证券时报官方微信公众号

扫描上方二维码关注微信公众号

证券时报官方新闻客户端

扫描上方二维码下载客户端

您所在的位置:首页 > 专栏 > 缘木求鱼

风景无处不在 树上亦能有鱼

“深喉”必须重奖2019-03-29 07:48作者:缘木求鱼

这几天,媒体都报道了美国证监会重奖两位举报人的消息。借助举报者提供的“高质量信息”,美国证监会成功让摩根大通乖乖认缴了2.67亿美元的“和解金”。按照规定,美国证监会发了个5000万美元的“大红包”,这既是对两位举报者的奖励,也算得上对后来者做出的明确且强烈的暗示。

这个现金奖励举报人的制度安排,是美国证监会2011年推出的。8年来的实践证明,这个制度效果明显,举报踊跃,罚金多多。据美国证监会统计,从2011年到2017年,共收到举报线索超过22000条,2018年更是个“丰收年”,收到来自72个国家的5282条举报线索;至今,美国证监会已向61名举报人提供了大约3.76亿美元的奖金。

从美国的实践看,能提供“高质量信息”的举报者,几乎都是内部人,而且往往还是核心内部人。这也不奇怪,大公司、尤其是大金融企业,制度完善、防范严密,公司的机密信息,别说外人很难窥探到,即使内部人,只要层级不够,很难搞得清楚,拿到确凿的证据更是几无可能。从这个角度讲,现金重奖的制度安排,也实在是没有办法的办法——不现金重奖,不足以打动人心,不足以给举报者充分的安全感。

其实,除了证监会之外,美国的许多联邦机构都有鼓励举报、重奖举报的制度安排,比如商品期货交易委员会、国税局、司法部等等。

在大多数人的认知里,举报(这当然是比较好听的说法)和告密就是一回事。无论是西方还是东方,在传统文化上,告密这种行为,几乎总是处于被否定的地位,印象里就从来没翻过身——所有被传颂、褒扬的人物,几乎没一个有告密的习惯和爱好。

告密,意味着背叛,这是人们在感情上对告密行为有抵触的最主要原因。在历史记载中,背叛者一般也没什么好下场,即使有善终的,也躲不过史家“鞭尸”。当年项羽的部将丁公私放刘邦,刘邦坐了天下,把上门邀功的丁公砍了脑袋,还说了一番大道理,“使後世为人臣者无效丁公!”勾践完成了灭吴大业,太宰嚭的脑袋就搬了家。武则天喜欢手下相互告密,对此,所有的史家没一个有好脸色的。

有这些例子摆在那儿,一年年地示众、熏陶、传承,就难怪人们成了习惯,会本能地远离、讨厌告密这种行为了。不过,任何事物都有两面性,这当然就带来一个坏处,即内部人凑在一起干坏事儿,在没有外部压力的情况下,就很难“自爆”,其社会危害性就太大。为了免于更大的危害,鼓励内部人举报,也就是必然选择了;而巨额奖励对举报者最终战胜文化基因的束缚,无疑作用巨大。

或许有些人会有顾虑,如此制度安排会不会造成“告密文化”盛行?这大约是杞人忧天了。重奖之下必有“勇夫”,总有“勇夫”跃跃欲试着“监视”,想必内部人干坏事的念头就很难起得来。告密,恐怕总会越来越少;前提是奖励一定要足够重。美国人的重奖告密者的制度安排,实践效果已经摆在那里,放心大胆地学就是。人性如此,许多时候,也实在是没什么其他好办法。

“深喉”必须重奖2019-03-29 07:48作者:缘木求鱼
缘木求鱼 风景无处不在 树上亦能有鱼

这几天,媒体都报道了美国证监会重奖两位举报人的消息。借助举报者提供的“高质量信息”,美国证监会成功让摩根大通乖乖认缴了2.67亿美元的“和解金”。按照规定,美国证监会发了个5000万美元的“大红包”,这既是对两位举报者的奖励,也算得上对后来者做出的明确且强烈的暗示。

这个现金奖励举报人的制度安排,是美国证监会2011年推出的。8年来的实践证明,这个制度效果明显,举报踊跃,罚金多多。据美国证监会统计,从2011年到2017年,共收到举报线索超过22000条,2018年更是个“丰收年”,收到来自72个国家的5282条举报线索;至今,美国证监会已向61名举报人提供了大约3.76亿美元的奖金。

从美国的实践看,能提供“高质量信息”的举报者,几乎都是内部人,而且往往还是核心内部人。这也不奇怪,大公司、尤其是大金融企业,制度完善、防范严密,公司的机密信息,别说外人很难窥探到,即使内部人,只要层级不够,很难搞得清楚,拿到确凿的证据更是几无可能。从这个角度讲,现金重奖的制度安排,也实在是没有办法的办法——不现金重奖,不足以打动人心,不足以给举报者充分的安全感。

其实,除了证监会之外,美国的许多联邦机构都有鼓励举报、重奖举报的制度安排,比如商品期货交易委员会、国税局、司法部等等。

在大多数人的认知里,举报(这当然是比较好听的说法)和告密就是一回事。无论是西方还是东方,在传统文化上,告密这种行为,几乎总是处于被否定的地位,印象里就从来没翻过身——所有被传颂、褒扬的人物,几乎没一个有告密的习惯和爱好。

告密,意味着背叛,这是人们在感情上对告密行为有抵触的最主要原因。在历史记载中,背叛者一般也没什么好下场,即使有善终的,也躲不过史家“鞭尸”。当年项羽的部将丁公私放刘邦,刘邦坐了天下,把上门邀功的丁公砍了脑袋,还说了一番大道理,“使後世为人臣者无效丁公!”勾践完成了灭吴大业,太宰嚭的脑袋就搬了家。武则天喜欢手下相互告密,对此,所有的史家没一个有好脸色的。

有这些例子摆在那儿,一年年地示众、熏陶、传承,就难怪人们成了习惯,会本能地远离、讨厌告密这种行为了。不过,任何事物都有两面性,这当然就带来一个坏处,即内部人凑在一起干坏事儿,在没有外部压力的情况下,就很难“自爆”,其社会危害性就太大。为了免于更大的危害,鼓励内部人举报,也就是必然选择了;而巨额奖励对举报者最终战胜文化基因的束缚,无疑作用巨大。

或许有些人会有顾虑,如此制度安排会不会造成“告密文化”盛行?这大约是杞人忧天了。重奖之下必有“勇夫”,总有“勇夫”跃跃欲试着“监视”,想必内部人干坏事的念头就很难起得来。告密,恐怕总会越来越少;前提是奖励一定要足够重。美国人的重奖告密者的制度安排,实践效果已经摆在那里,放心大胆地学就是。人性如此,许多时候,也实在是没什么其他好办法。

  • 证券时报APP
  • 微信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