证券时报官方微信公众号

扫描上方二维码关注微信公众号

证券时报官方新闻客户端

扫描上方二维码下载客户端

您所在的位置:首页 > 专栏 > 缘木求鱼

风景无处不在 树上亦能有鱼

子非鱼……2019-04-26 07:56作者:缘木求鱼

十多年前,老刘跟了老公、拖了幼子,移民去了加拿大温哥华。

老刘为人随和,适应性极强,加之大学学的又是英语专业,所以一头扎进异国他乡,倒也没觉着有什么违和感。新日子居然就这样异常平淡地开始了。

很快,通过熟人介绍,老刘在一家洗衣店找到了工作。这家店开在富人区,老刘的工作是在前台收活儿、听电话。虽然大学英语专业毕业,但真跟老外当面交谈,老刘的听说能力还是有点儿不够用,好在当面锣、对面鼓,连说带比划,跟顾客还算勉强能交流。最让老刘挠头的是听电话,听筒里传出来的仿佛都不是英语,只能连蒙带猜,出错的时候就比较多。

店老板是个土生土长的“大山”。老刘总出错儿,影响了顾客体验,老板当然就不高兴。这也是人之常情,可以理解。虽然不高兴,也不过脸上的颜色有些难看,被老刘实在惹急了,吼上两声,除此之外,再也没有其他为难老刘的手段。

很快,老刘的听说能力就过了关,再跟“老外”聊起来天儿来,也能天南海北地“胡扯”了。于是,老板也变得越来越随和,老刘发现他也是会笑的,而且笑起来跟中国人差不多;不过,涨工资,还是需要老刘适时地主动提醒一下才成。对此,老刘理解且适应,以致后来跟老板提起要求来,都是直来直去,一点不含糊。

一切似乎都进入了正轨,老刘觉得日子过得挺正常,正常得仿佛自己就出生在这个地方。

一天,老刘接到一个熟客的电话,询问自己送洗的衣服洗好没有。熟客是位贵妇,按老刘的话讲,从认识那一天起,就觉得她人特别好,家庭条件也好,待人有礼貌,跟她接触,会感觉很舒服;每次来店里,只要老刘上班,两人都会亲热地聊上一阵子,偶尔还送老刘小礼物。时间一长,老刘就习惯性地把这个客人当朋友,每次接待起来很周到。

老刘是“免提”接的电话,听了询问,就去身后的衣架上寻找,找了一遍,没有,于是回话还没洗好。大约是准备穿吧,贵妇让老刘再找找。再找,当然还是没有,老刘于是回话没洗好。贵妇有点着急,说自己印象里今天能够洗出来,要求再找找。老刘当然没什么好说的,于是回身再找。这时,电话听筒里传出贵妇跟身边什么人的说话声,“这是个中国佬,又笨又蠢!什么事情都做不好!”

很随性的老刘,听了“好朋友”对自己的评价,血还是有点儿不随性地往头上涌。旁边的老板也听到了“评价”,冲着老刘咧咧嘴,露出一幅很无奈的表情。老刘控制住情绪,很认真地告诉贵妇,衣服确实还没洗好,请她明天再打电话问;然后又说,“电话一直是‘免提’,你刚才说的话我听得很清楚,我不觉着我又笨又蠢!”贵妇大约很吃惊,不知所措中,马上本能地挂掉电话。

许多年之后,再谈起这件事,老刘就像在说别人的事。她说,其实自己第二天就把这件事扔到脑后了,还准备给“朋友”原有的待遇,但那位“朋友”显然没把此事扔到脑后去,自那天之后,就再没登过老刘的店门,听两人共同的“朋友”说,她后来都是绕很远的路,把衣服送到很远的另一家连锁店里去清洗。老刘听了,居然还多多少少有点儿不忍心。

此事之后没多久,老刘就不干了。大约,平常的日子,平常着过,就难免有乏味的时候吧。她就跑到学校去上学。随后的日子,据老刘说,过得还算挺开心,自己的运气还算挺不错,再也没有遇到过这样的人。

实在记不清是哪位先贤说的了——鱼在水里自由自在地游,不知有水的存在;鸟在天上逍遥快活地飞,也不知有风在帮忙。先贤的意思很清楚,在熟悉的环境里,越是重要的东西,倒越有可能被忽视。如果,把一只鸡扔到水里去,或者把一头猪吹到天上去,它们内心的感受估计就会不一样。这个道理,大约哪个国家都一样。

子非鱼……2019-04-26 07:56作者:缘木求鱼
缘木求鱼 风景无处不在 树上亦能有鱼

十多年前,老刘跟了老公、拖了幼子,移民去了加拿大温哥华。

老刘为人随和,适应性极强,加之大学学的又是英语专业,所以一头扎进异国他乡,倒也没觉着有什么违和感。新日子居然就这样异常平淡地开始了。

很快,通过熟人介绍,老刘在一家洗衣店找到了工作。这家店开在富人区,老刘的工作是在前台收活儿、听电话。虽然大学英语专业毕业,但真跟老外当面交谈,老刘的听说能力还是有点儿不够用,好在当面锣、对面鼓,连说带比划,跟顾客还算勉强能交流。最让老刘挠头的是听电话,听筒里传出来的仿佛都不是英语,只能连蒙带猜,出错的时候就比较多。

店老板是个土生土长的“大山”。老刘总出错儿,影响了顾客体验,老板当然就不高兴。这也是人之常情,可以理解。虽然不高兴,也不过脸上的颜色有些难看,被老刘实在惹急了,吼上两声,除此之外,再也没有其他为难老刘的手段。

很快,老刘的听说能力就过了关,再跟“老外”聊起来天儿来,也能天南海北地“胡扯”了。于是,老板也变得越来越随和,老刘发现他也是会笑的,而且笑起来跟中国人差不多;不过,涨工资,还是需要老刘适时地主动提醒一下才成。对此,老刘理解且适应,以致后来跟老板提起要求来,都是直来直去,一点不含糊。

一切似乎都进入了正轨,老刘觉得日子过得挺正常,正常得仿佛自己就出生在这个地方。

一天,老刘接到一个熟客的电话,询问自己送洗的衣服洗好没有。熟客是位贵妇,按老刘的话讲,从认识那一天起,就觉得她人特别好,家庭条件也好,待人有礼貌,跟她接触,会感觉很舒服;每次来店里,只要老刘上班,两人都会亲热地聊上一阵子,偶尔还送老刘小礼物。时间一长,老刘就习惯性地把这个客人当朋友,每次接待起来很周到。

老刘是“免提”接的电话,听了询问,就去身后的衣架上寻找,找了一遍,没有,于是回话还没洗好。大约是准备穿吧,贵妇让老刘再找找。再找,当然还是没有,老刘于是回话没洗好。贵妇有点着急,说自己印象里今天能够洗出来,要求再找找。老刘当然没什么好说的,于是回身再找。这时,电话听筒里传出贵妇跟身边什么人的说话声,“这是个中国佬,又笨又蠢!什么事情都做不好!”

很随性的老刘,听了“好朋友”对自己的评价,血还是有点儿不随性地往头上涌。旁边的老板也听到了“评价”,冲着老刘咧咧嘴,露出一幅很无奈的表情。老刘控制住情绪,很认真地告诉贵妇,衣服确实还没洗好,请她明天再打电话问;然后又说,“电话一直是‘免提’,你刚才说的话我听得很清楚,我不觉着我又笨又蠢!”贵妇大约很吃惊,不知所措中,马上本能地挂掉电话。

许多年之后,再谈起这件事,老刘就像在说别人的事。她说,其实自己第二天就把这件事扔到脑后了,还准备给“朋友”原有的待遇,但那位“朋友”显然没把此事扔到脑后去,自那天之后,就再没登过老刘的店门,听两人共同的“朋友”说,她后来都是绕很远的路,把衣服送到很远的另一家连锁店里去清洗。老刘听了,居然还多多少少有点儿不忍心。

此事之后没多久,老刘就不干了。大约,平常的日子,平常着过,就难免有乏味的时候吧。她就跑到学校去上学。随后的日子,据老刘说,过得还算挺开心,自己的运气还算挺不错,再也没有遇到过这样的人。

实在记不清是哪位先贤说的了——鱼在水里自由自在地游,不知有水的存在;鸟在天上逍遥快活地飞,也不知有风在帮忙。先贤的意思很清楚,在熟悉的环境里,越是重要的东西,倒越有可能被忽视。如果,把一只鸡扔到水里去,或者把一头猪吹到天上去,它们内心的感受估计就会不一样。这个道理,大约哪个国家都一样。

  • 证券时报APP
  • 微信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