证券时报官方微信公众号

扫描上方二维码关注微信公众号

证券时报官方新闻客户端

扫描上方二维码下载客户端

您所在的位置:首页 > 专栏 > 马虹玫

深圳自由撰稿人

衡水模式掩护高考移民来袭,深圳家长说“不”2019-05-06 08:01作者:马虹玫

坐落在深圳市宝安区西乡的富源学校,在我还身为教育系统一员的时候,曾去考察过,当时的感受是“不咋地的一私立学校”,彼时该校已经开始各种突围——为了在强手如林的教育市场竖起Flag,分一杯羹,其突围的种种举措,无可厚非。

这次,动作太大,扯痛本已敏感的社会神经。衡水模式,久被诟病,同时也备受追捧,因为那些实打实、看得见的高考数据。衡水的发展,一度并持续地令其周边教育市场畸形兴旺,扩张、入侵、挤压其他普通学校,或者虽然优秀但不如衡水的,那些正常学校的生存空间。短期看,衡水模式是胜者,入读学生通过一系列被压榨到极致的方法,考上理想的大学。最大的获利者,当然是衡水中学本身,包括它的子子孙孙——各种分校、联合办学体等。长远看,衡水模式,侵害的却是教育的本质,是教育所要追求并努力达到的公平性本质。

过往多年,对于衡水模式,衡水周边的学校、学生和家长虽多有怨言,却无奈散落四处。他们没有掌握互联网时代的话语权,除了个体的情绪发泄外,无法做出更有效的抗争或意见表达,只能含恨听之任之。

富源学校与衡水中学的联姻,既是富源的突围,亦可视为衡水的进击,两者的本质一样——就是扩张,获取教育市场回报的最大化。欲得利先扬名,这由教育市场特殊性所决定。籍籍无名的富源找到名满天下的衡水,并不突兀。我们需要讨论的,并不是富源学校能不能联姻衡水中学这个问题,而是衡水中学“远嫁”富源学校后的一系列操作(包括涉嫌运作高考移民),将触及或伤害哪些群体的利益;这些操作,是在一个什么样的框架之下进行。

这次,富源事件惹到了深圳人。千万不要忽视深圳人为了下一代的教育所愿意付出的努力,所愿意呈现的勇气。也不要小看深圳人在互联网话语权方面的表达能力。每年总有那么些深圳家长,不是在维权的现场,便是在去往维权现场的路上。互联网等公共空间以及社交媒体,被他们充分运用。并且,他们的诉求总是能找到法律法规作为支撑,并不全然是瞎胡闹。

第一代或第二代深圳移民,赤手空拳在深圳站稳脚跟,除了小部分人靠运气与胆量之外,大部分,特别是以中产阶层为代表的大部分人,靠的就是所接受到的学历教育。这部分人运用自己学之所长,被充实到深圳城市建设与发展的方方面面,他们是教育改变命运的既得利益者,自然也将这种信念投射到自己的下一代或下下一代身上。

剥夺或挤占这些人的教育资源,是一件犯众怒的事。

深圳教育局没有袖手旁观,任由舆情发酵,而是迅速成立调查组,第一时间进行调查并及时公布进展。民间也没闲着,以家长为主体开展意见反馈,包括向相关渠道反映诉求或施加压力,对“入侵”深圳的衡水模式及其掩护下的高考移民说“不”。双方形成了一定的互动,有助于情绪疏解。

优质的教育资源,从来都是稀缺品。被大众认可的优质高校,掰着手指就能数出来,而进入的口子,这些年在高校扩招的背景下,反而越收越紧。这也让更多的家长深深恐慌,恐慌加剧了深圳家长们对此次富源事件的反应。

还是以深圳为例,因深圳城市的特殊性,本地缺乏与城市地位相匹配的足够多的优质大学。创办于1983年的深圳大学,尽管以爆炸般的速度年年登上新台阶,取得非常优异的办学成果,依然不能满足城市的需要,或者说白了,仍然不能满足深圳市民的需要。

在深圳,从幼儿园阶段就处于短缺的教育资源,到了中考阶段,愈发残酷,近一半的学生将被刷下普通高中的前行列车,即便上了车的那部分人,也因前述种种现实,而前途未卜,深圳学生与家长的惶恐可想而知。此次富源事件所引发的各方博弈与互动,是否会成为深圳痛下决心,弥补教育资源短板的一个契机?且行且看吧。

衡水模式掩护高考移民来袭,深圳家长说“不”2019-05-06 08:01作者:马虹玫
马虹玫 深圳自由撰稿人

坐落在深圳市宝安区西乡的富源学校,在我还身为教育系统一员的时候,曾去考察过,当时的感受是“不咋地的一私立学校”,彼时该校已经开始各种突围——为了在强手如林的教育市场竖起Flag,分一杯羹,其突围的种种举措,无可厚非。

这次,动作太大,扯痛本已敏感的社会神经。衡水模式,久被诟病,同时也备受追捧,因为那些实打实、看得见的高考数据。衡水的发展,一度并持续地令其周边教育市场畸形兴旺,扩张、入侵、挤压其他普通学校,或者虽然优秀但不如衡水的,那些正常学校的生存空间。短期看,衡水模式是胜者,入读学生通过一系列被压榨到极致的方法,考上理想的大学。最大的获利者,当然是衡水中学本身,包括它的子子孙孙——各种分校、联合办学体等。长远看,衡水模式,侵害的却是教育的本质,是教育所要追求并努力达到的公平性本质。

过往多年,对于衡水模式,衡水周边的学校、学生和家长虽多有怨言,却无奈散落四处。他们没有掌握互联网时代的话语权,除了个体的情绪发泄外,无法做出更有效的抗争或意见表达,只能含恨听之任之。

富源学校与衡水中学的联姻,既是富源的突围,亦可视为衡水的进击,两者的本质一样——就是扩张,获取教育市场回报的最大化。欲得利先扬名,这由教育市场特殊性所决定。籍籍无名的富源找到名满天下的衡水,并不突兀。我们需要讨论的,并不是富源学校能不能联姻衡水中学这个问题,而是衡水中学“远嫁”富源学校后的一系列操作(包括涉嫌运作高考移民),将触及或伤害哪些群体的利益;这些操作,是在一个什么样的框架之下进行。

这次,富源事件惹到了深圳人。千万不要忽视深圳人为了下一代的教育所愿意付出的努力,所愿意呈现的勇气。也不要小看深圳人在互联网话语权方面的表达能力。每年总有那么些深圳家长,不是在维权的现场,便是在去往维权现场的路上。互联网等公共空间以及社交媒体,被他们充分运用。并且,他们的诉求总是能找到法律法规作为支撑,并不全然是瞎胡闹。

第一代或第二代深圳移民,赤手空拳在深圳站稳脚跟,除了小部分人靠运气与胆量之外,大部分,特别是以中产阶层为代表的大部分人,靠的就是所接受到的学历教育。这部分人运用自己学之所长,被充实到深圳城市建设与发展的方方面面,他们是教育改变命运的既得利益者,自然也将这种信念投射到自己的下一代或下下一代身上。

剥夺或挤占这些人的教育资源,是一件犯众怒的事。

深圳教育局没有袖手旁观,任由舆情发酵,而是迅速成立调查组,第一时间进行调查并及时公布进展。民间也没闲着,以家长为主体开展意见反馈,包括向相关渠道反映诉求或施加压力,对“入侵”深圳的衡水模式及其掩护下的高考移民说“不”。双方形成了一定的互动,有助于情绪疏解。

优质的教育资源,从来都是稀缺品。被大众认可的优质高校,掰着手指就能数出来,而进入的口子,这些年在高校扩招的背景下,反而越收越紧。这也让更多的家长深深恐慌,恐慌加剧了深圳家长们对此次富源事件的反应。

还是以深圳为例,因深圳城市的特殊性,本地缺乏与城市地位相匹配的足够多的优质大学。创办于1983年的深圳大学,尽管以爆炸般的速度年年登上新台阶,取得非常优异的办学成果,依然不能满足城市的需要,或者说白了,仍然不能满足深圳市民的需要。

在深圳,从幼儿园阶段就处于短缺的教育资源,到了中考阶段,愈发残酷,近一半的学生将被刷下普通高中的前行列车,即便上了车的那部分人,也因前述种种现实,而前途未卜,深圳学生与家长的惶恐可想而知。此次富源事件所引发的各方博弈与互动,是否会成为深圳痛下决心,弥补教育资源短板的一个契机?且行且看吧。

  • 证券时报APP
  • 微信公众号