证券时报官方微信公众号

扫描上方二维码关注微信公众号

证券时报官方新闻客户端

扫描上方二维码下载客户端

您所在的位置:首页 > 专栏 > 缘木求鱼

风景无处不在 树上亦能有鱼

深宅大院深几许2019-04-22 07:54作者:缘木求鱼

在北京,要想在公立养老院里占到一个床位,实在是件挺不容易的事情。说得难听一点,上一个人不走,下一个人就别想住进来。

公立养老院收费实惠,又有政府背书,有需要的人会本能性地把它当作首选。无奈“僧多粥少”,若执拗到非此院不进的地步,那就只能老老实实排大队。其实,别的选择也是有的。这几年,北京也建了不少民营养老院,而且条件都挺好。但这种地方,收费都比较贵,许多养老院对入住者还有健康要求,生活半自理或者完全不能自理的,不是被拒之门外,就是加收很高的费用,没有经济实力的,就连想都不要想。

昌平滨河森林公园附近就有一家这样的“贵院”,老徐认识的一对老两口,就住在这里。据老人说,入住时,先交了100万元的“押金”,然后每月再交月费,老两口小两万的退休金,交完月费之后还能剩下点零花钱。收费虽贵,但两位老人对养老院的条件和服务,倒还挺满意。刚开门营业的时候,养老院只收生活能自理的老人,不过,随着入院老人中陆续有人发病、生活不能自理,养老院在加强康复护理力量之后,也开始接受生活难以自理的老人了,收费当然就高出许多。

公立养老院属非营利性质,有财政支持,收费低,但这也决定了其稀缺性。民营资本投资养老院,虽不能排除确有先富者是回报社会,但绝大部分还是抱着赚钱的目的来的,巨额投入,要想尽快回本、赚钱,肯定就要高收费;有嫌收“人头费”挣钱慢的,还会动动小心眼儿,发掘一些其他的赚钱门路。

相对于其他的投资路径,开养老院赚钱,实在是一个慢工程,在这个过程中,不确定性很多,风险不小。性急的资本,显然干不了这个活儿。这就难怪国家要出台多种鼓励措施(比如在土地、税收等方面的支持手段),以促进民间资本进入这个领域。不过,即使国家很支持,资本的兴趣也未见变得更大,或许,比养老更赚钱的项目还很多,或许,投资养老产业赚钱实在有点难。

就此而言,近日闹得沸沸扬扬的“河北袁府”事件,当事方拿“养老中心”的说辞招架各界质疑,手段就比较拙劣了——不但无助于质疑的消除,反而还落一个态度不好。一个养老项目,精雕细琢、磨磨蹭蹭好几年,何时能开门营业还一直没说法,饶是像泰康这种实力雄厚的行业先行者,恐怕也耗不起。而所谓“袁府”的主人,即使狠赚过几个钱,也肯定耗不起。

仅从媒体粗线条的报道看,即使脑子注了水的,也能知道这个“袁府”是打着什么如意算盘建起来的。从第一锹铲下去,这就是一个如假包换的违法违规工程。这个违法行为的最大看点何在?在如此“高压”的形势下,仍一意孤行,一干到底,在一片农田之中,圈出一个深宅大院来,简直比早年间土财主的做派,还要“土财主”。深宅大院胜利完工,主人携着一家老老小小、男男女女住进去,在高墙内过优哉游哉、自成一统的小日子,居然也能过舒服?局外人看着肯定不舒服,但局内人却一定会觉着很舒服,这大约就是一切矛盾的源起之处。

从这个角度说,“高压”还不高,其实何止是不高,在许多人眼里,简直就形同无物,否则,这样的违法工程也不会一干就是好几年,方方面面的监管都是“稻草人”,平常吓唬吓唬小麻雀还可以,面对稍大点儿的“鸟”,简直就什么都不是。可怕之处或曰让人悲观之处,就在于此,“看门人”总是在关键时候找不到人影儿,你让“主人”怎么能放心?

或许,推土机、挖掘机及时进场拆除这个不知深深深几许的深宅大院,是恢复整个系统健康的唯一选择;类似的违法违规一露头就打,而且一打必定打深、打全,一个也别想侥幸脱身——没有例外,没有下不为例,也没有变通、罚款、转正,大约也用不了打几次,大家就都养成好习惯,再往后,别管什么地方、什么市场,所有的事情就都好办。

深宅大院深几许2019-04-22 07:54作者:缘木求鱼
缘木求鱼 风景无处不在 树上亦能有鱼

在北京,要想在公立养老院里占到一个床位,实在是件挺不容易的事情。说得难听一点,上一个人不走,下一个人就别想住进来。

公立养老院收费实惠,又有政府背书,有需要的人会本能性地把它当作首选。无奈“僧多粥少”,若执拗到非此院不进的地步,那就只能老老实实排大队。其实,别的选择也是有的。这几年,北京也建了不少民营养老院,而且条件都挺好。但这种地方,收费都比较贵,许多养老院对入住者还有健康要求,生活半自理或者完全不能自理的,不是被拒之门外,就是加收很高的费用,没有经济实力的,就连想都不要想。

昌平滨河森林公园附近就有一家这样的“贵院”,老徐认识的一对老两口,就住在这里。据老人说,入住时,先交了100万元的“押金”,然后每月再交月费,老两口小两万的退休金,交完月费之后还能剩下点零花钱。收费虽贵,但两位老人对养老院的条件和服务,倒还挺满意。刚开门营业的时候,养老院只收生活能自理的老人,不过,随着入院老人中陆续有人发病、生活不能自理,养老院在加强康复护理力量之后,也开始接受生活难以自理的老人了,收费当然就高出许多。

公立养老院属非营利性质,有财政支持,收费低,但这也决定了其稀缺性。民营资本投资养老院,虽不能排除确有先富者是回报社会,但绝大部分还是抱着赚钱的目的来的,巨额投入,要想尽快回本、赚钱,肯定就要高收费;有嫌收“人头费”挣钱慢的,还会动动小心眼儿,发掘一些其他的赚钱门路。

相对于其他的投资路径,开养老院赚钱,实在是一个慢工程,在这个过程中,不确定性很多,风险不小。性急的资本,显然干不了这个活儿。这就难怪国家要出台多种鼓励措施(比如在土地、税收等方面的支持手段),以促进民间资本进入这个领域。不过,即使国家很支持,资本的兴趣也未见变得更大,或许,比养老更赚钱的项目还很多,或许,投资养老产业赚钱实在有点难。

就此而言,近日闹得沸沸扬扬的“河北袁府”事件,当事方拿“养老中心”的说辞招架各界质疑,手段就比较拙劣了——不但无助于质疑的消除,反而还落一个态度不好。一个养老项目,精雕细琢、磨磨蹭蹭好几年,何时能开门营业还一直没说法,饶是像泰康这种实力雄厚的行业先行者,恐怕也耗不起。而所谓“袁府”的主人,即使狠赚过几个钱,也肯定耗不起。

仅从媒体粗线条的报道看,即使脑子注了水的,也能知道这个“袁府”是打着什么如意算盘建起来的。从第一锹铲下去,这就是一个如假包换的违法违规工程。这个违法行为的最大看点何在?在如此“高压”的形势下,仍一意孤行,一干到底,在一片农田之中,圈出一个深宅大院来,简直比早年间土财主的做派,还要“土财主”。深宅大院胜利完工,主人携着一家老老小小、男男女女住进去,在高墙内过优哉游哉、自成一统的小日子,居然也能过舒服?局外人看着肯定不舒服,但局内人却一定会觉着很舒服,这大约就是一切矛盾的源起之处。

从这个角度说,“高压”还不高,其实何止是不高,在许多人眼里,简直就形同无物,否则,这样的违法工程也不会一干就是好几年,方方面面的监管都是“稻草人”,平常吓唬吓唬小麻雀还可以,面对稍大点儿的“鸟”,简直就什么都不是。可怕之处或曰让人悲观之处,就在于此,“看门人”总是在关键时候找不到人影儿,你让“主人”怎么能放心?

或许,推土机、挖掘机及时进场拆除这个不知深深深几许的深宅大院,是恢复整个系统健康的唯一选择;类似的违法违规一露头就打,而且一打必定打深、打全,一个也别想侥幸脱身——没有例外,没有下不为例,也没有变通、罚款、转正,大约也用不了打几次,大家就都养成好习惯,再往后,别管什么地方、什么市场,所有的事情就都好办。

  • 证券时报APP
  • 微信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