创新资源十分丰富,二者除了各自的重点发展方向之外(比如广州有门户和交通枢纽的定位),应该可以更多着力于制造业的再提升和再发力。

广佛同城可以参考的对象是德国,德国在其发展过程中,扎扎实实在精密机械、制药、工程机械、汽车制造、环保等领域深耕,靠技术来推动企业进步,结果就是“德国制造”成为一种口碑产品,其背后的强大推动力就是“科创”。

没有“科技创新”,德国很难在制造业形成长期优势。如今我们耳熟能详的奔驰、宝马、大众汽车以及拜耳、巴斯夫、西门子都是德国企业,德国人以先进制造业敲开了很多国家的进口大门,以“外需”拉动本国经济增长,这是值得点赞的方向。制造业是一国、一地工业实力的综合体现,是工业基础的核心。相比金融、娱乐等行业,制造业投资大、周期长、见效慢,但一旦形成领先优势,很难被后来者赶超。

当然,“科创”需要有教育做基础,广州的科教资源和佛山的科教资源要注意错位发展,佛山未必要追求“高大上”的科教资源,而应更重视职业教育的发展。正如我们所知,德国的双元制职业教育模式世界知名,这为德国经济提供了大量高素质职工。而且这些职工在收入、社会待遇等诸多方面和一些所谓的“体面工作”相比,并不落在下风,未来广佛同城的过程中,在制造业的发展过程中,要有意识地提升专业人士的地位和待遇,只有受尊重的工人才能做出受尊重的产品。

佛山各区域产业优势分工明显,目前已形成“一镇一主品”的专业镇经济形态。这其实和德国非常像:据媒体报道,德国产业分布均衡,没有一个傲视群雄的经济中心。在德国首都柏林,德国排名前100名的大企业,只有3个将总部放在那里。德国的东南西北各部都有自己发展的特色经济。好处也是显而易见的,产业均衡分布的好外是方便就业,避免人群集中于某几个超大城市。相信民营经济占重要地位的佛山未来也会持续强化现有经济形态,这确实是市场化选择的合理分工:更专业,更高效。

广佛推动“科创”的文教资源可能主要来自于广州,广州目前要解决的第一问题是如何高效率地利用好现有的高校、研究院所资源,使得相应的科研人员更多地与企业对接,无论是专利还是课题都应该走更实用,更接地气的路径,这实际需要重构和打破现有的条条框框,需要更多灵活变通的机制来加以支持。

其次则要结合广州的“IAB”战略,在人才引进和产品转化上更聚焦,更有目的性,力争要打造出高质量的爆款产品,形成持续研发力量,这样才能为“转化中心”佛山提供足够的“科创”支持。

广佛同城第一关键词“科创”2019-03-18 08:02作者:今纶
今纶 独立财经评论员

日前,媒体采访全国政协委员、广州市政协主席刘悦伦时,刘悦伦表示,广佛同城这篇文章必须做好。广州的基础设施和现代服务业可以补充佛山的不足,两座城市优势互补性非常强。怎么把互补性发挥到极致,把这一极作用充分发挥起来?

刘悦伦提及“这一极”,应该是针对“极点”的说法:《粤港澳大湾区发展规划纲要》中明确提到:构建极点带动、轴带支撑网络化空间格局。

那么,广佛同城的关键词是什么?我个人认为第一关键词是“科创”,而且广佛彼此对接的基础非常好,有很强的互补性。去年8月,广州和佛山两市签署了《深化创新驱动发展战略合作框架协议》,提出在打造世界级先进制造业集群等12大领域开展合作,形成“广州创新大脑、佛山转化中心”创新驱动区域协调有序发展的新格局。

“创新大脑”是重中之重,换言之,“科创”是广佛同城的最大公约数。广州现代服务业经济优势明显,佛山装备制造等实力突出,佛山产业转型升级需要科教和创新资源的支持,而广州的高教和创新资源十分丰富,二者除了各自的重点发展方向之外(比如广州有门户和交通枢纽的定位),应该可以更多着力于制造业的再提升和再发力。

广佛同城可以参考的对象是德国,德国在其发展过程中,扎扎实实在精密机械、制药、工程机械、汽车制造、环保等领域深耕,靠技术来推动企业进步,结果就是“德国制造”成为一种口碑产品,其背后的强大推动力就是“科创”。

没有“科技创新”,德国很难在制造业形成长期优势。如今我们耳熟能详的奔驰、宝马、大众汽车以及拜耳、巴斯夫、西门子都是德国企业,德国人以先进制造业敲开了很多国家的进口大门,以“外需”拉动本国经济增长,这是值得点赞的方向。制造业是一国、一地工业实力的综合体现,是工业基础的核心。相比金融、娱乐等行业,制造业投资大、周期长、见效慢,但一旦形成领先优势,很难被后来者赶超。

当然,“科创”需要有教育做基础,广州的科教资源和佛山的科教资源要注意错位发展,佛山未必要追求“高大上”的科教资源,而应更重视职业教育的发展。正如我们所知,德国的双元制职业教育模式世界知名,这为德国经济提供了大量高素质职工。而且这些职工在收入、社会待遇等诸多方面和一些所谓的“体面工作”相比,并不落在下风,未来广佛同城的过程中,在制造业的发展过程中,要有意识地提升专业人士的地位和待遇,只有受尊重的工人才能做出受尊重的产品。

佛山各区域产业优势分工明显,目前已形成“一镇一主品”的专业镇经济形态。这其实和德国非常像:据媒体报道,德国产业分布均衡,没有一个傲视群雄的经济中心。在德国首都柏林,德国排名前100名的大企业,只有3个将总部放在那里。德国的东南西北各部都有自己发展的特色经济。好处也是显而易见的,产业均衡分布的好外是方便就业,避免人群集中于某几个超大城市。相信民营经济占重要地位的佛山未来也会持续强化现有经济形态,这确实是市场化选择的合理分工:更专业,更高效。

广佛推动“科创”的文教资源可能主要来自于广州,广州目前要解决的第一问题是如何高效率地利用好现有的高校、研究院所资源,使得相应的科研人员更多地与企业对接,无论是专利还是课题都应该走更实用,更接地气的路径,这实际需要重构和打破现有的条条框框,需要更多灵活变通的机制来加以支持。

其次则要结合广州的“IAB”战略,在人才引进和产品转化上更聚焦,更有目的性,力争要打造出高质量的爆款产品,形成持续研发力量,这样才能为“转化中心”佛山提供足够的“科创”支持。

  • 证券时报APP
  • 微信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