证券时报官方微信公众号

扫描上方二维码关注微信公众号

证券时报官方新闻客户端

扫描上方二维码下载客户端

您所在的位置:首页 > 专栏 > 缘木求鱼

风景无处不在 树上亦能有鱼

“厕所革命”要打持久战2019-03-22 07:47作者:缘木求鱼

过去的农村,厕所都是旱厕,远远地独踞在院子的一角。冬天还好,虽然室外零下十几、二十度,但仗着“傻小子火力壮”,倒也算不上什么了不得的难事。夏天就比较那个。除了味道实在不雅,还会经常受到鸡犬豕的骚扰,另外就是苍蝇太多,满世界嘤嘤嗡嗡的,让人头皮发麻。

去年夏天,老徐又抽空回了趟老家,发现院子一角居然还立着个旱厕,就很不解地问为什么不改造成室内冲水厕所。得到的回答是,平时都住在县城,没人在这住,实在懒得收拾;而且改造起来很麻烦,而且花费不少,下水管道要做很好的保温,还要深埋,否则,到了冬天管道肯定被冻住,屋里的厕所照样用不了。

确实有道理。其实,厕所搬不进屋这个问题,不但一直困扰着老徐的农村亲戚们,而且也始终困扰着冬天零度等温线以北广大农村地区的人们。别的什么地方先别提了吧,即使北京这样的国际大都市,东五环外不远处的京哈高速路边上,平房里的厕所,到了冬天几乎也没法用,通到室外的下水道,动不动就被冻住,许多人的日子,过起来就挺麻烦;更远一些的城区,比如延庆、密云,就更别提。

去年初,随着《农村人居环境整治三年行动方案》的发布,农村地区的“厕所革命”全面铺开,各地积极改造农村厕所,还给予普通农户改造厕所财政补贴。从实践看,冬天“冻线”以南的地区,改造效果不错,农村人居环境因此改善不少,但“冻线”以北地区就有一些问题,主要就是冬天户外下水道很容易被冻住,导致厕所无法正常使用。去年底,央视还专门对此进行过报道。

从现实情况看,“冻线”以北地区的农村旱厕改造,确实比较麻烦,一家一户的独立改造,不但成本高,而且效果很难达到要求;要想取得本质性的改善,必须以村为单位统筹考虑,或者统一修建合格的下水管网,连接每家每户,从根本上解决冬天下水管道封冻的问题,或者集中建楼,彻底改变农村传统的居住形态,冬天如厕难的问题,才能迎刃而解。

不过,这种“彻底改造”,“牵一发动全身”,成本巨大,现有的财政支持力度肯定杯水车薪,寄希望于财政的进一步支持,似乎也不现实。而没有财政的支持,富裕地区、富裕农户之外,其他农户对自家旱厕的改造能力、改造意愿、改造热情,皆不乐观,主要还是困于财力不够。在财力不充裕的情况下,对这样的农户而言,如厕问题并非生活中最火烧眉毛的事情,没有外力的持续促进——或曰帮助,没人愿意在这方面动心思。

如果铁了心,“不破楼兰誓不还”,必须彻底解决农村地区的如厕问题,在不进一步增加财政负担的情况下,恐怕就要仰仗更细致、更有针对性的工作了。比如,针对“冻线”以北地区的现实,财政支持资金,显然更应该用在刀刃上——全力把户外下水道的保温做好,而不能刀把子上“镶金嵌银”——功夫都下在屋里的茅坑上。

要想“厕所革命”成功,恐怕还需要跟扶贫工作结合起来。农民的生活真正富裕了,在如厕这件事情上,肯定就不会再凑合,即使没有帮助,自己也会想办法。另外,在粪污的集中处理上,恐怕也要有一些新思路。现在农村的现实是,几乎没人堆肥,年轻人不愿意,也不会,上岁数的人,有心无力,集中起来的粪污如何处理,肯定还需要仰赖新技术。在这些方面要想有所进步,显然都需要更细致、更有针对性的工作。

虽然单就效率而言,城镇化的效率无疑更高,农民们都进了城,成为市民,或者几个村子集中起来,搬进楼房,形成新城,农村的厕所问题当然也就不再是问题。但这个时间跨度,肯定就会比较长。要想在三年的时间里,让农村的厕所变样,使农村的人居环境更接近现代生活的应有模式,大约只能在一些“短平快”的关键点取得突破,以为持久战的胜利打好一定的基础。

“厕所革命”要打持久战2019-03-22 07:47作者:缘木求鱼
缘木求鱼 风景无处不在 树上亦能有鱼

过去的农村,厕所都是旱厕,远远地独踞在院子的一角。冬天还好,虽然室外零下十几、二十度,但仗着“傻小子火力壮”,倒也算不上什么了不得的难事。夏天就比较那个。除了味道实在不雅,还会经常受到鸡犬豕的骚扰,另外就是苍蝇太多,满世界嘤嘤嗡嗡的,让人头皮发麻。

去年夏天,老徐又抽空回了趟老家,发现院子一角居然还立着个旱厕,就很不解地问为什么不改造成室内冲水厕所。得到的回答是,平时都住在县城,没人在这住,实在懒得收拾;而且改造起来很麻烦,而且花费不少,下水管道要做很好的保温,还要深埋,否则,到了冬天管道肯定被冻住,屋里的厕所照样用不了。

确实有道理。其实,厕所搬不进屋这个问题,不但一直困扰着老徐的农村亲戚们,而且也始终困扰着冬天零度等温线以北广大农村地区的人们。别的什么地方先别提了吧,即使北京这样的国际大都市,东五环外不远处的京哈高速路边上,平房里的厕所,到了冬天几乎也没法用,通到室外的下水道,动不动就被冻住,许多人的日子,过起来就挺麻烦;更远一些的城区,比如延庆、密云,就更别提。

去年初,随着《农村人居环境整治三年行动方案》的发布,农村地区的“厕所革命”全面铺开,各地积极改造农村厕所,还给予普通农户改造厕所财政补贴。从实践看,冬天“冻线”以南的地区,改造效果不错,农村人居环境因此改善不少,但“冻线”以北地区就有一些问题,主要就是冬天户外下水道很容易被冻住,导致厕所无法正常使用。去年底,央视还专门对此进行过报道。

从现实情况看,“冻线”以北地区的农村旱厕改造,确实比较麻烦,一家一户的独立改造,不但成本高,而且效果很难达到要求;要想取得本质性的改善,必须以村为单位统筹考虑,或者统一修建合格的下水管网,连接每家每户,从根本上解决冬天下水管道封冻的问题,或者集中建楼,彻底改变农村传统的居住形态,冬天如厕难的问题,才能迎刃而解。

不过,这种“彻底改造”,“牵一发动全身”,成本巨大,现有的财政支持力度肯定杯水车薪,寄希望于财政的进一步支持,似乎也不现实。而没有财政的支持,富裕地区、富裕农户之外,其他农户对自家旱厕的改造能力、改造意愿、改造热情,皆不乐观,主要还是困于财力不够。在财力不充裕的情况下,对这样的农户而言,如厕问题并非生活中最火烧眉毛的事情,没有外力的持续促进——或曰帮助,没人愿意在这方面动心思。

如果铁了心,“不破楼兰誓不还”,必须彻底解决农村地区的如厕问题,在不进一步增加财政负担的情况下,恐怕就要仰仗更细致、更有针对性的工作了。比如,针对“冻线”以北地区的现实,财政支持资金,显然更应该用在刀刃上——全力把户外下水道的保温做好,而不能刀把子上“镶金嵌银”——功夫都下在屋里的茅坑上。

要想“厕所革命”成功,恐怕还需要跟扶贫工作结合起来。农民的生活真正富裕了,在如厕这件事情上,肯定就不会再凑合,即使没有帮助,自己也会想办法。另外,在粪污的集中处理上,恐怕也要有一些新思路。现在农村的现实是,几乎没人堆肥,年轻人不愿意,也不会,上岁数的人,有心无力,集中起来的粪污如何处理,肯定还需要仰赖新技术。在这些方面要想有所进步,显然都需要更细致、更有针对性的工作。

虽然单就效率而言,城镇化的效率无疑更高,农民们都进了城,成为市民,或者几个村子集中起来,搬进楼房,形成新城,农村的厕所问题当然也就不再是问题。但这个时间跨度,肯定就会比较长。要想在三年的时间里,让农村的厕所变样,使农村的人居环境更接近现代生活的应有模式,大约只能在一些“短平快”的关键点取得突破,以为持久战的胜利打好一定的基础。

  • 证券时报APP
  • 微信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