证券时报官方微信公众号

扫描上方二维码关注微信公众号

证券时报官方新闻客户端

扫描上方二维码下载客户端

您所在的位置:首页 > 专栏 > 魏敏

上海高校教师、博士研究生

网商银行等民营银行做条好“鲶鱼”不易2019-03-18 08:08作者:魏敏

世人都知银行好。各机构对民营银行的追捧由来已久,仅A股近几年至少有50家以上的上市公司发布过公告称拟进军民营银行。同时不少省、市级政府在民营银行申请设立过程中也是忙前忙后、不遗余力,多与政绩考核挂钩。有赖于两会前夕央行旗下的《金融时报》调研出台的《中国民营银行发展报告》,我们才发现迄今已有17家民营银行悄然开业运营。业务定位多聚焦于小微企业、“三农”、自贸区和科创企业等金融需求,基本践行了当初监管部门设立民营银行的初衷。不出人意料的是,其中最具互联网基因也是最知名的浙江网商银行与前海微众银行两家发展最快。

这一进步被央行党委书记、银保监会主席郭树清在两会“部长通道”谈及“金融支持民营企业”时做了点名表扬,肯定网商银行等民营银行贷款做得好,不良率也低。会进一步推广这些经验,采取更多的措施支持民营企业和小微企业发展。这让我们前些年对喧嚣中的几家试点行业务推进艰涩,产品线磕磕绊绊的担忧不再,说明当前民营银行发展的“生态圈”系统已经开始完善。

传统的银行业过度依赖息差盈利的路径依赖难以为继,是当前的共识。民营银行的出生就自带“搅局”的“鲶鱼”基因,更贴地气。大多能够主动科技赋能,拿出面向小微企业、“三农”与个人的产品与各类较好的体验终端。这一倒逼,非但促进了整个“生态”的不可逆,也实实在在的造福于小微、“三农”与个人。以其中的领头羊网商银行为例,立志要以技术与数据驱动,做一家服务最好、“有情有义”的银行。客户以“路边摊”、“个体户”这样的毛细血管一样的经济单元为主。截至2018年底的数据是累计服务超1300万小微企业和个体经营者,不过这一坚持,也让网商银行在服务小企业最多的同时,“勇夺”利润全行业最低,2017年的净利润仅4亿。虽然与传统银行虽对小微服务不足,但动辄数十亿、百亿的利润相形见绌,甚至与微众银行近15亿的净利润(网商银行主要以小微企业为服务对象,而微众银行则以个人消费贷为主营业务来源)也有较大差距,但这代表的是民营银行面对小微企业、“三农”领域这一广阔的普惠金融蓝海的大志向。这说明民营银行,尤其是互联网银行意图并非仅在赚钱,起码并非一开始就要赚钱。要赚钱,做电商一样赚钱,短时间来看,可能比进军民营银行还要挣的多。

不过民营银行这条“鲶鱼”能否继续保持“搅局”的活力,还有不少制约。例如,与成熟的大中型传统银行相比,除了资金实力小、风控能力弱,还有命门被业界担忧。那便是缺乏线下渠道的民营银行负债端多数依赖于股东资金以及同业负债,融资方式单一且占比巨大。这让民营银行的业务范围和辐射能力受到严重制约,短期内难以对传统银行形成真正意义上的冲击。除却来自外部客观因素的阻碍,民营银行的发展还受其自身局限性的影响,致使差异化竞争优势尚不明晰。

此外我们注意到,当前我国银行业向民营资本开放,仍然停留在探索阶段,更像是一种“特事特办”。时至今日,也没有出台专门针对民营银行的监督管理办法。不过民营资本设立民营银行的初衷是为了缓解融资难困境,更好地帮助民营企业和中小微企业发展。考虑到这一初衷,监管在注意保持平等性、公平性的前提下,对民营银行的创新业务还应相对宽容,毕竟做类似坚持服务最多小微企业,利润却最薄的“鲶鱼”也不容易,更值得推广。

平心而论,对于民营银行,我们更寄希望于其立足“草根”金融的本色,而不是一旦获批持牌、登堂入室之后,比原本“高大上”的传统银行还要“高大上”。更希望以网商银行为代表的民营银行“鲶鱼”,在小微服务特色之余,继续“倒逼”传统商业银行,进而创造整个市场前所未有,乃至“不可思议”的客户体验。

网商银行等民营银行做条好“鲶鱼”不易2019-03-18 08:08作者:魏敏
魏敏 上海高校教师、博士研究生

世人都知银行好。各机构对民营银行的追捧由来已久,仅A股近几年至少有50家以上的上市公司发布过公告称拟进军民营银行。同时不少省、市级政府在民营银行申请设立过程中也是忙前忙后、不遗余力,多与政绩考核挂钩。有赖于两会前夕央行旗下的《金融时报》调研出台的《中国民营银行发展报告》,我们才发现迄今已有17家民营银行悄然开业运营。业务定位多聚焦于小微企业、“三农”、自贸区和科创企业等金融需求,基本践行了当初监管部门设立民营银行的初衷。不出人意料的是,其中最具互联网基因也是最知名的浙江网商银行与前海微众银行两家发展最快。

这一进步被央行党委书记、银保监会主席郭树清在两会“部长通道”谈及“金融支持民营企业”时做了点名表扬,肯定网商银行等民营银行贷款做得好,不良率也低。会进一步推广这些经验,采取更多的措施支持民营企业和小微企业发展。这让我们前些年对喧嚣中的几家试点行业务推进艰涩,产品线磕磕绊绊的担忧不再,说明当前民营银行发展的“生态圈”系统已经开始完善。

传统的银行业过度依赖息差盈利的路径依赖难以为继,是当前的共识。民营银行的出生就自带“搅局”的“鲶鱼”基因,更贴地气。大多能够主动科技赋能,拿出面向小微企业、“三农”与个人的产品与各类较好的体验终端。这一倒逼,非但促进了整个“生态”的不可逆,也实实在在的造福于小微、“三农”与个人。以其中的领头羊网商银行为例,立志要以技术与数据驱动,做一家服务最好、“有情有义”的银行。客户以“路边摊”、“个体户”这样的毛细血管一样的经济单元为主。截至2018年底的数据是累计服务超1300万小微企业和个体经营者,不过这一坚持,也让网商银行在服务小企业最多的同时,“勇夺”利润全行业最低,2017年的净利润仅4亿。虽然与传统银行虽对小微服务不足,但动辄数十亿、百亿的利润相形见绌,甚至与微众银行近15亿的净利润(网商银行主要以小微企业为服务对象,而微众银行则以个人消费贷为主营业务来源)也有较大差距,但这代表的是民营银行面对小微企业、“三农”领域这一广阔的普惠金融蓝海的大志向。这说明民营银行,尤其是互联网银行意图并非仅在赚钱,起码并非一开始就要赚钱。要赚钱,做电商一样赚钱,短时间来看,可能比进军民营银行还要挣的多。

不过民营银行这条“鲶鱼”能否继续保持“搅局”的活力,还有不少制约。例如,与成熟的大中型传统银行相比,除了资金实力小、风控能力弱,还有命门被业界担忧。那便是缺乏线下渠道的民营银行负债端多数依赖于股东资金以及同业负债,融资方式单一且占比巨大。这让民营银行的业务范围和辐射能力受到严重制约,短期内难以对传统银行形成真正意义上的冲击。除却来自外部客观因素的阻碍,民营银行的发展还受其自身局限性的影响,致使差异化竞争优势尚不明晰。

此外我们注意到,当前我国银行业向民营资本开放,仍然停留在探索阶段,更像是一种“特事特办”。时至今日,也没有出台专门针对民营银行的监督管理办法。不过民营资本设立民营银行的初衷是为了缓解融资难困境,更好地帮助民营企业和中小微企业发展。考虑到这一初衷,监管在注意保持平等性、公平性的前提下,对民营银行的创新业务还应相对宽容,毕竟做类似坚持服务最多小微企业,利润却最薄的“鲶鱼”也不容易,更值得推广。

平心而论,对于民营银行,我们更寄希望于其立足“草根”金融的本色,而不是一旦获批持牌、登堂入室之后,比原本“高大上”的传统银行还要“高大上”。更希望以网商银行为代表的民营银行“鲶鱼”,在小微服务特色之余,继续“倒逼”传统商业银行,进而创造整个市场前所未有,乃至“不可思议”的客户体验。

  • 证券时报APP
  • 微信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