证券时报官方微信公众号

扫描上方二维码关注微信公众号

证券时报官方新闻客户端

扫描上方二维码下载客户端

您所在的位置:首页 > 专栏 > 缘木求鱼

风景无处不在 树上亦能有鱼

涟漪效应2019-04-19 07:58作者:缘木求鱼

3月30日中午,北京密云发生了一起山火,借了风势,山火迅速向平谷蔓延。由于火势比较大,直到第二天快中午的时候,山火才被彻底扑灭。

由于没有造成人员伤亡,加之扑救迅速,未导致太大的损伤,这次清明节前发生的小火灾,很快就湮没在不停喷涌而出大新闻里不见了踪影。实在是个“毛毛雨”新闻,也难怪。不过,节后无意间和家在平谷的同事聊起这件事,还是学到了一些新东西。

这次山火之所以蔓延迅速,除了天干物燥、风势比较大的原因外,还有一个很重要的因素,即山上堆积的可燃物比较多。据同事说,过去,每到入冬前后,村民们总会上山捡拾枯枝败草,回家做饭取暖用,客观上等于清了一遍山,防火的作用很大。这几年,村里都通了天然气,做饭取暖都烧气儿,再也不用上山拾柴火。几年下来,山上可燃物自然就多起来。

这大约也算得上一种“涟漪效应”吧。一个节点发生了变化,马上导致其他方面随之变化;一个节点省下了人力,其他方面的付出必会随之增加。从这个角度讲,想省点事儿,过舒坦的日子,实在不容易。虽然村民们再不用吃苦受累地上山拾柴火,劳动量大减,家里也干净了许多,幸福指数上升不少,但为了防火,为了家园的安全,恐怕以后山还得找人清。否则,四川凉山森林大火造成的阴影,很难消退殆尽。

清山,当然就要有相应的人力、物力、财力的付出,这也算得上“煤改气”、“柴改气”工作的一个副产品。虽然各区的具体“山情”不太相同,对应的支出会有多有少,但财政支持肯定免不了。就拉动地方经济、就业而言,这虽属“毛毛雨”,也肯定算“加分项”。

在推动“煤改气”、“柴改气”工作之初,相关部门是否已经考虑到山火发生的危险系数会有所增加,这实在不得而知。当然,没相应的预案,大约也不能过于责怪什么人,毕竟这圈儿“涟漪”散得实在有点儿远,而且,对“涟漪效应”的预判,古往今来,都是件比较难的事情,次次都能准确预判,庶几圣人矣!能事后总结总结经验,就不赖。

据说,当年箕子老先生看见纣王吃饭居然用象牙筷子,被吓得不轻。害怕什么呢?他说,使用象牙制作的筷子吃饭,肯定就不能端着土陶碗,而一定会配之以“犀玉之杯”;用了象箸、玉杯,就不可能再吃粗茶淡饭,而一定会吃“旄象豹胎”之类的美食;嘴里吃着美食,就肯定不能穿着粗布衣服,坐在茅草屋里吃,而一定会锦帽貂裘,前呼后拥、左右逢迎地在高台广厦里才行。“吾畏其卒,故怖其始。”

无疑,箕子老先生这就属于发散性思维,对“涟漪效应”的预判就比较深远,看到一个点发生了变动,马上想到一系列的点会随之发生变动,而且逻辑性很强,让人无法辩驳。这大概就是圣人的心思吧。但在这个世界上,圣人毕竟是少数,绝大多数人还是走一步、看一步,随想随做,或者随做随想,成了习惯。其实,也不能埋怨普通人愚笨,硬逼了他们想,大约也是能琢磨出一些小小“涟漪”的,不过偷懒惯了,不想把日子过得太累罢了。这当然也就决定了圣人和俗人的界限。

不过,话又说回来,单从经济的角度看,在生产力极度发达的今天,当年把箕子老先生吓得够呛的“涟漪效应”,倒也不是一无是处。俗人们为了增加一点幸福感,在生活中某一个“点”上“奢侈”那么一点点,进而产生效应,引起或多或少、或大或小、或远或近、或剧烈或平缓的“涟漪”,对拉动经济增长,促进社会和谐,还是很有些积极作用的。

涟漪效应2019-04-19 07:58作者:缘木求鱼
缘木求鱼 风景无处不在 树上亦能有鱼

3月30日中午,北京密云发生了一起山火,借了风势,山火迅速向平谷蔓延。由于火势比较大,直到第二天快中午的时候,山火才被彻底扑灭。

由于没有造成人员伤亡,加之扑救迅速,未导致太大的损伤,这次清明节前发生的小火灾,很快就湮没在不停喷涌而出大新闻里不见了踪影。实在是个“毛毛雨”新闻,也难怪。不过,节后无意间和家在平谷的同事聊起这件事,还是学到了一些新东西。

这次山火之所以蔓延迅速,除了天干物燥、风势比较大的原因外,还有一个很重要的因素,即山上堆积的可燃物比较多。据同事说,过去,每到入冬前后,村民们总会上山捡拾枯枝败草,回家做饭取暖用,客观上等于清了一遍山,防火的作用很大。这几年,村里都通了天然气,做饭取暖都烧气儿,再也不用上山拾柴火。几年下来,山上可燃物自然就多起来。

这大约也算得上一种“涟漪效应”吧。一个节点发生了变化,马上导致其他方面随之变化;一个节点省下了人力,其他方面的付出必会随之增加。从这个角度讲,想省点事儿,过舒坦的日子,实在不容易。虽然村民们再不用吃苦受累地上山拾柴火,劳动量大减,家里也干净了许多,幸福指数上升不少,但为了防火,为了家园的安全,恐怕以后山还得找人清。否则,四川凉山森林大火造成的阴影,很难消退殆尽。

清山,当然就要有相应的人力、物力、财力的付出,这也算得上“煤改气”、“柴改气”工作的一个副产品。虽然各区的具体“山情”不太相同,对应的支出会有多有少,但财政支持肯定免不了。就拉动地方经济、就业而言,这虽属“毛毛雨”,也肯定算“加分项”。

在推动“煤改气”、“柴改气”工作之初,相关部门是否已经考虑到山火发生的危险系数会有所增加,这实在不得而知。当然,没相应的预案,大约也不能过于责怪什么人,毕竟这圈儿“涟漪”散得实在有点儿远,而且,对“涟漪效应”的预判,古往今来,都是件比较难的事情,次次都能准确预判,庶几圣人矣!能事后总结总结经验,就不赖。

据说,当年箕子老先生看见纣王吃饭居然用象牙筷子,被吓得不轻。害怕什么呢?他说,使用象牙制作的筷子吃饭,肯定就不能端着土陶碗,而一定会配之以“犀玉之杯”;用了象箸、玉杯,就不可能再吃粗茶淡饭,而一定会吃“旄象豹胎”之类的美食;嘴里吃着美食,就肯定不能穿着粗布衣服,坐在茅草屋里吃,而一定会锦帽貂裘,前呼后拥、左右逢迎地在高台广厦里才行。“吾畏其卒,故怖其始。”

无疑,箕子老先生这就属于发散性思维,对“涟漪效应”的预判就比较深远,看到一个点发生了变动,马上想到一系列的点会随之发生变动,而且逻辑性很强,让人无法辩驳。这大概就是圣人的心思吧。但在这个世界上,圣人毕竟是少数,绝大多数人还是走一步、看一步,随想随做,或者随做随想,成了习惯。其实,也不能埋怨普通人愚笨,硬逼了他们想,大约也是能琢磨出一些小小“涟漪”的,不过偷懒惯了,不想把日子过得太累罢了。这当然也就决定了圣人和俗人的界限。

不过,话又说回来,单从经济的角度看,在生产力极度发达的今天,当年把箕子老先生吓得够呛的“涟漪效应”,倒也不是一无是处。俗人们为了增加一点幸福感,在生活中某一个“点”上“奢侈”那么一点点,进而产生效应,引起或多或少、或大或小、或远或近、或剧烈或平缓的“涟漪”,对拉动经济增长,促进社会和谐,还是很有些积极作用的。

  • 证券时报APP
  • 微信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