证券时报官方微信公众号

扫描上方二维码关注微信公众号

证券时报官方新闻客户端

扫描上方二维码下载客户端

您所在的位置:首页 > 专栏 > 缘木求鱼

风景无处不在 树上亦能有鱼

信任的价值2019-03-25 07:41作者:缘木求鱼

蓝天碧树,灰瓦素墙,曲巷幽幽,石径润泽。走进街边的一家小店,满屋子香樟制品,人就一下子陷入樟木特有的香气里,拔也拔不出来。

小店里没别的客人,一个中年男人正埋身在角落里,低着头拾掇手里的木头,大约是店老板吧。门口内,一个中学生模样的小姑娘,手里摇着把小扇,正百无聊赖地发愣,估计是暑假被家里人拎来看摊儿;一抬眼,看见老徐进来,脸上马上显出一抹笑意,只略点点头,也没上前招呼。于是,老徐的感觉大好。

在店里转了好半天,老徐挑了几个小物件儿,结账的时候,看到小姑娘身旁案几上的一对木镇尺不错,拿起来,闻闻,满满的香樟味道,再多嘴问一句,“也是樟木的?”小姑娘微笑着点点头。镇纸上的词儿也不错——“几百年人家无非积善,第一等好事只是读书”,虽是机器雕刻的,但沾了篆书的光,倒也还显得雅致。老徐于是又挑了两对儿,准备回京送朋友,一块打了包,这才心满意足地走出小店。

许多年前,老徐去婺源游玩,这对儿镇尺,就是在某个镇子里瞎逛的时候买的,至今仍置于案头,不时就拿起来端详一番,有时候还是忍不住要凑到鼻子下闻一闻。另两对儿镇尺,老徐一回京就送了朋友。朋友得了香樟木的镇尺,上面还雕了篆体的“吉祥话”,当然都高兴得很;于是老徐也高兴——为自己购物的眼光得到认可而高兴。

不过,也没高兴多久。

樟木驱虫。初时,老徐是把镇纸关在书柜里的。一次闲得手欠,把镇尺拿出来把玩,凑到鼻子下一闻,不禁大惊——樟香丝缕皆无;疑惑着再闻闻,再翻过来、倒过去地看,在镇尺的背面,居然发现了若隐若现的暗褐色的“水迹”,擦也擦不掉。老徐这才明白,所谓的香樟木镇尺,不过是普通木头泡过香樟味道的药水冒充的。赶紧给朋友打电话,得到的回答也在意料之中——闻不到樟木味了。

在那样一个雅致、静谧、满村香樟的地方,居然也能买到假货。让老徐有点儿郁闷的是,自己的信任,被看摊儿的小姑娘于不言不语中就消遣掉了。

但郁闷也是瞬间而过。也用不着细琢磨,站在小姑娘的角度,一个“今生仅见此面,几无再会可能”的普通游客的信任,似乎也真是价值寥寥,远不如迅速卖出几对假樟木镇尺来得实际且有效率。与游客的信任相比,家人的信任、小伙伴的信任、师长的信任、邻居村人的信任……显然更有价值;只要能时常惦念了这种价值的厉害之处,日常的生活大致就能“太平无事”吧。

人,是一种很实际的动物,眼前的好处,似乎总比未来的或有的好处,更有诱惑力一些。这种熟人之间的、带了“等价交换”属性的信任,因了很强的实用性,而最可宝贵。熟人之外的信任,尤其那种远道而来的信任,价值明显就要小得多;许多时候,因了这种信任,“投桃报李”,结果反而会更吃亏,这就难怪人们基本不拿这种信任当回事了。

当然,这种不对等的“交换”能普遍存在,也是有条件的,即“时空孤岛”的存在,对信息的自由、充分传播造成了最大的限制。由于不用担心老徐满世界指名道姓地嚷嚷受了骗,担心“现时报”或者“现世报”,商家自然没义务对游客的信任给予同等的回报。要消除这种不对等,使熟人之间的信任,能超越“熟人”惠及“生人”,充分的信息披露就是必不可少的,一旦偷奸耍滑,马上全世界都知道,进而生活受到根本性的影响,估计就不会有人再“犯傻”。

从这个意义上说,媒体以及一切具有促进信息自由流动作用的“媒介”,就具有很重要的作用;在其促进下,由被动而主动,信任的价值就会被最充分地发掘出来。

信任的价值2019-03-25 07:41作者:缘木求鱼
缘木求鱼 风景无处不在 树上亦能有鱼

蓝天碧树,灰瓦素墙,曲巷幽幽,石径润泽。走进街边的一家小店,满屋子香樟制品,人就一下子陷入樟木特有的香气里,拔也拔不出来。

小店里没别的客人,一个中年男人正埋身在角落里,低着头拾掇手里的木头,大约是店老板吧。门口内,一个中学生模样的小姑娘,手里摇着把小扇,正百无聊赖地发愣,估计是暑假被家里人拎来看摊儿;一抬眼,看见老徐进来,脸上马上显出一抹笑意,只略点点头,也没上前招呼。于是,老徐的感觉大好。

在店里转了好半天,老徐挑了几个小物件儿,结账的时候,看到小姑娘身旁案几上的一对木镇尺不错,拿起来,闻闻,满满的香樟味道,再多嘴问一句,“也是樟木的?”小姑娘微笑着点点头。镇纸上的词儿也不错——“几百年人家无非积善,第一等好事只是读书”,虽是机器雕刻的,但沾了篆书的光,倒也还显得雅致。老徐于是又挑了两对儿,准备回京送朋友,一块打了包,这才心满意足地走出小店。

许多年前,老徐去婺源游玩,这对儿镇尺,就是在某个镇子里瞎逛的时候买的,至今仍置于案头,不时就拿起来端详一番,有时候还是忍不住要凑到鼻子下闻一闻。另两对儿镇尺,老徐一回京就送了朋友。朋友得了香樟木的镇尺,上面还雕了篆体的“吉祥话”,当然都高兴得很;于是老徐也高兴——为自己购物的眼光得到认可而高兴。

不过,也没高兴多久。

樟木驱虫。初时,老徐是把镇纸关在书柜里的。一次闲得手欠,把镇尺拿出来把玩,凑到鼻子下一闻,不禁大惊——樟香丝缕皆无;疑惑着再闻闻,再翻过来、倒过去地看,在镇尺的背面,居然发现了若隐若现的暗褐色的“水迹”,擦也擦不掉。老徐这才明白,所谓的香樟木镇尺,不过是普通木头泡过香樟味道的药水冒充的。赶紧给朋友打电话,得到的回答也在意料之中——闻不到樟木味了。

在那样一个雅致、静谧、满村香樟的地方,居然也能买到假货。让老徐有点儿郁闷的是,自己的信任,被看摊儿的小姑娘于不言不语中就消遣掉了。

但郁闷也是瞬间而过。也用不着细琢磨,站在小姑娘的角度,一个“今生仅见此面,几无再会可能”的普通游客的信任,似乎也真是价值寥寥,远不如迅速卖出几对假樟木镇尺来得实际且有效率。与游客的信任相比,家人的信任、小伙伴的信任、师长的信任、邻居村人的信任……显然更有价值;只要能时常惦念了这种价值的厉害之处,日常的生活大致就能“太平无事”吧。

人,是一种很实际的动物,眼前的好处,似乎总比未来的或有的好处,更有诱惑力一些。这种熟人之间的、带了“等价交换”属性的信任,因了很强的实用性,而最可宝贵。熟人之外的信任,尤其那种远道而来的信任,价值明显就要小得多;许多时候,因了这种信任,“投桃报李”,结果反而会更吃亏,这就难怪人们基本不拿这种信任当回事了。

当然,这种不对等的“交换”能普遍存在,也是有条件的,即“时空孤岛”的存在,对信息的自由、充分传播造成了最大的限制。由于不用担心老徐满世界指名道姓地嚷嚷受了骗,担心“现时报”或者“现世报”,商家自然没义务对游客的信任给予同等的回报。要消除这种不对等,使熟人之间的信任,能超越“熟人”惠及“生人”,充分的信息披露就是必不可少的,一旦偷奸耍滑,马上全世界都知道,进而生活受到根本性的影响,估计就不会有人再“犯傻”。

从这个意义上说,媒体以及一切具有促进信息自由流动作用的“媒介”,就具有很重要的作用;在其促进下,由被动而主动,信任的价值就会被最充分地发掘出来。

  • 证券时报APP
  • 微信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