证券时报官方微信公众号

扫描上方二维码关注微信公众号

证券时报官方新闻客户端

扫描上方二维码下载客户端

您所在的位置:首页 > 专栏 > 缘木求鱼

风景无处不在 树上亦能有鱼

活人的节日2019-04-08 08:02作者:缘木求鱼

对于中国人来说,清明节,实在是一个很重要的日子。此日前后,许多人都要去墓地,打扫、祭奠,缅怀逝者。

其实,一年之中,缅怀逝者的日子并不仅此一天,清明节之前有除夕,之后有端午节、中元节、重阳节。从这个角度看,逝者在中国人心中,无疑占据着极重要的位置。

虽然活人心中常有逝者,找个机会就虔诚告慰一番,但对死人而言,被纪念也好,被忘了也罢,其实一切皆无意义;即使翻出各式各样的宗教模板来套,似乎死人也用不着沾活人的光,祭祀、缅怀与否,实在无所谓,倒是活人,往往要沾死人的光,或者保佑平安、健康,或者保佑升官、发财,要求多得很。因此,活人对逝者的追思、缅怀,就本质而言,纯粹都是做给活人看——给自己看,给后人看。

做给自己看。看什么呢?这就比较复杂。最积极且阳光的立足点,大约就是警醒自己莫忘来处、牢记根本吧。除此之外,“抓手”还多得是,形式各异、内容各异,时间长短、规模大小也各异,但一切的出发点,肯定都是逝者在世之时,从主客观两个方面,给活着的人带来了实实在在的“好处”。在世时给别人带来“坏处”、造成损失的逝者,显然是不能、也用不着缅怀和纪念的。也是,纪念什么呢?顶多是个反面教材、引人为鉴罢了。

做给后人看。这就比较简单、直白,肯定是希望这个传统能得到传承,甚至发扬光大,希望后人有样学样,不能只顾享乐、只顾过自己的小日子,而忘了来处,忘了源流,忘了日子是如何一天天、一年年直至今天的。要想达到这样的效果,使传统不失,使一代代的后人永远知道自己的来处,肯定就是一个大工程,形式上马虎不得,日常的言行也不能太离谱。

这样成年累月地坚持下来,无疑就比较累人。在形式上的坚持还好说,缅怀、祭奠之外,还能顺便亲近一下山水、吹吹风,甚至主次颠倒一下也无妨。关键是平常的日子,时刻不忘逝者、先人的希望和托付,时刻不忘要对得起后人的祭奠和缅怀,只能做好人、不能做坏人,这根弦总这么紧绷着,日子很容易就过得比较累。

大约也正是如此心心念念的日子比较累人的缘故吧,每年、每个时点的形式,当然就显得格外重要。这倒也可以理解,“内容”即使稍有缺失,只要形式搞得足够隆重,良心关一般就比较容易过。世事往往如此。但任何事情都怕细琢磨,搞如此形式,就本质而言,实在是有点儿糊弄死人的味道,形式搞得越隆重,对死人越不敬。

清明节之所以成为清明节,据说缘起于晋文公对介子推的怀念,无论是寒食,还是禁烟火,都源于那把烧死介子推的大火。每年一到那个日子,重耳先生就想起了自己的救命恩人,于是由衷地“形式”一番,还让手下的臣民一起“形式”,终至成为传统,也真是很感人——当然,感动的肯定不是介子推。不过,如此隆重地“搞形式”,介子推为什么逃跑,为什么宁可被烧死也不做官,倒逐渐没人深究了。其实,正史里有答案,耻于与某些人为伍罢了。

不过,介子推怎么想的从来就不重要,从一开始,重耳先生肯定就没真心惦记过,否则,估计也没有后来的“三家分晋”。“主角”没真的当回事,别人、后世人大约也很难当回事。如此看来,死人的想法不重要,倒真是从来如此。从这个角度看,许多形式真的可以省一省,真有追思缅怀之心,在家里静静地从里到外地想一想,或许效果倒更好。不惟“清明”如此,别的什么时候、别的什么事情,也一样。

活人的节日2019-04-08 08:02作者:缘木求鱼
缘木求鱼 风景无处不在 树上亦能有鱼

对于中国人来说,清明节,实在是一个很重要的日子。此日前后,许多人都要去墓地,打扫、祭奠,缅怀逝者。

其实,一年之中,缅怀逝者的日子并不仅此一天,清明节之前有除夕,之后有端午节、中元节、重阳节。从这个角度看,逝者在中国人心中,无疑占据着极重要的位置。

虽然活人心中常有逝者,找个机会就虔诚告慰一番,但对死人而言,被纪念也好,被忘了也罢,其实一切皆无意义;即使翻出各式各样的宗教模板来套,似乎死人也用不着沾活人的光,祭祀、缅怀与否,实在无所谓,倒是活人,往往要沾死人的光,或者保佑平安、健康,或者保佑升官、发财,要求多得很。因此,活人对逝者的追思、缅怀,就本质而言,纯粹都是做给活人看——给自己看,给后人看。

做给自己看。看什么呢?这就比较复杂。最积极且阳光的立足点,大约就是警醒自己莫忘来处、牢记根本吧。除此之外,“抓手”还多得是,形式各异、内容各异,时间长短、规模大小也各异,但一切的出发点,肯定都是逝者在世之时,从主客观两个方面,给活着的人带来了实实在在的“好处”。在世时给别人带来“坏处”、造成损失的逝者,显然是不能、也用不着缅怀和纪念的。也是,纪念什么呢?顶多是个反面教材、引人为鉴罢了。

做给后人看。这就比较简单、直白,肯定是希望这个传统能得到传承,甚至发扬光大,希望后人有样学样,不能只顾享乐、只顾过自己的小日子,而忘了来处,忘了源流,忘了日子是如何一天天、一年年直至今天的。要想达到这样的效果,使传统不失,使一代代的后人永远知道自己的来处,肯定就是一个大工程,形式上马虎不得,日常的言行也不能太离谱。

这样成年累月地坚持下来,无疑就比较累人。在形式上的坚持还好说,缅怀、祭奠之外,还能顺便亲近一下山水、吹吹风,甚至主次颠倒一下也无妨。关键是平常的日子,时刻不忘逝者、先人的希望和托付,时刻不忘要对得起后人的祭奠和缅怀,只能做好人、不能做坏人,这根弦总这么紧绷着,日子很容易就过得比较累。

大约也正是如此心心念念的日子比较累人的缘故吧,每年、每个时点的形式,当然就显得格外重要。这倒也可以理解,“内容”即使稍有缺失,只要形式搞得足够隆重,良心关一般就比较容易过。世事往往如此。但任何事情都怕细琢磨,搞如此形式,就本质而言,实在是有点儿糊弄死人的味道,形式搞得越隆重,对死人越不敬。

清明节之所以成为清明节,据说缘起于晋文公对介子推的怀念,无论是寒食,还是禁烟火,都源于那把烧死介子推的大火。每年一到那个日子,重耳先生就想起了自己的救命恩人,于是由衷地“形式”一番,还让手下的臣民一起“形式”,终至成为传统,也真是很感人——当然,感动的肯定不是介子推。不过,如此隆重地“搞形式”,介子推为什么逃跑,为什么宁可被烧死也不做官,倒逐渐没人深究了。其实,正史里有答案,耻于与某些人为伍罢了。

不过,介子推怎么想的从来就不重要,从一开始,重耳先生肯定就没真心惦记过,否则,估计也没有后来的“三家分晋”。“主角”没真的当回事,别人、后世人大约也很难当回事。如此看来,死人的想法不重要,倒真是从来如此。从这个角度看,许多形式真的可以省一省,真有追思缅怀之心,在家里静静地从里到外地想一想,或许效果倒更好。不惟“清明”如此,别的什么时候、别的什么事情,也一样。

  • 证券时报APP
  • 微信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